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

《雛妓》:誰沒有出賣過自己/阮穎嫻

自古以來,人類都會賣肉,妓女是古老的職業,不同的是怎樣賣和賣肉何求。

《親愛的》趙薇為了拿回女兒的撫養權,跟外省勞工睡一晚;《格雷的五十道色戒》(50 Shades of Grey) 女主角躊躇惶恐,因為她得不到愛情,一切只是服務和交易,一紙合約和詳細條文都將這個買賣形象化;更莫講多少城中女子出盡投胎的力把自己賣去豪門。

從阿Sa及孫佳君看兩代的買賣

《雛妓》講的是女性自主的買賣。蔡卓妍(阿Sa)的母親孫佳君用阿Sa與她繼父交易換取照顧,阿Sa不願被賣,寧四處游竄做「老泥妹」。看到執紙皮的阿婆,自知不能這樣下去,於是下了決心將自己賣給任達華。任達華沒有撩老泥妹,交易是阿Sa自己促成的。她說要進 band1學校,然後捉著任達華的手按在自己的胸脯上,場面不自然甚至有點惹笑,但正正反映她如何違抗命運安排(被繼父強姦),要自己選擇命運(做老泥妹及搭上任達華),以肉體換取教育機會。她甚至問任達華,一個月要做幾次愛——她十分清楚這是買賣。讀大學時,任達華上門索求肉體,她用多句粗口狂鬧任達華也是她強烈要求自主的訊息。

阿Sa的行為是對懦弱母親的反抗。有部分男觀眾喜歡孫佳君的角色,認為她可憐而且身不由己,但孫佳君最後那句對白實在聽到人眼火爆:「呢啲嘢遲早都要俾人啦,俾你老竇好過俾街邊啲金毛仔,個個女人都係咁啦」。身為新一代女性,聽到想反檯,你賣自己就算,但無權連自己個女都賣。

我們的上一代很多都有這樣的思想,就算男人虐待你,但他給你一個家,給你地方住,所以就要忍受,無論男人多衰都沒有辦法。可怕的是當這些女人年輕時受了壓迫,就認為自己獲得了壓迫人的權利,轉而壓迫自己的新抱、女兒,延續吃人的傳統,新一代不堪壓迫,於是家庭破裂。阿Sa被強姦是2002年,你去報警,驚動社工,搞上傳媒,我不相信會無人幫,因此結局根本是孫佳君自己選擇的,但她無權代女兒決定。於是阿Sa選擇了離開,做無拘無束的魚兒,找個主人豢養,最後被放生到海中,重拾自由。Dokmy沒那麼好彩,十歲八歲被賣去妓寨,雖然阿Sa救了她,但她還是逃離褔利局的幫助,消失在大海中,雖然悲涼,但也是一種選擇。

賣肉的另一個層次

把肉體出售換報酬的題材俯拾皆是。《House of Cards》第一季記者Zoe Barnes 主動找上門,要Francis Underwood 放料。一老一嫩,一強一弱,再加上 Happy Father’s Day的劇情,跟《雛妓》十分相似。《雛妓》和《House of Cards》男方都有幫女方口交的性愛場面,反映雙方關係漸趨平等。

不過,這種關係的特點是「支配」,與外界的接觸是「買斷」的,所以當任達華看見阿Sa跟男同學在一起會憤怒和妒忌;當Francis看見Zoe 跟男記者在一起時,則覺得Zoe「毀約」,因為Zoe這方面的自由理應已賣掉。阿Sa不是雛妓,妓女只是賣一小時的肉,阿Sa跟Zoe這種支配式買賣,是要割下部分自由連肉賣。

雖然《雛妓》愛情關係的舖排乏善足陳,但阿Sa跟任達華是有愛的。阿Sa的愛很外放,傷心得浴血自殺;任達華對阿Sa的愛就很內斂。電影中他對阿Sa包養齊全,有書讀有樓住,「你想做先做」,處處表現憐惜,對男同學呷醋妒忌,就知他有感情。

Zoe跟Francis Underwood的交易更加赤裸,Zoe不斷催迫Francis俾料,當中沒有愛,只有權力和交易,正如 Francis說“Everything is about sex, except sex. Sex is about power” 。 Zoe對他的事業不但沒有幫助,反而有所危害,太太Claire也說Zoe在這個交易裡著數得多,Francis願意做不平等的交易,只是想得到支配的快感,將人性陰暗的一面盡情發泄出來,跟《格雷的五十道色戒》的有錢靚仔Christian Grey無異 。Francis在職場上制肘多多,只有這個女孩永遠穿著睡衣在老舊的卧室等他。Claire似生意拍檔多過夫婦,不受支配,也是為甚麼他們倆直到第三季才有 sex scene,而那個 sex scene 跟 sex也沒有關係。因此Zoe後來搭上年輕男記者,Francis發現開始支配不了Zoe,嫌她礙事就將她殺害,沒半點感情。

就是買賣,也要主宰自己命運

阿Sa賣肉求上流,Zoe賣肉求上位,“The Immigrants” 則是賣肉求生存。2013由 Marion Cotillard主演的 “The Immigrants” 講述波蘭女生渴望移民美國的故事。Marion Cotillard演一名波蘭女生,到埠後差點被遣返,妹妹又因病被困在移民島。她沒有證件,在紐約沒有支援,在等待被遣返的人潮中努力哀求,被劇場工作的Bruno看中,但她一開始還是拒絕跟Bruno上床,令Bruno不悅。後來Marion Cotillard接受了現實,為了在美國落地生根及用錢買妹妹出來,跟隨Bruno做妓女。

跟阿Sa一樣,就是賣身也要運用選擇權,一開始Marion Cotillard覺得Bruno利用她,後來她選擇被利用,並選擇如何被利用。她跟Bruno 討價還價,錢要分一半,也要揀客。客人來到,她要求嫖客把性器官掏出來,檢查過沒有性病才交易。雖然好像被命運牽引到這個地步,但她還是緊緊地抓著選擇權。當魔術師Orlando 說可以帶她走,替她贖回妹妹,她又想跟著去,因為她十分清楚身在美國的目的不是Bruno。最後Bruno因為愛上她,為了幫助她而身敗名裂,財金散盡,她還是頭也不回,抓著去新澤西州的車票就拉著妹妹走了。她從頭到尾都沒有愛上Bruno,觀眾以為是Bruno扯皮條, 其實Marion Cotillard才是關係的支配者。

只要自己願意,賣肉沒有問題,根本人生就是出賣自己所有的故事。我們很多人不賣肉,但賣時間、賣靈魂、賣感情、賣腦力,大家只是有所賣有所不賣。有高登仔羨慕女性「打開隻腳」就能賺錢,可憐男人要擔擔抬抬才能養家。經濟學上,男人需要女人肉體多於女人需要男人肉體,因為供應不足,需求很大,如果換轉男人賣身可以賺大錢,肯定很多男人狗衝做鴨王,君不見陳山聰經常狗衝富家女,風水佬服侍富婆,沒有誰比誰高尚。

男觀眾看完《雛妓》只覺得電影訴說婚外情,我看完卻認為那是關於命運自主的故事。阿Sa 要越過編輯強權,在網絡散佈官商勾結的新聞;年輕一代參加社運不再聽老餅指示,有自己思想;小龍女報警拉虐待她的媽媽吳綺莉,齊昕離家出走,都是反抗命運。這已經不是家人給你痛苦你都要受的年代,我們都有選擇,我們都要選擇。梁齊昕要是豁出去,接片約、出席產品宣傳,節衣縮食不要那麼大駛又買名牌手袋,住慣house的她不介意住apartment,就不必靠家人養。但她願意嗎?《雛妓》的中心思想是我們可以選擇走自己的路。

作者講《雛妓》的節錄

分類:藝術

Tagged a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