訓詁

「党不黑」與通假/陳凱文

在之前的文章提到,有些人批評大陸的簡化字用筆劃較少的字通假,令到簡化字出現一字多義的情況,例如以「干」代「幹」和「乾」(注:「干」只代「乾淨」的「乾」)。其實這是不對的,漢字的傳承字本身也出現過這種通假情況,只不過最後約定俗成,而被世俗遺忘,被通假的字最後也成了文字化石。

「搜索」曾有另一寫法
其中一個傳承字中的通假例子,便是「索」字。現在的「索」字本義是繩索之意,《說文解字》曰:「索,艸有莖葉,可作繩索」,不過現在的「索」字同時解作搜索的意思。

其實在古代,「索」字曾經派生過另一個字,用作解釋搜索的意思,那個字就是「𡩡」。據《說文解字》曰:「𡩡,入家搜也,从宀索聲」,從「𡩡」字的形符「宀」我們可以看到,這個字的誕生原因,便是為了消除「索」的歧義。據考,「𡩡」字的最早誕生時間,早至西周早期,宋代的《廣韻》以及清代的《康熙字典》也有記載。

索
圖1:「搜索」本字應是「搜𡩡」

由此可見,「𡩡」是「索」的孳乳字,並曾經衍生出另一個讀音【所責切】以作識別。直到現代,「𡩡」字基本已被世人遺忘,大家談到「搜𡩡」時,都用回「索」這個本字。讀音方面,普通話已只剩下【所各切】一讀,發音為【suǒ】;粵語方面,在上一代人的口音中,談到「搜索」時,那個「索」字仍會讀【所責切】,粵音【saak3】,新一代人開始不分音,一律讀成【所各切】的【sok3】。相信再過不久,【saak3】音一讀便會因約定俗成而被人遺忘,除非是TVB或何文匯博士再跑出來「正讀」的說。

談起「索」字,順道談一談粵語口語中,我們會叫美女為「索女」,原來真是有典籍根據。根據《廣韻》的解釋,「好也」確實是「𡩡」或「索」的引伸義(見圖2),而本來的讀音跟「𡩡」一樣是【所責切】,只不過現在的人都是讀【所各切】跟「索」同。大家知道本讀就好,千萬不要學何文匯一樣玩「正讀」,否則便沒人知你講什麼了。

「朋黨」本來寫「朋攩」?
說完「索」字,鄙生再舉一個傳承字中的通假例子,那便是「黨」字。現在我們談到這個「黨」字,只會想到「朋黨」或者「政黨」的意思,其實根據《說文》的解釋,「黨」的本義是解作「不鮮也」。在秦書同文創小篆之時,「黨」字曾經派生過另一個字,用作解釋「朋黨」的意思,那個字就是「攩」字。

據《說文解字》曰:「攩,朋羣也,从手黨聲」。這個「攩」字的派生原理大概跟「𡩡」,是為了消除「黨」的歧義而加「扌」邊以作識別,「攩」乃「黨」的孳乳字無誤。故,段玉裁在其《注》曰:「此『鄉黨』、『黨與』本字,俗用『黨』者,叚借字也」。

攩
圖2:說文有關「攩」字的解釋

當然,這裡段玉裁有少少筆誤,便是將「通假」誤當成「假借」,「假借」是「本無其字,依聲托事」,「通假」是「用讀音相同或者相近的字代替本字」,兩者不可混淆。另外,其實段玉裁這段說話也有兩個很有趣的寫法,一個是將「黨羽」寫成「黨與」,另一個是將「假」字寫「叚」,為免文章越講越遠,鄙生將另撰文章解釋之。

簡單來說,古代的「黨」曾衍生過一個「攩」字以消歧義,不過現在的傳承字又拿回「黨」跟「攩」通假,最後這個「攩」字又被世人遺忘了,成了文字化石。由此可見,不只是大陸的簡化字才用筆劃較少的字同音通假,在漢字的演變過程中,本身就有過造完一個衍生字,最後又用回本字通假的現象。只可惜香港的中小學中文教育從不教訓詁之學,令不知實情的人以為大陸的簡化字毫無章法。

以「党」代「黨」源自民間簡體
順帶一提,「黨」字的大陸簡化字中「党」,本身也是一個傳承字,多用作姓氏,如北宋初年的党進,又例如建立西夏的党項人,寫這些名詞一定要用回「党」字,否則會鬧笑話。另外,以「党」代「黨」的原理也是同音通假,而它查實是個民間簡體,只是後來大陸將此字吸納為簡化字。

據中華民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在30年代出版的《宋元以來俗字譜》考證,《太平樂府》、《目連記》、《金瓶梅》和《嶺南逸事》等書均曾以「党」代「黨」,中華民國教育部在1935年推出的《第一批簡體字表》中,也曾收錄這個「党」字。《立場新聞》早前曾轉載一段恥笑大陸簡化字的順口溜,其中一句便是「党不黑」,其實這個「党」字壓根兒不是大陸自己發明的,民間有此簡化已有近幾百年的歷史,而現在我們寫的「黨」,本身也不過是一個通假字。

第一批簡體字表
圖3:「党」字曾收錄在民國的《第一批簡體字表》

分類:訓詁, 教育

Tagged as: ,

8 replies »

  1. 陳凱文你所用的是擁共者為中共說項的一貫拙技,就是不去說這些「XX字」的諸多弊處,而是在眾多不是當中找一個他人亦有的不是,只以一個論點去反駁人家對垃圾字的多方面負評。

    你只是在引經據典故作高深,其實是在顧左右而言他,人家是簡之有道,中共卻是全無章法,字字簡法不同,時簡時不簡,更有「厂」、「广」這些殘缺、醜陋無比的字形。

    • 樓上說的那些,叫特徵字簡化
      是取其該字較有代表性的部首作為簡化字
      這種簡化方式在民間簡體也曾出現,如医字,如号字
      這並非毫無章法,是錢玄同八大簡化原則之一,也是日本製造漢字新字體的其中一個簡化方式

      又,厂、广查實另兼本字。我不是顧左右而言他,而是一篇篇的解釋。

      • 簡體字最大的過錯在於不必簡化卻簡化, 為簡化而簡化, 製造問題, 無事生非, 浪費大家的精神和時間.

      • 你為甚麼對我「字字簡法不同,時簡時不簡,更有「厂」、「广」這些殘缺、醜陋無比的字形。」這句評論沒回應?只說「特徵字簡化,部首作為簡化字,厂、广查實另兼本字。」,你這是選擇性回應,方式跟中共五毛黨的伎倆無異。

        如果要部首作為簡化字,為甚麼「儿匚弋」這三個部首不用作中共字?「經莖涇燈」簡化成「经茎泾灯」,但為甚麼「桱俓巠橙」卻沒有簡化?,這是甚麼邏輯?「燈」成「灯」,但「鄧」為甚麼卻變成「邓」?「登」一時變「丁」,一時變「又」,這又是有何章法可言?「鷄(鸡)難(难)」二字的左旁均用「又」來代替,那豈不是會令「难」字亦可作為另一個「雞」字的中共字?這邏輯不是很荒繆嗎?

        你說「欢、邓、仅、汉,都是簡化字推出前已有的民間簡體。」,但一個政府改革文字,不是應該有一套有邏輯、有一致性、有法則、有採納標準的原則嗎?是無論對錯都照單全收嗎?民間把「檸茶」、「油菜」寫成「O茶」、「油才」,中共字是不是要將「O才」用作「檸菜」的簡化?

    • 我上面已說得很清楚,「厂」、「广」就是特徵字簡化。

      又,簡化字的其中一個原則,是述而不作
      即盡量用回有文獻記載過的民間簡體。
      即使大陸沒推行簡化字,那些民間簡體在歷史上也確實存在。

      又其實,傳承字本身又真是有一致性、有法則嘛?我不覺得。

      • 你的一句「「厂」、「广」就是特徵字簡化。」,就可以抹殺「厂广产」字形殘缺、醜陋無比的事實嗎?這樣的中國字令所有中國人都蒙羞,你只是在顧左右而言他。

        如果一個政府做文字改革,只是不分對錯把民間曾簡化過的字收集起來,那是一個負責任的行為嗎?那麼「O茶」、「油才」要不要納入為中共字?

        你不是說你在講中共字的學理嗎?現在為甚麼又說不須有一致性、法則?你說話不是前後矛盾嗎?不分好壞照抄別人的,又是甚麼學理?之前你又說中共字有章法、有原則,我舉出中共字沒章法的例子,你現在又改說不需要有,只要是民間有用過的字就可以,你這個人說話真狡猾。

        傳承字有沒有一致性、法則我不知道,但別人做得差,你就可以對自己沒要求,還很理直氣壯,你真是不知所謂!

        古人造字有六書法,中共字沒章法可言,而你陳凱文以對文字有研究自居,但對中共字的諸般荒繆卻不置一詞,為中共說項可以前言不對後語。

      • 仲有一樣好笑, 唔講"乾""幹"尤自可, 一講果個老笑話又出番黎, “乾媽"定係"幹…"? 牽渉到人地老母嘅時候, 俾人打都唔出奇, 咪亂黎吖. 法則唔係完全冇架, 最起碼一條, 由字組合成詞時, 字詞意義不同就不能借用啦. 即係叫人用字既時候記得帶個腦, 唔係一路同人打交一路解話我其實係想叫聲"乾媽", 唔係想"幹…", 嗨, 打得九個咩, 大吉利是.

  2. 哈哈。有自願替中共撐腰的一輩自稱為[自干五]。本意為自備乾糧的五毛,不受金錢收買。我初見此三字,以為是[自已幹自己五次]。

    有訪客批[…又說不須有一致性、法則?你說話不是前後矛盾嗎?不分好壞照抄別人的,又是甚麼學理?]
    作者似乎理屈詞窮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