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聖誕大餐/山地媽

圖:Josh McGinn/Flickr https://flic.kr/p/4iYFHR

圖:Josh McGinn/Flickr https://flic.kr/p/4iYFHR

中三那年,我和女同學們都很純情,還未有戀愛對象。平安夜不拍拖,於是打算一夥女生找個地方吃頓飯,然後逛尖東海旁看燈飾。

安排晚餐的重任落在我身上,眼見聖誕假期快要開始了,我在收銀處的報刊堆裏翻出最新那期《壹本便利》,看看飲食版有沒有好地方介紹。雜誌內羅列的都是酒店,都是聖誕套餐,都是三四百元一位呢。當時三四百元對初中生來說是很大數目,我當年每月零用才一千。

我想着這樣被吃掉一半零用錢就不甘心,就央老爸幫忙。金華比茶餐廳的檔次高一點點,所以可以學扒房和酒店,在聖誕節掛幾條彩帶裝飾一下鋪面,換個聖誕大餐餐牌,發一下節慶財。

老爸說:「好吧,你和同學早點來,六點半吃,七點半吃完交檯,不要阻到晚市發達就行了。」

我弱弱地問:「那…… 我應該跟同學說每位幾多錢?」

老爸反正不志在:「隨便啦,位位齊頭一百啦。」

於是我們八個女孩子就用蔗渣價錢吃聖誕大餐,吃甚麼?老爸說:「行啦行啦,我會安排。」

不知是誰出的餿主意,說當天人人都要穿裙子。當年的我很男仔頭,頭髮短得不能再短,衣櫃裏只有牛仔褲和運動褲。我央老媽帶我去添衣,她帶我去北角馬寶道。那裏有很多小販和出口店,老媽貪那裏價廉物美,而且不會像連鎖店般千篇一律。最後我買了一條黑白格仔半截及膝絨裙。

平安夜當晚,我們八個女孩子準時到齊,就坐對正大門、最大那張 12 號檯。聖誕節夜市的客人都來得比較晚,所以場面比較冷清。那頓吃了粟米斑塊、肉醬意粉、大蝦沙律、煎雜扒、羅宋湯等,全都是我最愛吃的。老爸一早叫廚房把食物煮好,放在錫紙盆上桌,感覺像開大食會。最後吃到杯盆狼藉,剩了一大堆,那個份量何止八人份?老爸大概以為我們正值發育時期,太高估我們食量……

飲飽食醉,我們不敢久留,又好想趕快去尖東吹吹風,就匆匆過對面馬路搭地鐵了。那晚在尖東做過甚麼都印象模糊了,只記得貪新鮮去當年新開的Haagen-Dazs吃冰雪糕。天寒地凍穿短裙吃雪糕,真是夠傻的。那就是十幾歲的可愛之處。

原來有個開餐廳的老爸也不錯。不過那次見識過老爸如何做虧本生意來寵我之後,我就沒有再拉同學和朋友去金華飲飲食食了。

【原載山地媽處女作《瑞士無雞翼,星洲無炒米──豉油西餐的回憶》,一丁文化出版,現已上市,各大書店有售。順祝各位讀者聖誕快樂!】

分類:生活

Tagged as:

1 reply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