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進退兩難

一個典型的敍利亞難民家庭故事;父母親看到疲累及饑餓的孩子終於在難民營裡得到熱食,稍感安心,但仍心擊家園,希望能早日回家。UNHCR/Ivor Prickett

一個典型的敍利亞難民家庭故事;父母親看到疲累及饑餓的孩子終於在難民營裡得到熱食,稍感安心,但仍心擊家園,希望能早日回家。UNHCR/Ivor Prickett

來自敍利亞拉卡省(Raqqa)的瓦森(Wazzam),原本與妻兒過著安穩的生活,但一場無情戰火摧毀家園,瓦森一家八口迫於無奈逃走。不過,生於斯長於斯,雖然他們已脫險,但仍心繫家鄉,過去曾多次舉家冒險重返當地。每當提起拉卡,瓦森也娓娓道來:「爆發戰爭前,我們的生活很平凡,由於當地很安全,我們從不膽心,整晚打開門也不怕,那時找工作也困難,但我們感到很安穩。」可是他們心中的樂土,如今變得面目全非,無論瓦森如何堅持,為了妻兒的福祉,只好暫時放棄回家的想法,與家人暫居鄰國土耳其。

敍利亞內戰踏入第五年,政府軍和叛軍激戰,各派系爭權爆發內訌,令武裝衝突無日無之。瓦森憶記一年前某個晚上,他們熟睡期間突然有炮彈如雨落下,震耳欲聾的聲音響遍,「孩子嚎啕大哭,不斷喊道『爸爸,爸爸』。」那時瓦森跟自己說:「當太陽升起時,我要離開這兒,永遠不回來。」不過,離開自己的「根」談何容易,瓦森逃至土耳其後捉襟見肘,根本無法養活妻子艾伊莎(Ayesha),以及六名年約歲半至13歲的子女,「我們開始厭惡自己,有錢人有工作能活下來,像我們這些窮人,只有死路一條」,因此每當敍利亞局勢稍為安定,瓦森便會舉家重返國土,他解釋「這是我們的土地,是我們的出生地」,就是這股吸引力帶領他們重返敍利亞。

瓦森一家在土耳其的蘇魯難民營登記,以便可以領取救援物資。UNHCR/Ivor Prickett

瓦森一家在土耳其的蘇魯難民營登記,以便可以領取救援物資。UNHCR/Ivor Prickett

他們來回土、敍兩國至少五次,其中一次更冒險重返拉卡,但當地在武裝組織統治下實施嚴苛的律法,「女性須穿罩袍,只戴上頭巾不行,所有售賣『違禁品』的店舖,被武裝分子勒令關閉,連咖啡店也不能生存」。瓦森一家在土耳其找不到歸屬感,但重返家鄉亦困難重重,艾伊莎補充:「拉卡無就業機會,我們連麵包也買不起,孩子只好捱餓,有時覺得死比苟且生存更易」,他們無法忍受,最終決定逃至土耳的蘇魯難民營(Suruc)。雖然瓦森的新居只是帳篷,但入面有床墊、棉被和煮食用具,對他而言一家齊齊整整才重要,但瓦森仍心繫拉卡,「我希望重返敍利亞,再感受當地的生活。」

蘇魯難民營可以收容35,000名難民,是土耳其國內最大的難民營。UNHCR/Ivor Prickett

蘇魯難民營可以收容35,000名難民,是土耳其國內最大的難民營。UNHCR/Ivor Prickett

捐款幫助敍利亞難民

文:Tracey Fong-聯合國難民署義工

編:成淑嫻-聯合國難民署高級籌款經理

分類:生活, 難民

Tagged as:

1 reply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