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穹頂之下僅有的一片淨土/Edkin

chai

柴靜的山西

中國「獨立」記者柴靜推出有關中國空氣污染的新聞紀錄《穹頂之下》,話說「一石引起千重浪」,「影響中共管治威信」,「被政府急停」云云。《穹頂之下》的影像版本製作水準不俗,對看慣中央台製作的中國人自然覺得耳目一新。中國人,政治可以不聞不問,但空氣污染人人有份,觀衆的反應就非常著緊。但說實話,如果看慣了TED Talk,《穹頂之下》其實沒有什麼驚喜,只是多了柴靜那種中國式煽情。而內容方面,也是好幾年的老故事了:中國的嚴重污染,過度發展,根本就不是新聞。香港的觀眾看來,就更是沒有切膚之痛。

影像版以外,最近有關柴靜訪問的文字版本也開始傳出(1),於是除了之前的訪問內容外,我們還可以看到柴靜對山西的種種個人回憶。文章的筆觸細緻,寫出柴靜對家園零落,故鄉由青山綠水變成一片煤煙的心痛。只是,話說到盡處,柴靜說到煤鄉裡的選擧是這樣的:

「第二天唱票的時候,反而兩千五的那個贏了。他把現金搬去了,兩百多萬,放在一個大箱子裏,擱在大戲台子上。一打開,底下的人眼都亮了。頭上歪戴個軍綠雷鋒帽的大爺,眉開眼笑地指着戲台對我說:「哎呀,那還說啥,那是錢麼,是錢麼。」 現場歡天喜地把錢都分了,鄉人大主席團的主席坐在台上看着,對我說:「我管不了。我管,老百姓要打我。」

「反正也不開村民代表大會,煤礦的事只是村長一個人做主,也不給分錢。」老百姓說,他們的選擇從經濟學的角度可以理解,「選誰都行,我們就把這選票當分紅。」

See?你說污染乜乜乜的時候,「村民唔係咁諗」。城市人看到青山綠水叫做優美,村民就只有知道那是一個「窮」字。新中國,萬惡窮為首,為了脫貧,傳統尊嚴人格誠信,什麼都可以賣。要去勸說其他人有些東西買賣不得,一賣了就回不了去,最後還很可能惹得人家一巴掌打過來,說你阻人發達。現在的中國,每一個人都只看到眼前的富貴,對造成的破壞視而不見;環境如是,文化道德亦如是。而在中共強幹弱支的管治下,每一個階層的政府只想保住當屆的政績和利益,對地區造成永久的影響也是置諸不理。最後,這種原始的人民水平和獨裁濫權的施政加起來,自會得出像《穹頂之下》所形容的那種利益層層互扣,法律形同虛設的困境。

柴靜結果說,我不(想)再回山西了。然後說服了父親,離開可以說方言的老鄉,搬到環境「好一點」的北京。但汚染卻追到去北京,於是呀,當然是走上所有新中國富權階層的同一路途,去美國生仔,遲早一家人移民外國。

眼看這些眼中只有錢而不會思考的人,可以把自己故鄉出賣的人,和知道問題卻只會出走的人,我無法產生半點的同情。中國人把一切的歪理都說成是生活迫人,卻沒有人覺得問題的核心來自政府施政。即使到最後有毒煙霞的問題公平地攻擊每一個人,這個國度的人依然沒有覺醒。如果對這種大自然的怒吼都可以掩耳盜鈴,那麼貪腐,不公平,不公義,沒有人權,這一切大概也不算什麼值得一曬的問題。

學苑

本土的香港

香港的詛咒,就是有中國這一個鄰邦。任憑我們怎樣抵抗,我們始終無法擺脫它的影響。它國民的人格變得下流,香港的民格也一拼下流。看從前的記錄,和以前港英政府交手的都是有文化,保護村民利益的鄉紳,那會下流得像今天的山西村民一樣把自己的鄉土出賣還振振有詞?中國法制日見橫蠻無道,我們的法制也愈是蒼白脆弱。本來是普通一個選舉,結果任意曲解,誓要把它變成一場能夠全盤掌握劇情的大戲。警察改善形象幾十年,卻又再淪落到在毫無法理基礎下隨便要拉要鎖,然後才堆砌一個容易入罪的罪名;再加上一個專門對付示威者的裁判官,製造一個便利專權的執法環境。這一切,和中國那種叫人臉紅的人大會議,和黑暗絕倫的公安系統又有何分別?

或許香港比中國僅有優勝的地方,就是我們的社會還未完全黑暗,仍有少數敢於抗爭的香港人。我們正正是因為在外國勢力的眼皮底下,我們才得以保持如中共眼中之刺的資訊自由和司法獨立,政府的劣行才仍然會曝露在陽光之下。當香港在一大推不會質疑政府施政的蟻民手上漸漸淪落,還幸有肯在七十多天的佔領中站出來的小數人,香港的前路才不至於在一夜之間消亡。而即使大部分人接受了中國式的金錢倫理,甘於被眼前的利益收買,卻至少有人敢於站出來抵抗,我們的邊境才免於繼續被蹂躪。我們應該多麼感謝,香港仍有人秉承百年以來堅守正義的香港精神。

那些害怕香港人自由意志的殖民者,自會為香港的反抗扣上港獨之類的「罪名」。但是生而為自由香港人,保護自己腳下的土地和社區就是應有之義,不會因為殖民者的壓力或畏於把香港出賣的官員對我們的打壓而停止。守衞我城,抵抗殖民,就絕不應猶豫。

在山西那位賣票選村代表的老鄉,大抵在一切變賣淨盡以後,會和故鄉一起化作焦土。出賣鄉民的村長和離地的柴靜,都早已遠走不住山西,最多不過拍套新聞片同情一下(還不知道是不是借機打擊政敵之擧),山西的人死也不過是山西人的事。香港人不想成為山西人或者西藏人之後,就看今天我們保衛本土的行動有多堅定。

P.S. 曾志豪說,「我為什麼不能一邊替李旺陽呼冤,一邊要求推翻8‧31決定?我為什麼不能關心柴靜所拍的《穹頂之下》的霧霾中國,一邊要求保衛新界東北?」(2)。我說,悼李旺陽,六四,我年年有去,但從今年我不會再去。中國自己的人都不會為爭取民主的鬥士悼念,怎輪得到我去?香港自身難保之際,我只僅僅夠力支持香港人抗爭。而中國的事,關我屁事。

(1)我在山西長大/柴靜

(2)退聯退的是中國路線 /曾志豪

#本土#山西#柴靜#穹頂之下#主場新聞博客群 #edkin #主場新聞

作者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

希望喜歡博客群文章的你來年繼續支持。記得係facebook page 個 “like" 制度㩒埋"Get Notifications",咁第時無論咩風雨,我地依然可以並肩而行。

screen-shot-2014-12-25-at-10-10-22-am1

分類:政治

Tagged as: , , ,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