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請作者分類)

港獨的言論自由﹖/陳凱文

學苑
日前,特首梁振英《施政報告》點名批評港大學生刊物《學苑》主張香港「自立自決」(新聞),被外界指責他打壓言論自由。然而,究竟言論自由是否毫無限制的﹖我們究竟有否主張乃至鼓吹香港獨立的言論自由呢﹖這將是本文將會探討的問題。


相信沒有人否認,言論自由是一種天賦人權,不過我們也必須清楚,言論自由並非毫無限制的。那麼,甚麼言論是政府可以加以限制呢﹖我們可根據聯合國《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下稱《公約》)看看言論自由有甚麼國際標準。根據《公約》第19條﹕

一. 人人有保持意見不受干預之權利。
二. 人人有發表自由之權利;此種權利包括以語言、文字或出版物、藝術或自己選擇之其他方式,不分國界,尋求、接受及傳播各種消息及思想之自由。
三. 本條第二項所載權利之行使,附有特別責任及義務,故得予以某種限制,但此種限制以經法律規定,且為下列各項所必要者為限:   (子) 尊重他人權利或名譽;
  (丑) 保障國家安全或公共秩序、或公共衛生或風化。

換言之,任何煽動仇恨、誹謗他人,以及危害國家安全的言論,政府都能以立法形式加以限制。《公約》自1976年起便適用於香港,並於1991年根據《公約》制定成《香港人權法案條例》。故此,《公約》第19條便等同《香港人權法案》的第16條,港府有權立法限制任何煽動仇恨、誹謗他人,以及危害國家安全的言論。

或許有人認為,香港因還未根據《基本法》23條制定國家安全法,現行法例便無任何鼓吹港獨的法律限制,其實這是一個誤解。根據《刑事罪行條例》第9(1a)條﹐任何人意圖﹕

引起憎恨或藐視女皇陛下本人、其世襲繼承人或其他繼承人,或香港政府,或女皇陛下的領土其他部分的政府,或依法成立而受女皇陛下保護的領域的政府,或激起對其離叛

便屬於干犯煽動意圖罪,更重要的是,煽動意圖不一定要有具體的行為才算犯罪,根據《刑事罪行條例》第10(1)條,即使是「發表煽動文字」或「刊印、發布、出售、要約出售、分發、展示或複製煽動刊物」也屬犯罪,第一次定罪可處罰款$5000及監禁2年,其後定罪可處監禁3年。

或許有人會爭辯說,條文中所寫的是「女皇」、「女皇陛下的領土其他部分的政府」,香港既然已經回歸,自然不再適用。這說法顯然是不對的,根據 《釋義及通則條例》附表8 第1條﹕

1. 在任何條文中對女皇陛下、皇室、官方、英國政府或國務大臣(或相類名稱、詞語或詞句)的提述,在條文內容與以下所有權有關或涉及以下事務或關係的情況下,須解釋為對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或其他主管機關的提述─
(a) 香港特別行政區土地的所有權;
(b)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負責處理的事務;
(c) 中央與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關係。

因此,煽動意圖罪還是有效的,任何鼓吹香港脫離中華人民共和國獨立的言論,也有機會觸犯煽動意圖罪而被起訴。

本文無意探討《學苑》的刊物是否真的在鼓吹港獨,只是旨在指出一個事實︰言論自由不是萬能的擋箭牌,也絕非代表可以口沒遮攔而毫無限制,不管是國際公約,抑或是香港現行法例,都有條文容許政府限制危害國家安全的言論。

不論是否認同也好,英國已在97年將香港歸還中國,香港是中國的領土乃政治現實。不諱言的說,鼓吹港獨的言論如同踩鋼線,絕對可大可小。更令人憂慮的是,這次點名批評可能另有所圖,目的只為了扣泛民一頂鼓吹港獨的帽子,以此作為打壓乃至取締泛民的籍口也。

12 replies »

  1. 何謂鼓吹香港獨立?其實只是中共和特區政府說了算,你以為政府敢以《學苑》主張香港「自立自決」的言論,用你陳凱文以上費盡心思所找來的法例,把該刊告上法庭嗎?若如此,那香港已是赤化了,七、八十年代,梁國雄的「革馬盟」主張推翻殖民地政府,當時港英有用你以上所說的法例拘捕他們嗎?你陳凱文在這裡說並無說港獨的言論自由,只是在幫中共一把,嚇唬香港人而已,叫我們不應去想脫離中共暴政。

    凡中國人都想脫離中共殘酷暴政乃鐵一般事實,既然推翻中共在現時不大可能,等它自取滅亡又不知等到何時,擺脫中共魔爪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的大多數中國人的渴望。

  2. 陳生,香港唔識合你住啦。快D北上,體驗下中國式嘅言論自由,宗教自由同綱上自由,可能係你杯茶。

  3. 訪客,為什麼你不提曾德成十八歲時在校內派發反港英政府傳單被判監禁成為少年犯及留有刑事案底?他甚至是給自己的英籍校長告發在學校被捕!

    陳凱文,算了吧,這裡的民主是他們同意的便享有言論自由,不同意的話有幾多客觀事實及數據支持,更理性分析,也會被眨為謬論。我這樣提出一個真實個案反駁又會被確定為五毛。

    • Joe Wong 你們的所謂「愛國陣營」不是說67年是帝國主義殖民地法西斯迫害嗎?你是不是認同中共和特區政府同樣是法西斯?當年港英是壓制言論,今天的中共和特區亦如是,曾德成的傳單是「煽動」市民去打倒港英統治,而梁國雄的「革馬盟」只是「主張」推翻殖民地政府。

    • Joe Wong 、陳凱文你們說《學苑》的有關言論觸犯了《刑事罪行條例》第9(1a)條,但特區政府為甚麼卻沒有控告該刊?中共和特區政府不是常把「依法XX」掛在口邊嗎?但為甚麼現在又不「依法XX」了?而梁振英的施政報告批評《學苑》之餘,亦沒說該刊犯了甚麼法,由此證明你們所說的所謂理據根本完全不能成立,只是在胡說八道!

      至於所謂煽動仇恨、誹謗他人,以及危害國家安全的言論,你們能推論出主張獨立的言論是如此嗎?你們根本就沒有此闡述,很多國家都容許主張獨立的言論,甚至可為獨立而作公投,請問這些國家是公然容許煽動仇恨、誹謗他人,以及危害國家安全的言論嗎?

  4. 小弟中西史差勁,不懂得甚麼法西斯,法東斯。只是記得早兩日收音機聽到曾生講述這事蹟,便用來反駁「當時港英有用你以上所說的法例拘捕他們嗎?」

    反而我另一論點本來沒甚麼根據,祇提出自己的感受。倒想不到有人對號入座,以行動加以証實!

    • Joe Wong 你所引用的曾德成例子,他犯的不是陳凱文帖文中所引述的法例,是犯了港英在1967年因「反英抗暴」而訂立的《緊急法令》,你不要胡編亂作。

      你迴避回應是不是認同中共和特區政府同樣是法西斯的問題,又對特區政府為甚麼沒有控告《學苑》的反駁不敢回答,顯然你是自知理虧,理屈詞窮。

      所以你只能說「倒想不到有人對號入座,以行動加以証實!」這些「無厘頭」、牛頭不搭馬嘴的怪話。

  5. 對。言論自由是有限制。但閣下『另有所圖』的看法,明顯是 Blame the victims。大家要明白中共對異見打壓永遠存在。今天扣你港獨帽子,明天可扣你外國勢力帽子。極權下,莫須有,常識而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