生活

衣食隨想/Mayi

image

Micheal Mcllvaney / flickr

 

午餐完畢,兩歲的女兒又剩下了半小碗已剪碎的意粉在桌上。我收拾時又熟練地把已變涼菜的碎意粉送入口,此時我老公笑我:「你真像一個回收箱。」

此時我想起另一個爸爸級博客朋友的話:「好耐沒放過完整的東西入口了。不想浪費,結果孩子剩下的都放入口……」

過來人應該會明白這個「食物回收」的階段。有朋友家裡有個半歲大的BB,他在那兩三個月體重暴漲,腰變成腩,西褲也變成緊身褲。你問他怎麼了?他很無奈:「家裡每日有一大煲糊仔,每日不同味而且營養好豐富,有蘿蔔三文魚、南瓜銀魚、蕃薯、菠菜肉碎……我老婆嫌肥,每日晚飯之後還要我清煲。結果我現在比BB更肥肥白白……」

再回想一下自己這星期的早午茶晚餐吃了甚麼:Pizza邊、被咬了幾口的蛋糕仔、不完整的蘋果、已沒有咖喱汁撈的咖喱白飯、雞翼兩條骨中間的肉、西多士邊、蛋撻皮、半碗已混入水蛋和紫菜的白飯、沒有珍珠的珍珠奶茶、沒有蕃茄、粟米和吞拿魚的「吞拿魚沙律」、涼的麵豉湯……

可能有人已經覺得:「唓!你煮太多。」、「好似好可憐,其實你大可以掉入垃圾桶。」是的,未做他人老母之前我完全不明白為甚麼家母在飯枱永遠吃很少,可是收枱後在廚房,洗碗之前把魚肉碎、剩下的油菜等等吃個一乾二淨。

到為人母之後,明白多了。第一,飯菜永遠是新鮮的留給小孩。可是煮飯往往很難只煮三分一碗飯、五份一碟菜,把剩下的冷藏再叮熱給小孩好像不太健康。所以只好先煮了自己和孩子的,餵他以後、確定他吃飽了,自己才開始吃,雖然那時飯菜都涼了。

第二,衣食問題。我不知道香港有多少人還了解「衣食」這概念,我媽媽在我懂事開始就這樣催眠我:「如果碗裡剩下飯粒,將來老公會滿臉痘皮!」久而久之,碗裡剩飯危害將來另一半的俊俏面孔,自然習慣吃光自己的飯碗。長大了當然知道媽媽只是哄我,但有衣食絕對是美德,在富裕社會下不浪費已經是積德的一種。可是怎樣教一個未懂性的小孩不要浪費食物呢?就是身教。

有時帶孩子出外用餐,總見到有些家庭埋單時剩下半枱食物。有一次我兒子見隔離枱有一塊完全未碰過的新鮮吉列豬排(當然枱面上還有其他!),他問我:「媽咪,可不可以拿過來吃?」我當然耍手擰頭。他遙望豬排輕歎:「噢……好浪費……」是的,很浪費,可是非親非故的我們可以做甚麼去改變選擇沒衣食的人呢?這是他們的習慣、選擇。

當然,當我們討論衣食時,前提是我們懂得分辨甚麼食得、甚麼不食得。例如孩子口中吐出來的白飯,雖說是白飯但我會毫不猶豫抹走不吃;孩子放了半天可能已發酵的半盒維他奶,我也不會喝。

還有一種,叫嗟來之食,像吮過的骨頭、爛橙之類。最近有人在露天巴士上一邊大啖英國名物fish and chips、一邊向飲了三十年粥水的人揮手及大派爛橙說:「有得食,真係唔食?」、「一定食得!」。既是嗟來之食,食了就不能回頭,以後只會沒尊嚴的硬食下去。那有穿金戴銀的父母用廚餘餵子女?那些自詡是你衣食父母又力勸大家硬食爛橙的人,到底是那門子的父母?

不食得的不放入口,是常理,何以在香港會變成一個有「爭議餘地」的議題呢?最後,希望今年不會有人在密室吃過北京片皮鴨之後而轉軑、叫大家含淚食爛橙吧。

分類:生活

2 replies »

  1. 以嗟來之食比喻假普選,不恰當。假普選是親中共者以甜言蜜語哄騙香港人去食,是糖衣毒藥。

  2. Eating out used to be a very major event. You either meet other family members, friends or colleagues to enjoy a meal. Nowadays because of lots of entertainment, eating has become a minor intermission events. People just enter a food restaurant and order a meal from menu not fully understanding the size and nutrition value of meal. You may notice these restaurant patrons spend more time on the smart phones than on enjoying the meal. When time come for the next event, they simply throw the food and drink quickly into the mouth still leaving a lot of food on the plate. That explain the food waste issue.

    Most earlier generation parents experienced hunger especially during the second world war are more conscious of the precious food. At the same time they always give the best to their children and finishing what has been left. They are not frugal and they are just practising the reponsible consumption of food resource which is getting more and more limte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