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她23歲 以生命為兒子換來洗衣機/場邊故事

10884396_10152460022961836_2132514598_n

開齋節是穆斯林的大日子,Sumarti在廚房一呆就是幾個小時,為家人做香甜美味傳統印尼小吃,是她最開心的事情。

長年在香港打工,Sumarti很珍惜在家人身邊的每一刻。敬愛的父母,年輕的小弟,還有五歲大的兒子,每一個都令她牽腸掛肚。可惜每一次假期都是短暫的,她和爸爸約好,三個月後會再回印尼爪哇的家。約定的時間到了,家人等到的卻是她的死訊。2014年11月2日年僅23歲的Sumarti被發現藏屍在一個旅行箱內,疑兇是一名外籍銀行家。她就是轟動香港的灣仔雙屍謀殺案受害人Sumarti Ningsih。

離家

Sumarti的稚子一如平日與玩伴在追逐玩鬧,不知道喪母之痛。媽媽對他而言,大概只是一個偶爾到訪的陌生人,畢竟Sumarti離家外出打工時,他才40天大。
Sumarti的家鄉有8成的年輕女子都出國打工,她們大多數沒有受過教育,找不到工作。外出打工是她們唯一的出路,也是一條財路。「這個房子是她滙錢回來建的,還有這些……」Sumarti的媽媽指著家中的洗衣機,DVD機說:「有時她滙3百萬印尼盾(約2400港元)回來,有時滙6百萬。」幾千元在香港算不得甚麼,在印尼卻是很大一筆錢。或者是對兒子的補償,或者是自己的童年過得太匱乏,Sumarti吩咐家人兒子要甚麼都要買給他。讓家人和孩子生活得更好,是她工作的動力。

每天在僱主家工作生活如何,Sumarti對家人絶口不提,當中的開心和辛酸,我們已無從得知。但一個年輕女子長年留在異鄉,語言、文化和習慣都大不同,那種孤苦寂寞仍可以想見。唯獨與同鄉相聚的時間是最快樂的。周日,十幾萬印傭坐滿中環的道路,旺角道的天橋。她們毫不介意路人的目光,席地而座,用她們自己的語言放聲暢談,形成香港假日一道獨有的風景(圖)Sumarti曾是她們的一員,這一天這個地方是她的臨時謢所,在這裡她不再覺得自己是異鄉人。

從家傭到夜店唱片騎師

做了3年家傭,Sumarti向家人透露想轉行,就在印尼學做唱片騎師。但香港的生活和收入實在太吸引,Sumarti拿旅遊簽證再次來到香港,在灣仔一帶的酒吧做DJ。但她只是黑工,為了不被發現,每隔幾個星期她就要搬家和轉工作。從家傭到酒吧唱片騎師,Sumarti總能不斷寄錢回家,家人的生活更加富裕了,卻也埋下了她的不幸。

香港印傭工會發言人Sringatin道出來香港的印尼女孩們所背負的壓力:「她們想改善家人的生活,就必須盡一切的努力成功,失敗並不是一個選擇。」

「(比起當家傭)在酒吧工作可以賺多得多的錢,買很多靚衫。」Sumarti的朋友Lydia知道當酒吧黑工的風險雖大,但收入是多麼誘人。她在酒吧當清潔,不時有男人問起性交易的價錢:「錢會蒙蔽人心,她(Sumarti)可能是受不住誘惑。」

入夜,某些灣仔的酒吧內,西裝革履西方男子被一群年輕的印尼女子束擁著,跳舞、喝酒、談笑風生。Nita(化名)也喜歡在這裡流連:「大家都想找個男朋友,可以不再為生活擔憂。」這天Sumarti找到了一個帶她回家的西方男子,一個年輕的投資銀行家,可能也是一個殺手。一個星期後,她被發現死在這個男人的住所裡。

回家

弟弟無法接受姐姐的死:「她說過香港很安全,她在那裡一切都安好。」但是,繁華熱鬧的香港無情地拒絕了她。終於Sumarti結束了她年輕漂泊的生活,永遠埋在家鄉的土地裡。
在她墓地的不遠處,一群女孩在玩耍嘻笑,夢想成為一個老師或者醫生。沒有人願意自己的將來是一個傭人,可惜這是大多數女孩們的出路。Sumarti也免不了走上了這條路,只是她付出的代價實在太大了。

資料來源:BBC
http://bbc.in/1tpG4Sz

圖:場邊記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