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我伴我閒談/蔡東豪

Andreas. via Flickr

Andreas. via Flickr

不時仍聽到〈三人行〉這首歌,電視廣告近期也曾用,可能是因為首歌的旋律,可能是因為首歌有一段由小孩唱,容易被人接受。這首歌的歌詞是林振強在1981年寫,印象中,他好像未解釋過這首歌的真正意思。藝術家,特別是林振強級數的大師,大都不在意公眾怎接收一件藝術品,大師心態是:你怎麼看,我就怎麼樣。我心目中的林振強是個超瀟灑的人,不會介意我這個對歌詞研究沒認識的人,在指指點點。

這首歌,我聽到孤獨,因為其中一句歌詞:「齊話聲,漫長漫長路間,我伴我閒談,漫長漫長夜晚,從未覺是冷」。這幾句歌詞是首歌的中心,出現了多次,由小孩、少女、成年人分別唱。每次聽到「我伴我閒談」,我便有一種孤獨的感覺,閒談一定是跟別人,怎會自己伴自己閒談,是自言自語嗎?孤獨到只得自己跟自己閒談,慘情也!

我一直對「我伴我閒談」這五個字感興趣,由最初的孤獨,逐漸演變至開始理解,我覺得我領略到林振強在說甚麼,是否這個原意不重要,我覺得我理解便足夠,這是一個聽歌者的私人樂趣。近年,我更加認為自己把「我伴我閒談」推上更高境界,我成為自己跟自己閒談的「好腳」兼「鐵腳」,因為我跑步。

開始跑步時,最不習慣的事情,是一個人,原來城市人不習慣自己跟自己相處,遑論閒談。一個人的時候,我們立即感到不自然,不跑步的時候還好一點,我們有iPhone,但一個人跑步時,雙腳以外還可以做甚麼?

很多跑步者的解決方法,是不容許出現一個人靜下來的機會,例如聽歌,跑步者腦海裏必須有一些聲音存在,總之不可以是自己的聲音。或者儘量約一班人跑步,閒談聲音來自別人。我沒刻意培養自己的孤獨感,只不過是愛上了跑步,不喜歡跑步時聽歌,一個人跑的機會比一班人跑多,因此無意中在鍛鍊出一身「我伴我閒談」的武功。

跑步時,我不感孤獨,這是我選擇的,我在做一件我喜歡的事。這條路或者是「漫長」,但我「未覺是冷」,因為我有溫暖的伴,這個伴是自己。我學懂了跟自己閒談,由國家事到公司事到八卦事,我都拿出來跟自己談,找到一個可信賴的伴,我更加放任地跑。

有一個概念在〈三人行〉出現多次,是漫遊:由與「飛象兒」,到「星與月」,到最後是自己,最「密友」原來是自己。懂得跟自己相處,進而可與自己閒談,是一種特別感覺,我慶幸從跑步中遇上。對於我,〈三人行〉不是兒歌,不是情歌,是關於「我伴我閒談」的漫遊歷程。

原刊蘋果日報

分類:生活

Tagged as: , ,

2 replies »

  1. 這樣子的體會,不是用一般社會價值的能體會到。不為個人利益而甘願走到最前,展現實況,讓人有覺醒的可能,也自然不為大眾理解,也就只能我伴我閒談。 努力,總有明的人。

    按讚數

  2. 雖然立場未出世已經面對難以想像的攻擊和謾罵,真係難以理解,但係喺今日呢個壁疊鮮明的媒體世界入面,如果能夠以內容質素喺質疑同攻擊下証明自己,會好過一面倒支持下背負沉重光環去開始。我對主場、對立場的質素有信心,請加油!

    按讚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