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出賣工人,可以換來甚麼政治利益? / 林兆彬

wkk

2012年立法會選舉,工聯會的政綱清楚寫著「要求立法推行7天男士有薪侍產假」。

兩年後的今日,工聯會竟然在政府面前跪低,接受政府建議的3天侍產假草案。當民主派議員提出修正案,要求將草案字眼由「3天」改為「7天」;同時,要求侍產假薪酬給予全薪,而不是工資的五分之四。工聯會的七名議員在上述兩個修正案的表決中,都是有出席但不投票。最終,那些對打工仔有利的修正案通通被否決,實在荒謬。

究竟工聯會是站在工人的那一邊,抑或是站在政府和商界的那一邊呢?假如工聯會企硬,與泛民一起反對政府的建議,或許可以迫使政府不理會商界的壓力,推出7天侍產假,甚至可以發動罷工行動,但工聯會偏偏屈服了。工聯會的這個決定,明顯是違反政綱,有「出賣工人」之嫌。這個「袋住先」的做法亦袋得很難看,相信有一定數量的基層街坊選票會因而流失。

215426_327669790660521_619317918_n

筆者作為侍產假的受益者,對工聯會的所作所為感到非常憤怒。究竟有甚麼原因,可以驅使工聯會做出上述的決定呢?想了很久,不得不懷疑,政府與工聯會進行了一些臺底交易。政府可以提供大量利益和工聯會交換,例如,政治助理職位、局長和副局長職位、行政會議非官守成員職位、各種諮詢委員會的成員公職、政府資助的再培訓中心和職業訓練中心的營運權、政府各種基金的撥款(例如:盛事基金)、區議會選舉劃界……

因此,公民社會除了不斷宣傳工聯會在侍產假議題上出賣工人,呼籲票債票償之外,還要密切監察會否有工聯會成員突然被委任為政府官員或其他公職,抑或是獲得多間職業訓練中心的營運權等等的利益,撕破政治的黑箱。

分類:政治

7 replies »

  1. 工聯會的立法會議員出賣工人,是見怪不怪的事.最難看的叫陳婉嫻,一臉正氣,義正辭嚴,開口為了打工仔女,埋口為了打工仔女,到投票時,一就閃,一就棄權.這個人比王國興王國健之流更乞人憎,因為口蜜腹劍,歹毒心腸菩薩臉,可怕!

  2. 我不介意別人話我蠢,因為我讀了十幾年書,考試從未肥過佬。
    我不介意別人話我醜,因為起碼有女人吾覺得,她做了我老婆。
    我不介意別人話我懶,因為我老闆用了我十幾年,他還未炒我。
    我不介意別人話我肥,起碼我廿年來不曾穿不下自己的舊衣服。
    我不介意別人話我老,因為我與90後到戰前出生的阿伯都有嘢傾。
    但我很介意別人話我《孤寒鬼》,因為我真係未請過同事朋友飲一枝汽水,我心虛。
    有人很介意別人話佢《出賣乜乜》,因為有人真係乜乜乜,最怕俾人篤爆,心虛到暈。

    • Mr Wong
      Interesting to see that you are following these posts. I assume you are truly speaking your mind. You have lived in your enclave for too long. These is a lot to learn once you are “freed". Democracy and labour rights are intricate subject matters, you don’t have to feel inferior. Good luck with your learning.

Ling Ling Lai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