訓詁

請勿誤人子弟地勸人不要誤人子弟/Mayi

意難平。事過數天還是忘不了陳凱文君在主場博客群,一篇指陳雲錯讀孟子、誤人子弟叫<陳雲勿誤人子弟>的文章。

我本是與世無爭的師奶,但陳君對孟子的誤讀比陳雲更甚,實在擔心其他讀者會以為主場博客都認同陳君的看法。又,打從心底裡喜歡孟子,大學交流一年離 開日本前,寫的小型畢業論文正是研究伊籐仁齋的《孟子古義》。所以請容許我解釋一下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在我所理解的孟子下是甚麼意思。

陳君花了些筆墨訓「以」和「及」二字,得出一個很乎合他看法卻與他之前訓的沒大關係的解釋就是 :「 了解完「以」和「及」本身的字義後,「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的意思便十分清晰了。「老吾老」的第一個「老」,作動詞用,即現代人口中的「孝」;這裡的「以 及」意思是,用「老吾老」的行為,推而廣之,去惠及「人之老」。你「老吾老」跟「老人之老」的方式和心意是一樣的,既沒親疏之別,也無先後次序,這才是孟 子「推恩」的真義,亦解釋了為何孟子原話是用「以及」而不是「然後」。」

⊙_⊙
( 無以名狀,這是讀畢此段時我的表情)

首先,「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的「以及」絕對不是「和」的意思。「以及」在現代的用法有兩個,一是「和」、「與」相近的並列連詞;另一個用法是「以至」、「以至於」,表示時間或範圍上的延伸的連詞。

從來只有以古訓古,不會以今訓古,否則那是穿鑿附會。古人讀孟子,可會理解成並列之意?我孤陋寡聞,未找到。我先找了最權威的朱熹《孟子集注》(參下圖),注文曰:「 故古人必由親親推之,然後及於仁民;又推其餘,然後及於愛物,皆由近以及遠,自易以及難。」

image

image

沒經歷過文革又尊儒的日本人又怎理解這個「以及」?他們孟子的日文版乃用「及ぼし」* ( およぼし,原型 およぼす),中譯即「波及」之意。

所以說孟子這個「以及」是怎訓都訓不走遞進之意的。孟子意思根本就是「先照顧自己高堂,再照顧其他老人」。你會說孟子自私嗎?不,只是孔子也強調 「親疏有別」,不照顧自己父母先照顧他人父母不是很奇怪嗎?只要人人「自己父母自己養」,其實「老人等他人去養」的情況已大為減少。

另外,陳君曰:「 你「老吾老」跟「老人之老」的方式和心意是一樣的,既沒親疏之別,也無先後次序…」把他人父母放在自己父母同一尺度去侍奉,是完全不合常理的!人子收入有 限只有$10000,他給父母$5000,會否對其他人父母也給$5000甚至更多?這樣自己也對自己父母不好意思吧!

再推下去,正常來說一個地方應照顧好自己需要才援助其他地方。香港政府連自己香港人都未照顧得到,很多人都沒有安居之所,小孩屈在劏房、老人路宿執紙皮為生大有人在。為何new comer反而有特快安置公屋、居港一年有社會援助之類,我想連孟子都想不通。

陳君分明把孟子說成是兼愛的墨子。我覺得這樣誤讀孟子、誤導讀者實在對不起先賢。 孟子當時是怎樣批評墨子的? 《孟子·滕文公下》記載:「楊氏為我,是無君也;墨氏兼愛,是無父也。無父無君,是禽獸也。」

我的文學老師教我,宣揚個人理念價值是一回事,文本經典、歷史文化卻不由得個人斷章取義,各取所需。這點最要不得。

所以請不要把「大愛」冠在孟子頭上,他絕不膠,他從來,從來都支持「親疏有別」的。

* 日文版孟子原文:「吾が老を老として以て人の老に及ぼし、吾が幼を幼として以て人の幼に及ぼさば、天下は掌(しょう)に運(めぐ)らす可し。 」

分類:訓詁

7 replies »

  1. 不才從互聯網聽紅樓夢學者周汝昌先生講學,先生有一番話,不才一直牢記著:「我們學古人的東西,你不要死在他句下。你要活,你要體會他要說的是甚麼,你別跟他字面上打架。」

    讀完陳雲、陳凱文及Mayi三位演繹孟子的句子,不才有以下感想:

    一)陳雲:華夏儒家的教誨,是「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孟子·梁惠王上》),而不是「老吾老然後人之老,幼吾幼然後人之幼」。《孟子》這句話就是 說,在奉養自己的父母長輩的時候,在撫育自己的子孫晚輩的時候,。我們在家裡奉養完了,撫育完了,才及於其他人。

    不才認為陳雲的「我們是看不到其他人在排隊的」一句是多餘。「我們在家裡奉養完了,撫育完了,才及於其他人。」此句也有點偏頗,一定要奉養完了家裡人,才可及於他人嗎?不可同時兼顧兩者嗎?

    二)陳凱文「既沒親疏之別,也(無)先後次序,這才是孟子推恩的真義。」這「既沒親疏之別」之解釋大可不必,是否真的為孟子意思,難說。「無先後次序」,只有輕重之分,是人之常情。輕重之分,就是親疏之別矣。

    「陳雲根要宣揚什麼政見立場,不論如何荒誕,這都是他的自由,鄙生沒興趣評析。」
    這是陳凱文之詭話。既批評陳雲之引文,又抨擊陳雲的教授資格(用上突兀的「貓膩」一詞),還說「沒興趣評析」?

    三)Mayi的「所以請不要把大愛冠在孟子頭上,他絕不膠,他從來,從來都支持『親疏有別』的。」孟子是否「從來都支持親疏有別的。」這點請Mayi君引證。

    陳雲、陳凱文及Mayi三位仁兄仁姊,請用心體會聖人之言,勿諸多揣測,勿旁生歧義。

  2. 陳先生在討論的幌子下搖旗吶喊,進行人身攻擊,手法堪比某大國當政者卑劣,可惜該文非常突兀,給人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陳先生似打手多於文化傳播人,不過大國從來都有很多假文化人充當打手,但想不到香港也越來越多“文化人”腰板挺不直了,向某大國學會了向自己不喜歡的人扣帽子和挖“陰私”。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