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請作者分類)

風繼續吹 不忍遠離 – 一代悲歌/流行萬里

有人問老流,「你同葉伯有無咁close呀?懶係傷感煽情!」

老實講,葉伯的經歷,的確勾起了一些私人之隱。趁著寒風剛過,藍天白雲的陽光下,讓我收拾心情,簡短地講「他」的故事。

「他」, 年少已喪父,長兄為父,他放棄學業,辛勤地幹活,1950年,經過兩次大戰,國共互片,偉大的社會主義剛執政不久,30未出頭的他,用盡方法,極盡人事, 正式辦妥手續,移居香港。為了更美好的將來,拋妻棄女,孤身闖異鄉,在中國近代史並不是甚麼新奇事,然而把少妻幼女兩暫留在鄉間,卻是悲劇的開始。

看看他孤身一人時寫的幾首詩 :

「秋風瑟瑟不成眠    惹起愁人心緒牽
兒女愛妻難聚會    團圓未卜在何年」

「日夜思鄉倍更深    如同牢獄坐毡針
生涯淡薄終難覓    落魄江湖也痛心」

夫妻隔岸,兒女分散,對8,90年代移民潮的眾多太空人來說,不是很普遍嗎? 是的,但五十年代避走他方的人,背負著更多的恩怨情仇,再看他這兩首詩 :

「年年苦作心都休    烈日當中作馬牛
天地不容毛朱賊    逼人海外受辛憂
愛妻生死難明考    剩此殘軀不願留
今既中年猶缺子    心灰意冷更何求」

「他」,經歷了幾年隻身在港,幾經波折,用盡了許多方法,妻女終於來港團聚,在香港生下了幾個孩子,然而悲劇並未終結。

「離妻別子走家鄉    只為共匪大毒狼
刮盡金財猶末足    加人死罪實難當」

那個年頭,瘋狂的革命,無休止的運動,上山下鄉,他兩個未能離鄉的弟弟,一個上吊自盡,一個被活活打死!

背負著家仇國恨,他並沒有輕言放棄,咬緊牙關養大了8個子女。再次踏足家鄉,是1986年帶著讀大學的兒子拜祭祖先。踏進了離開了幾十年的祖屋,祠堂上四周依然留滿了那些「牛鬼蛇神」的批鬥字句。

再過幾年,年近七十,上完通宵護衛班的他,在歸家途中被一架客貨車撞倒,癱瘓在床將近一年。憑著驚人的意志,艱苦的康復訓練,他再次站起來扶著拐仗步行。 幾年後他急性中風,又在鬼門關邊緣徘徊了一段日子,在醫院與家居之間出出入入,已成爲了生活的一部分;長期的卧床,骨肉萎縮,再加痛風的煎熬,2009年,他做了右下肢切除手術;2011年,由於多樣長期病患,他被送進了護老院長期居住,2014年1月5日,一年前的今天,在幾個兒女的陪伴下,他離開了人 世,主懷安息。

「他」,是我的父親!

永遠懷念!

Evernote Camera Roll 20150105 200858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