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十二月 2014

十年/蔡東豪

十年前沒有人相信我可以在一間工業公司工作十年,包括我自己。那時候記者問我,過去每份工都做得不長,打算在精電留多久,我答案是一直做到最後,當然是死頂,面子要緊。如果不是發生一件難以預見的事,或者我可以繼續做下去,當然我須接受世上很多事情沒有「或者」。無論如何,十年也算是人生一個有意思的段落。

【書介】超級智能:人類遺作或救星?/tc

「在智能爆發的可能性當前,人類就像玩炸彈的小孩⋯⋯超級智能是我們現在及長遠的將來都不會有充份準備的挑戰⋯⋯我們能理性地一起放下這危險品的機會幾乎是零,總有儍人會按掣引爆,只因想看看結果。」⋯⋯專欄作家陶傑談論霍金對人工智能的擔憂時,有「哲學也沒有什麼新花樣出來了」之說,希望他一讀《超級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