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琴聲掌聲背後的無名英雄     香港鋼琴調音宗師絕響/場邊故事

piano_tunner

香港電台昨日罕有地在FB刊登一則悼念詞,不是政商明星也非港台高官,悼念的,是香港最佳耳朵,一位80歲的鋼琴調音師許君賢。

「我好記得六年多前第一次見佢,第一感覺係,邊度走個老人家出黎,但見大家都識佢,而且都好開心見佢,當日負責彈琴個樂手一見佢就話,今日有許師傅,我放心晒。」香港文化中心舞台監督李綻容接受訪問時,形容這個禮貌斯文,讓香港所有頂級鋼琴家放心的許師傅專注、專業。

許師傅不單快且準,更能人所不能,在嘈雜的環境下依然氣定神閒,調出完美音律。「好多調音師要現場絕對安靜,唔係就調不到,」與大師合作30年的香港管絃樂團舞台經理陳國義說,「他唔怕嘈,台上人來人往,一邊與我傾計,三扒兩撥就調好。」活是現代武林高手,談笑間出招快狠準。

動人的琴音,來自鋼琴每個音的三條弦產生的共鳴,如何平衡三條弦拉力的微差造成妙韻,就是調音師的功架,即如大廚調味,多一分太鹹少一分寡淡。許師傅靠的,是一雙最靈敏專業的耳朶。「香港大部分調音師都要靠電子儀器測音,他就不用,全靠耳朵,一聽就知。」

許師傅被譽為全港最頂級的調音師,可他還是努力「練功」,五十多歲還到著名的德國琴廠Steinway深造。除了鋼琴,香港極少人懂得調律的古鍵琴,也是由許師傅負責。

香港所有專業鋼琴都經過他的手,港大、中大、所有演奏廳、港台的鋼琴,都是許師傅悉心呵護的孩子。

「許師傅為第四台調音多年,以往絕大部份的錄音及音樂會,均由許師傅為鋼琴調音。第四台十分懷念許君賢先生,並對他的家人致以慰問。」港台第四台形容許君賢是調音界「德高望重」的前輩。

許君賢早年在通利琴行後轉到演藝學院駐場,桃李滿門,許師傅離開演藝已是七旬人生。退而不休,過去十年要等他調的琴還是大排長龍。重情義的許師傅總笑說是在還債,還敬他重他的人情債。

「試過一個音樂會,另一個調琴師調極都唔能夠令樂手滿意,個樂手特登打俾許師傅,要佢黎。」李綻容說。預約太滿,一般要許師傅調音要排期,但大師一聽是要演出的老友,會即時現身。陳國義經歷最深最多,「試過好多次管絃樂團表演前個琴總是調不好,只好急call 許師傅救亡。」

一生游走弦與弦間,找尋音波頻率規律,由1秒10個波動調到9… 8… 7… 6… 5… 4… 3… 2… 1.5… 1… 0.5… 0.4… 0.3… 0.2… 0.1… 0,一個稱為「純」的境界。許師傅本人,亦已爐火純青。「他是全港最好的調音師,讓全港最頂級的鋼琴家最安心的人,江湖地位無人可代。」

30年交情,陳國義看到許師傅平時沉靜專注的另一面,「佢好講得笑,30年,我們甜酸苦辣都會講。」由工作的夥伴變老友,每每在附近工作,都會與陳國義茶聚。

專注、專業以外,許師傅還專一。「幾十年,每次坐低,他叫的,都是奶茶,菠蘿油。」

香港一代調音師昨日不敵胰臟癌離世,享年80歲。一生在舞台背後默默表演,掌聲都讓給台前的演奏家。今天,讓我們為您鼓掌。

 

圖片:港台第四台

http://on.fb.me/19TuwVO

#許君賢 #調音師 #音樂  #鋼琴 #大師

分類:生活, 藝術

1 reply »

  1. Tuning is an art nurtured with passion and life long experience. This is similar to tuning of motor engines. An experienced mechanic can diagnose the heathiness of an engine by listening to the sound coming off the engine without any high tech tools. Human beings develop and invent new products and others deengineered the product to understand the nature and internal detail. It is interesting that we design and manufacture products which require another sophisticated tool to check the internal defects etc which need rectification.

    Mr Hui is really a passionate hero of the tuning business in the musical field. While we now have tools to help, it is far better to have a real pair human ears to listen to every note coming out from the piano. The objective of tuning with human ears is to ensure the pianist and the audience can enjoy the same quality of music rendition without losing the original intent of the composer.

    I wish this important art can pass on to the new generations of tuners to enrich our musical learning and performance.

    RIP Mr. Hui.

    Regard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