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出版界的雞蛋與羔羊--專訪白卷「謝安琪」/場邊故事

<>
white_paper
「真係似咩?」Karen聽到《場邊故事》記者以「謝安琪」稱呼她,呆了半响後,邊笑邊反問。據份屬同公司的《100毛》自己介紹,她是「白卷出版社」的出版經理,同事卻幫她起了個綽號,叫「白卷謝安琪」。二十多歲的她「玩得」,對於同事的惡作劇,只是一笑置之。出版界其實不是一個流行「職銜通脹」(title inflation)的行業,在各大出版社工作的出版經理,就算是年輕的,大都已經三十開外。

出版經理肩負了尋找作者、編輯、和書店討價還價、制訂書約等職責,Karen也說她的職銜並沒有inflated,名實相符,「之前做公關,入行前對出版零認識,以為出書就係作者寫好,排好版就得,之後先發現原來有好多嘢要諗,由每一個細微設計到書店點擺都要去諗去傾。」新手上路,便要馬上「打大佬」,她卻又不怕,「公司同事幫咗我好多,同埋我覺得,只要做到本書連自己都想買就得,過到自己就過到人。」

說得漂亮,但香港的出版業的困境,即使是行外人也耳有所聞,Karen也不諱言,出版的書,並非每本都叫好叫座,「有話題嘅唔等於一定賣得好。你睇書店嘅銷售榜,其實我哋嘅書好多時唔喺前列。」有點矛盾的是,她卻覺得白卷最擅張捕捉時勢,「好似時事、政治,我哋都會緊貼,例如反國教運動、我哋都有出書,雨傘運動我哋都會出書,我哋係睇到時事議題嘅。呢啲書銷量都唔錯,不過當然唔係最大賣嘅種類。」

她說,他們其實很清楚甚麼書最好賣。那為何不做?「咁有啲書我哋覺得係應該做嘅,同埋就算呢啲書唔係最好賣,都有唔錯銷量,我哋都繼續行到落去,咁都唔錯呀,可以平衡到營運同埋我哋想做嘅嘢。」

政治書自然是他們「想做的書」的其中之一,可是自從特首公開抨擊《香港民族論》後,出版界都不由自主地吹起一陣冷風。有說區家麟的《傘聚》好賣,但三中商(三聯、商務、中華)入貨卻極少,這些疑似政治審查都難免令人擔憂。會不會擔心,有天因為自己的名字刊於書上而回不了內地、甚至出不了境?「政治係生活嘅一部分,無可能排除咗政治書。好似雨傘運動,佢係實際存在過,亦都好值得去記錄,呢啲嘢,老套講一句,該做就去做,唔可以自我審查。」
新書《被時代選中的我們》準備得如火如荼,請來十四位記者寫下在佔領現場訪問過的故事,還邀來彭定康寫序,「我哋想記低一啲喺運動入面嘅所謂『小人物』,好似搭棚師傅呀、蜘蛛仔呀,呢啲都係真正屬於香港人嘅故事。」

她說,覺得這本書該做,因為自己也被感動了,「有一個部分,喺佔領區影咗五百張snap shots,叫佢哋講吓,覺得呢個時代係咩,好多人都答我,係希望。」「同埋,要上鏡喎,點相喎,但係大部分人都無所謂,會話『光明磊落』、『驚咩啫』,真係會好感動,呢份精神,係好應該去記錄落嚟。」

那自己會不會擔心有一天自己吃不了「小肥羊」?「香港都有得食啦!」一陣大笑過後,她正色道:「好鍾意《撐起雨傘》歌詞入面有一句:你我非不怕。講真,話唔驚唔怕就假嘅,搵槍指住你會唔驚?我入行時,其實係完全無諗過要做啲咩大義嘢,不過做得出版,係有種責任嘅。」

即管撇開政治氣氛,但觀乎香港人對閱讀的熱情,出版界是否還有可為?「始終仲有人鍾意寫嘢,仲有人想做作家。」她肯定地說,「只要有作家,就應該有出版社,就好似只要有人拍戲,就應該有戲院,一定要有人提供平台先得。」

「唔係吓吓都要賺最多嘅錢,至少,我老闆都仲信我,畀我用依家嘅方向做,我覺得ok呀。」說完,她又擠出月亮眼。

真的有幾分像謝安琪。

白卷FB
http://bit.ly/1ClU3B1
雞蛋與羔羊
http://bit.ly/15DKDoy

 

分類:社會, 政治

Tagged as: , ,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