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只能在夢中回到家園

一夜之間,房子已變成灰燼的。大部分人都沒有時間收拾物品。 UNHCR/Frederic Noy

一夜之間,房子已變成灰燼的。大部分人都沒有時間收拾物品。UNHCR/Frederic Noy

剛果民主共和國,離香港超過一萬公里的非洲國家,人們每天面對的是來自槍炮、強暴、虐打的威脅……暴力,時刻都在這個國度發生。

自從反政府武裝組織「解放盧旺達民主力量(FDLR)」在剛果共和國東部紥根後,48歲的塞莉斯廷就被迫離開家園,其實她只想擁有一個安穩的家,但已成為一個遙不可及的夢。塞莉斯廷說︰「FDLR強暴婦女,毆打男人。村民都逃難去,村落被遺棄了!」

她與丈夫帶著三名子女跨越山嶺,向西面逃難。他們在Rutshuru的Kiwanja營地安頓下來。

然而,2014年12月2日,他們和另外2300名在營地棲身的人,突然被告知要離開營地和返回家園。塞莉斯廷說︰「我們見到警察和士兵來到,要我們離開營地,否則會傷害我們。我們只好盡量收拾行裝。營地管理人更表示,若我們留下來,將會有生命危險。」

不消一日,他們的臨時營地已經被燒成灰燼。塞莉斯廷無家可歸,因為FDLR仍然佔領著她的家園,她說︰「我如何能夠回家?難度我可以叫叛軍離開我的田地嗎?這是不可能的。」其實,塞莉斯廷曾經回家,不過當她和女兒回到那裡時,竟然遭到強暴。雖然他們幸運地能夠逃脫,但她決定不會再離開Kiwanja。

營地被破壞後,這班流離失所的人們需要應付大雨的考驗。UNHCR/Frederic Noy

營地被破壞後,這班流離失所的人們需要應付大雨的考驗。UNHCR/Frederic Noy

塞莉斯廷和丈夫都染上了結核病,他們現在只能到一位鄰近親人的後園棲身,只能和三個孩子睡在戶外的泥濘上。然而,他們並不孤單,因為有23個家庭都在這個營地棲身。

Kiwanja營地被完全燒毀,很多人都失去所有個人物品,不是被偷去,就是被破壞了。塞莉斯廷說︰「拆毀營地時,我們失去煮食用具、失了塑料帆布、失了毛毯。」人們本來可以得救援組織派發的食物和援助,縱然要養育孩子和安排他們上課是困難,但現在卻機乎不可能了。

有些被趕離營地的家長希望孩子能夠繼續在當地學校上課。這個班房的學生有三份一是來自這些流離失所家庭。UNHCR/Frederic Noy

有些被趕離營地的家長希望孩子能夠繼續在當地學校上課。這個班房的學生有三份一是來自這些流離失所家庭。UNHCR/Frederic Noy

自2013年底,戈馬附近的營地有超過4萬名國內流離失所者自願離開,主要是他們的家園已恢復平靜,但仍有超過21萬名在國內流離失所者,在北基伍省(North Kivu)的60個營地棲身。

今晚,塞莉斯廷又要在戶外冒雨而睡,她只有在夢裡,才能回到自己的家園。

8

這名婦女和女兒原在營地棲身,但她們和其他人現在只能在當地居民的後園棲身。UNHCR/Frederic Noy

文:John Lau-聯合國難民署義工

編:張柏倫 – 聯合國難民署 新媒體籌款經理

分類:生活, 社會, 難民, 政治

1 reply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