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那些年,我們的Singing Con /Edkin

maxresdefault

我常去的運動場外有一大片玻璃窗,頗反光的,常吸引一堆年青人排舞。最近來的學生更多,年紀更小,還一整班的來。註足觀看了一陣還竟然聽到歌聲。啊,對了,十二月,是party,Christmas Ball,還有Singing Con(test)的日子。

正在手機上看「如何在四十歲跑得更快」的我忽然覺得老了。

那時上課的科目就只是大路課程,也沒什麼校園電視台或者Dance Soc之類比較juicy的項目。課餘時間,除了球類運動,我們做得最多的就是唱歌。唱歌是一個男生之間的群體活動,很有趣,就是唱得不好的也會跟著唱。 鬥長氣,鬥高音,張學友的歌全線唱到識背。音韻不合的,李克勤也是熱門選擇。一有新歌,誰人從什麼週刊找來歌詞,甚至是重播用錄音帶錄下電台版再抄歌詞, 一班人馬上就開始練歌,半天就能朗朗上口,現在想來實在是無聊得不可思議。這也許像原始部落裡的年青人一樣把唱歌作為一種社交,而至用以表現吸引力的方式吧。

於是,也不難猜到Singing Con會是我們相當重視的一大項目。班際,隊際,個人,當中的熱鬧與榮辱猶如大型運動會,大家莫不使出渾身解數來爭取成績。當年未有《浮誇》,張學友的《李香蘭》是個人賽表演唱功的王道選擇。唱不了李香蘭,至少歌曲要像林海峰的《流行曲》一樣三連音三連音再尾段升key才對辦。如果揀黎明、、、「唓,都唔識唱歌既!」。記得有同學選唱《夏日傾情》,就換來台下同學揮動「白飯魚」和筆袋 (未有手機)大合唱的場面。那一年,我選了黃凱芹的《雨中的戀人們》。不曉得是那來的信心,我總覺得會有名次,每日小息午休就到音樂室練習,伴奏的女同學也不嫌我煩,陪我日練夜練。總之,好認真,比讀書考試認真好多好多。

 

而合唱組,本來遠不夠個唱囑目,但後來同學發現競爭少反而較大機會奪冠,結果參與人數與水準都年年提升。傳統一班人唱choir般是太out了,後來流行男女合唱,在初賽出現幾次《唯獨是你不可取替》實在不足為奇。不過我念的理科班女生人數非常不足,半推半就催生了一班男生模仿Boyz II Men唱《偷閒加油站》。幾個平常聲線比較低沈的同學突然有了發揮的機會,哈,效果奇佳,也很突出,最後竟然得到亞軍。年少時的記憶特別清晰,到現在那些音樂和場面都似是仍然歷歷在目。現在有時抱著孩子睡,我還是會輕聲在他們耳邊唱「這一刻 你若然~ 覺得~ 孤單~~」~~

 

那天我在facebook上接連看到伊利沙伯中學和英皇書院的同學在Singing Con合唱《撐起雨傘》,感受很深。如果二十多年後的今天,我仍然記得當年那無足輕重的Singing Con之中的吉光片羽,那麼這些學生,姑勿論以後的際遇若何,不管是做了中港客運公司的董事,還是中資金融機構的高層,也定然會在人生的某一刻在心中嚮起《撐起雨傘》吧。今天的雨傘運動是失敗了,但種子是一定有播下在許多年輕人的心中。二十年?三十年?永遠無人可以預計,但一定會有發芽盛開的時候。

英皇書院 6C – 《撐起雨傘》

說遠了,忘了說那次個唱的結果。那次最終遺憾地只得第四。得第三的是一起打機,談AV講鹹古的朋友。那天下課,我躲在無人的音樂室忍不住哭了。幫忙伴奏的女同學很溫柔的讓我挨著肩膀哭了一會。那次是我第一次和親人以外的女性這樣靠近,卻沒有慾念的接觸。那份溫柔,讓我一直珍惜和這個同學的聯繫和友誼。

那位得第三的同學,最近做了父親。他在facebook上說,示威的暴民犯法,警察執法不應手軟。而那位女同學,她在facebook上說,示威霸佔道路,是很影響基層市民生活的。現在和這些朋友之間,仍然感覺別扭,說不上話。這些友誼的失落,大概也是雨傘運動之後的其中一些失落吧。我真心祈願今年同唱《撐起雨傘》的同學們,將來,還是會勿忘初衷,友情也不必遇上這樣的試煉,可以一起走到雨傘花開那一天。

#主場新聞博客群 #edkin #主場新聞

希望喜歡博客群文章的你來年繼續支持。記得係facebook page 個 “like" 制度㩒埋"Get Notifications",咁第時無論咩風雨,我地依然可以並肩而行。

screen-shot-2014-12-25-at-10-10-22-am

1 reply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