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民

雅茲迪族婦女的人間煉獄

聯合國難民署待使安祖蓮娜祖莉,在伊拉克的難民營內,傾聽一名雅茲迪婦女訴說她在北部被武裝組織綁架的經歷,後來雖然獲釋但女兒卻仍被脅持,生死未卜,每日以淚洗面。UNHCR/A.McConnell

聯合國難民署待使安祖蓮娜祖莉,在伊拉克的難民營內,傾聽一名雅茲迪婦女訴說她在北部被武裝組織綁架的經歷,後來雖然獲釋但女兒卻仍被脅持,生死未卜,每日以淚洗面。UNHCR/A.McConnell

被當作奴隸出售,甚至遭施予酷刑和電刑,是伊拉克和敍利亞被擄走的雅茲迪族婦女和年幼女童的宿命。數百名雅族女性被武裝分子綁架後,每日遭受暴力虐待。雖然有人僥倖逃出生天,但被禁錮的可怕經歷仍歷歷在目;即使她們逃出魔掌,但面對家園盡毀,家人生死未卜,仍感到前路茫茫。

 Video Iraq: Yazidi Women Under Attack (Part 1/3) (Part 2/3) (Part 3/3)

兩女之母艾姆莎(Amusha)被強搶骨肉;莎賓(Sabreen)被電擊虐待,其4歲妹妹被迫從旁觀看,她們受盡凌辱,全因她們是信仰不同的雅茲迪人。聯合國難民署過去數月,與伊拉克政府和其他團體合作,為流離失所者者提供人道援助,可惜當地動盪局勢加劇,令人道救授工作受阻。

聯合國難民署親善大使安琪蓮娜.祖莉(Angelina Jolie),近日到訪伊拉克的難民營,探訪艾姆莎和其他倖存者,並有感而發說道:「曾遭綁架、虐待和不公平對待的倖存者故事駭人耳目,難以接受他們尚未能接受最需要的緊急援助,他們面對如此重大的危機,需求遠高於可以提供的資源,他們需要國際社會更大的援助。」

 娜絲瑪

育有七名子女的娜絲瑪(Naseema)與很多雅茲迪族女性一樣,被禁錮數月後獲釋,現入住杜胡克城(Dohuk)一棟荒廢大廈。雖然她與另外兩子已脫險,但她仍寢食難安,因長女在敍利亞被賣給陌生男子,9歲兒子和丈夫則下落不明。她憶記當日武裝分子強搶女兒的經過,「我的女兒不斷呼叫,更大聲說道『永不會跟你走』」,可惜女兒最終落入他們的魔掌。「試想想,家人在你的面前被帶走,有何感覺?這就像小鳥般飛走,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蹤」,娜絲瑪如今只祈求一家九口能團聚。

莎賓

雖然22歲的莎賓與4歲妹妹和媽媽現在安全,並身處杜胡克城,但她們憶述武裝分子屠村經過仍有餘悸,「他們把所有男丁帶到貨車,我們聽見連串槍聲後,孩子紛紛衝入屋大哭,稱所有男人已經被殺光」,她們在一夜間失去丈夫和父親。莎賓與妹妹和母親事後被槍指嚇帶走,「我與母親嚎啕痛哭,苦苦哀求他們把我們困在一起」,最終她們被禁錮在摩蘇爾(Mosul),然後再被賣往其他地方。莎賓遭禁錮期間,每日遭受包括電擊等折磨,其妹妹則被迫從旁觀看。雖然三母女最終逃脫魔掌,但莎賓的妹妹仍未能走出喪父的陰霾,「每晚也不能入睡,我經常想起爸爸,真的很想念他,他常在我心間」。

艾姆莎

艾姆莎與另外195名雅茲迪族人於2015年1月獲釋,惟其35歲女兒仍下落不明,艾姆莎憂心忡忡,擔心女兒仍困在敍利亞北部城市拉卡(Raqqa),而該市經常有婦女被當作貨品出售,她如今只盼望奇蹟降臨。守寡34年的艾姆莎,曾經歷喪親之痛,但女兒今次被擄走,至今生死未卜,令她倍感擔憂。艾姆莎憶述武裝分子闖村時難掩心中悲傷,「他們駕駛巴士,把年輕美麗的女子一車車載走」,「他們把我的女兒帶走,只剩下包括我等12人」,艾姆莎不斷激動搖晃身體,雙眼哭得紅腫,形容女兒是「一顆耀眼的星星」。

文:Tracey Fong-聯合國難民署義工

編:成淑嫻-聯合國難民署高級籌款經理

分類:難民

4 replie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