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曇花一現

網絡圖片@植_物語

網絡圖片@植_物語

多年前收到朋友急電,說家中曇花要開了,開花時間只維持兩至三小時,快來!立刻開車前往,未入屋己聞到淡淡清香,那一株曇花有二十七個花苞,第一朶已經開了, 朋友說曇花最特別的地方除了開花時間短暫,從第一朶花綻放,其餘花朵會徐徐盛開,當最後一朶花苞爆開,第一朶花便會開始枯萎,每朶花開始時都力撐向上,奮力張開所有花瓣,凋謝時緩緩向下合攏,靜待下一次盛放。

這場從炎夏開始的雨傘運動,勾起我對曇花的感覺。生活在香港,大部份人覺得政治是俗不可耐,以不理政治為高尚,一邊抱怨生活迫人、工資追不到通漲、房價高企,只會說是地產霸權之過,但沒有理解社會失衡多時,缺乏前瞻的發展政策,只依靠內地客旅遊及經濟熱錢、未能因時制宜令社會怨氣加劇。港人的競爭力日漸疲弱,貧富懸殊情況前所未有,過去十多年仍未找到其他出路。雖然最低工資已經立法可以保障基層,但要年輕人有動力去追物價樓價仍是妙想天開。

雨傘運動下,夏愨村和很多村莊如理想國般出現。除了學生,睡醒的人也包括長者、中產、少數族裔及居港外籍人士。幾個佔領區每日都有民主課堂,講者來自不同界別,一些本地服務的非牟利及平權團體、倡議者難得有機會和民眾近距離的交流。在旺角的街頭上,弱勢社群、少數族裔面對學中文的困難由張超雄和黃惠芬主講,這些傳媒少有報導的議題,都讓在場聽眾知道生活在香港,有很多一直存在而政府沒有解決的問題,每一個公民課堂就像曇花朶朶逐一綻放,香氣沁人心脾。

佔領區清場後,生活好像回復正常,但為警方暴力掩飾的慈母論、建制派議員在男士侍產假中的員工只懂爭取福利論,實在令人氣憤。說金融事務,香港便是國際大都會,不斷打造大白象工程。談福利,香港便國庫空虛、不能為弱勢階層開救濟之門。爭取為打工仔改善待遇,功能組別的商人說會害死佢的生意⋯⋯

周永康說得很好,佔領沒有贏、但也沒有輸,經過七十多日的佔領,最年輕的學生與最年長的老人家也留守被捕,為香港的前途擔起重擔,讓市民看見更多掌權者的行為,漠視手中無票的市民利益。在這後佔領時代,我相信很多重要的想法正在凝聚,年輕人期待滿十八歲便可以登記做選民,父母因為子女積極參與運動而重新考慮除了學業成績,子女真正需要的是什麼,我期待再看見曇花盛放。

分類:政治

2 replie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