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沒有情人節的愛情故事 /程總

沒有情人節的戀愛故事

沒有情人節的戀愛就不浪漫?

這個故事裏的情人,拍了三年拖,結了婚三十三年,恩愛不渝,但從沒有慶祝過情人節。

他們的愛情故事,沒有情人節燭光晚餐,沒有跪地獻鑽求婚,也沒有世紀豪華婚宴當眾表白愛的宣言。喜帖,只是灣仔喜帖街紅底燙金俗套貨色。甚至連結婚戒指,也只戴了十幾天,便封存在銀行保險箱,因為刮手指不舒服。

為了講故事講得入情入戲,以下,就讓我以第一身來描述這個真人真事的愛情故事。

沒有情人節的戀愛故事_rose      沒有情人節的戀愛故事_rose      沒有情人節的戀愛故事_rose      沒有情人節的戀愛故事_rose      沒有情人節的戀愛故事_rose      沒有情人節的戀愛故事_rose      沒有情人節的戀愛故事_rose      沒有情人節的戀愛故事_rose      沒有情人節的戀愛故事_rose

故事的序幕,沒有轉彎抹角,絕不曲折離奇。第一次見到她,我同自己講,我要和她結婚。第一次正式拍拖,她對我說:「不如就嫁俾你算喇。亅

我相信,她是剪掉了翅膀的天使,下來凡間尋找愛情。那年,她十八歲。我做了四、五年廣告,在一次選角過程中,遇見這個十八歲的天使。

我找到她,她有沒有找到我?好不容易找些藉口,約會了三次,了無建樹。最後一次,還得眼白白看着她被男友中途接走。

找到過,失落過。療傷整個月,再岀發。

風和日麗,淺水灣畔,這次感覺很奇妙,是真的拍拖。

她,忽然吐出一句:「不如就嫁俾你算喇。亅

雙方還未了解,家長也未見過。她,放眼遠方的水平線,不像開玩笑。

不如算喇,可以有很多含意。表面是:費事再揀,就呢件。真話是:我得喇,你準備好未?女孩子話算喇,表面上求求祈祈,實則算過度過,只是試探你反應。

前一晚,我還輾轉反側,此時此刻,求之不得。就在太陽底下,我們認真地計劃未來。

我說:「我要努力工作,我想升職加薪買樓。亅

她說:「我也要考鋼琴演奏文憑,誰說即時嫁俾你?睇相佬給我批命,要我二十二歲生日過後才好結婚。即是說,我們要拍三年拖。亅

談心都未入正題,已經談婚論嫁,也許這叫做緣份。迷信講,是前世註定。

中國人嫁娶的古老俗例之一,有所謂許婚。即是口頭定下婚約,你講得出、我聽得到就算數。她大膽許婚,不能以常理解辨。我外表普通,學識人品縱使不差,但事業未成,月入未及一萬,何必偏偏選中我?

原來,月前她到過太子道聖德肋撒教堂,祈求上主開解感情煩惱。而我,適逢其會出現了。她的煩惱,肯定是太多男朋友。而我,義不容辭,肯定要為她解決這煩惱。

不過,她還未完全肯定。她是虔誠的天主教徒,但奇妙在,與其捉我去聖德肋撒教堂驗明正身,她要我去見一個人: 玄真子。

玄真子是灣仔皇后大道東洪聖古廟的 resident 睇相佬,也就是批了她二十二歲生日過後才好結婚、要用三年拍拖期來考驗我們的睇相佬。

玄真子不設預約,我專誠向公司請假,星期一中午時分去,希望人少少。從洪聖古廟旁邊,爬一度幾乎被腳步磨平的木樓梯上到二樓,為之愕然。但見兩三百平方呎的命理相館, 坐無虛設,善信滿堂。

玄真子背窗據案而坐,神情肅穆,正為一善信指點迷津。我們悄悄張望還有沒有人派籌,玄真子驀然昂首望過來,口裏忘了說話,眼皮停了眨動。滿堂善信的目光亦隨之聚焦於一點,全場鴉雀無聲。

她登時覺得尷尬萬分,拖我轉頭便跑。落到樓下,她說:「唔駛睇喇!係你喇!」

以上兩個啟示,如果算得做啟示,多少有巧合成份。但接着下來發生的,既不合乎科學宗教,或然率也解釋不到… 那是她第一次帶我返家,見未來外父外母。

一進門,我必恭必敬施禮問安,冷不防褲管一陣騷動。不知何時,一隻貓貓在我雙腿間打8 字圈囤囤轉,尾巴不停由右腳搭左腳,左腳搭右腳。我定一定神坐下,這貓更老實不客氣,跳上我大腿倒頭便睡。

我從來不是愛貓之人,貓從來也不愛我。正驚愕得不知所措,未來外父外母比我更感訝異:「 Pepe 對其他人都張牙舞爪,從來冇見過佢咁。」

其他人是甚麼人? Who cares?反正,他們以後不用來了。

我們拍拖的日子長,實際見面時間卻很少。她不再接拍廣告,專心練琴教琴,在家裏教,在琴行教,每周七天。有人想提名她參選港姐,她婉拒了,一心等做我太太。而我的廣告工作亦越來越忙,聚少離多。但每晚臨睡前無論多疲倦,又或者有工作帶回家做,都必定通電話。

除了突發機會,例如我在九龍拍外景,而碰巧她返琴行途中經過小敘片刻,否則我們只是每個星期日早上見一次。她堅持我多睡片刻,不用過海接她,她自己乘過海的士來到利舞臺,一齊行過霎東街對面那間小餐廳吃早餐,間中轉口味去建國酒樓飲早茶,中午前我駕車送她回旺角的琴行教琴。

但不是每個星期日一定可以見面,有時我開工,有時她病了。但每次見到面,我都送她 一枝絲造的黃玫瑰,在中國國貨公司買的。到我們結婚那天,一共是一百七十二枝。

我問她最喜歡我甚麼?她說最喜歡我寫給她的情信,每一封她都留着、留着。六十多封,不全是甜言蜜語,當中幾許悲歡離合。由拍拖到結了婚,總不會一帆風順,我多次自私魯妄令她傷心過。重讀之下,如夢方醒,情是何物並不難解。時間機遇固然天意難求,縱是有緣,還要體諒包容。一人一分力,才會有緣有份。

前幾年,她在外家收拾舊物,默然在一角翻閱日記,讀完一頁,撕下一頁,往碎紙機裏送,我想問又不敢問。待得碎了二三十頁之後,按捺不住,央求她高抬貴手,給我看。

原來她寫我的文字,比我寫她的還要多。這些日記當中還有些詩,但她三十年來一直不讓我知道。我讀了幾頁,眼眶早就承不住淚水。我愧疚自責,感覺上辜負了她三十年。我擁抱着她,她竟俏皮地說:「你還以為騙了我,其實被我騙了三十年。」

分類:生活

1 reply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