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

作為前《主場》編輯,我想說……

HS

前言:我的《主場》經驗

2014年對我來說,是多事之年,最深刻的是在《主場新聞》工作;我在2013年末加入《主場》,負責當中的副刊內容,對於以「新聞」為主軸的傳媒機構來說,我的工作職責猶如「錦上添花」,為新聞網站撰寫、策展一些趣味的生活類型的文章,令讀者看到新聞以外的內容;我是在楊天帥(主場藝術版主編)的引薦下加入的,面試數回後,最終我到蔡東豪先生的辦公室進行「最後面試」,這是我第一次接觸蔡生,仍記得他的握手很有力,面試的內容就不多說了,但我對蔡東豪的願景很是嚮往--若他成功的話,這將掀起香港媒體的新格局。

我在《主場》一直工作至最後一刻。那天得知它要關門的消息時,我仍坐在電影院裡看戲,當時手機關上了靜音,因此我在看完電影後,才得知《主場》要停辦,說實話,在得知消息的前一天,《主場》仍在正常運作,大家還在談論如何改進新聞內容。看過那封「公開信」後,一時之間我當然難以接受,但內心卻絲毫沒有怪過蔡生;《主場》是他首次創業,是他的「親生仔」,要下如此「心如刀割」的決定,蔡生的壓力自然是我難以想像的。此後數天,《主場》的員工聚在一起,我們談過無數次,但厲害的是大家都很體諒他的決定,對於這位老闆,我們投下信任和體諒的一票。

值得一提的是當時《主場》其實有兩位廣告經理,分別是C兄及R兄,他們出盡力量為《主場》找廣告;畢竟《主場》是新媒體,在傳統廣告客戶眼中仍是一件新事物,一時之間要客戶落廣告,自當有不少難關,我的角色與他們有不少合作,可以肯定的是《主場》在內容及廣告上的成長,他們兩位非常關鍵。

接下來是我對《主場》作為新媒體的看法,如有錯失,請指正。

一.《主場》開創香港新聞策展之風

要數《主場》的首要貢獻,是它引入了「新聞策展」的概念,這套概念在《主場》未出現前,在香港仍是一個很粗糙的構想,《主場》的創辦人及總編輯將它成為一套可行的新聞方式,在已有的新聞內容上,將新聞精化、深化。新媒體的人手有限,沒法單單新聞都有足夠人手做獨家,因此《主場》仍依賴傳統媒體的新聞團隊,在他們發掘到的新聞內容上,《主場》再掘深一點,讀者看到的,是有觀點和看法的新聞。

《主場》從來沒有掩飾它對世事的看法,每單新聞圖片的構圖、文字都有一套觀點和立場,這是一家有立場的新聞機構,因此它吸引了不少具相同信念的讀者,反之,亦有不少討厭它的人,但有趣的是它能牽起網絡話題;我是在這套模式下工作的新聞編輯,感受到它的強大,這亦是新媒體的力量。

二.《主場》的團隊

事實上蔡東豪及幾位創辦人對《主場》沒有太大的干預,日常工作裡,新聞團隊在兩位總編輯(余家輝、鍾沛權)的領導下勤勞運作,面對每天海量般的新聞資訊,兩位總編輯總是讓團隊看得更深入,他們除了觀點獨到外,在內容準確度上非常嚴謹,他們在報道新聞前,總是仔細地查證一番,每字每句都經過琢磨,除去沙石後的新聞內容,更顯得精要;這一點令我眼界大開,因為在如此認真的編輯模式下,我學到非常非常的多,所謂的「新聞專業」,應當如此。

除了工作團隊,《主場》還有不少身懷絕技的「助攻團隊」,他們絕對稱得上學富五車,最令我敬佩的是科學版版主TC,他的學問廣博,深刻的是他寫了一篇《由引力邊緣扯到上帝》的博文,當時電影《引力邊緣》大行其道,TC從物理角度撰寫了一份影評,嚴謹得來又饒富趣味。我是一個文科生,對物理學一無所知,但看TC的物理博客時,卻沒有枯燥之感,他令我明白知識廣博對新聞人的重要,更甚者,他令我感受到科學世界原是這麼浪漫。在一個知識滿溢的團隊裡工作,大家每天都在進步。

三.《主場》不付稿費

這話題的爭辯實在沒完沒了,我也不打算為它下一個註腳,只是想說它的現實;現實是在有質素的新聞團隊運作及管理下,《主場》擁有吸引博客的魅力,那些對《主場》沒付稿費感到不齒的人,他們也不能否認《主場》有很多博客願意供稿,其故何在,他們又有否想過?

《主場》的閉門與重開

自《主場》關門後,不久我便加入《謎米新聞》的團隊,起初這是很現實的決定:因為人要繼續生活,加上《主場》重開之日未可知。現老闆蕭若元及林雨陽是相當開明的領袖,他們銳意創立一個具公信力及規模的新聞網,以我在《主場》工作的經驗,或許能幫上忙:事實是不少新媒體的運作和新聞編採,仍離不開當日《主場》創立的一套原則,香港新媒體的發展,是基於《主場》的經驗和步伐,繼續演變及改進下去。

近日《主場》原班團隊有新動向,加上蔡東豪辭去精電CEO的消息,坊間有不少對「新主場」的看法,大部分人對《主場》最嚴重的指控,是蔡東豪在佔領前關掉《主場》,「雨傘運動」期間一直保持沉默,佔領完後卻立即再辦新聞網,這難以自圓其說;由於我是前《主場》的編輯,收到不少友人及同行的查問,當中亦包括不少嚴苛的批評。當我知道舊《主場》團隊聚在一起,另起新聞網,我非常高興,亦很緊張,當知道自己很快便要再面對這個「強大對手」時,所憂所慮的是如何跟他們比賽。

這場比賽當然是良性的,在面對強大對手的情況下,《謎米新聞》未來會更加謹慎地應對,我由衷地為舊《主場》同事感到高興,希望他們能走得更遠,令香港的新媒體更具活力;而自己會用過往的經驗,盡力做好《謎米新聞》。兄弟爬山,各自努力,雖山不同,但道始終相同。

最後最後

蔡東豪曾經告訴《主場》團隊,在《主場》工作,將是一趟過癮有趣的旅程;那最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只是當做的事,仍未做完。對我來說,新媒體的旅程還很長,路上還有很多過癮的未知,我自當期待更多新媒體的湧現,為捍衛香港的「言論自由」及「新聞自由」出一份力,謹祝路上同儕,工作順利。

原文載於謎米新聞

分類:傳媒

2 replie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