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

我難過,不忿,但也驕傲 / 朱牧華

圖:破折號

圖:破折號

【作者為朱耀明牧師兒子,文章寫於12月3日。文題為編者所加。】

爸﹕

這個晚上,知道您跟戴耀廷教授、陳健民教授準備自首,承受刑責。

雖然已有一年多日子給我心理上的準備,今天,時候到了,我心仍無法平靜。您跟兩位教授在這60多天為香港的民主實在承受了太多不為人知的壓力及委屈,七十歲的您,還要面對公民抗命的刑責。作為您的兒子,心如何不痛?

此刻,我心很重、很重……。

回想大約兩年前,戴耀廷教授還未正式「點名」,希望您能參與佔領中環的行動之前,我在閒談間知悉您認為這行動可能是一條出路,我便知道您的退休生活將會有很大的變化,因為您是一個在那裡有需要,就在那裡有行動的人。

由小到今,您雖然沒有說很多的道理,但您的行徑,已培養我們的見識和成長。您工作很忙碌,但我們一點也不疏離,因為若情況許可,您都會帶領我們一起去參與您的行動。自小,我已從旁觀察您開記者招待會、上電台做訪問及出席不同的活動。中學時期,尤其是8964期間,您更讓我「參與」其中,陪您開會、做總務音響、認識長輩、幫您拿公事包及「大哥大」等,走著、看著,就是這種見識及身教,讓尚讀中四的我,能鼓起勇氣走入校長室與校長商量,舉行了全校的師生抗議集會及遊行。直至我投身社會服務的工作,您繼續鼓勵我參與服務社會的機會。最近的「佔中」運動,從商討日、民主毅行、全民電子公投、剃頭及「佔鐘」等,您一次又一次讓我學識了如何懷著赤子之心,在有需要的地方,付出和行動。

9月28 日早上,「佔中」提早啟動。您知嗎?當日,我在教會崇拜擔任領詩,口唱詩歌,淚流滿面,含著淚水,悲感交集。我心裡記掛,您在金鐘的情況?您會受到怎樣的對待?「佔中」及香港將會如何走下去?我心裡默默禱告天父保守您和所有在金鐘的人。崇拜後,教友來問候您,想知道您的情況,我無奈地回答「未知道」。晚上,我到了循道衛理聯合教會灣仔堂,一位牧師見到我,問我您的情況,我鼻子一酸,亦是「未知道」。其實,我時刻記掛著您,也想知道您的情況。9月29日早上,終於跟您聯絡上,媽媽、弟弟和我到金鐘探望您,一見面,我們都相擁而哭,我感到您擔子沉重,希望我們的支持,能感輕您的重擔。

幾個星期下來,看見您對現時佔領運動的憂慮及壓力,有時,您沉鬱地坐著,笑也笑不出來。我看在眼裡,難過在心裡。有時,會帶兩個孫子來給您一緊緊的擁抱,溫暖您的心。我知道您極憂慮有人在佔領行動中受到傷害,因此,十月二日有消息傳出政府將會武力清場的晚上、十月三日黑社會在旺角騷動及十月五日另一次清場危機的晚上,我伴著您身邊,您眉頭沒有展開過。黑社會在旺角「搞事」的那個晚上,您們為了守護市民、學生人身安全的呼籲,卻換來背棄學生及不信任市民的另類解讀。當然,那晚香港人的「反包圍」很能振奮人心,但對於您曾親身經歷六四及進行營救行動的「過來人」,我很明白,您是不期然地承擔著道德的責任,您的底線是不希望見到有人流血,因此,您會盡一切的力量去避免參與運動的人受傷害。但有多少人能體會、明白您的感受呢?及後,情況稍緩,見您如釋重負,笑容重展,我也輕鬆了。我們父子沒有很多情感的交流,但我知道我們心一直連在一起。

這麼多年來,您所受到的攻擊,應沒有比得上「佔中」運動猛烈。一個又一個的謾罵、誣衊、攻擊,都對準您,我心裡極其難過,亦非常不忿。惡意的攻擊不多說了,「為什麼不能和平理性,互相尊重地討論協商政改的問題呢﹖」這些似事而非的說話聽來很對,很冠冕堂皇,但從小見證著您行動,我明白。一個為民主真普選奮鬥超過三十年的人,由向港英政府爭取88直選失敗、建立民主發展網絡設計2007年普選制度落空,眼看2012年政改方案通過,但得不到中央政府對香港民主發展切實的回應,於是:抗議、對話、提議及妥協等什麼方法都試過,對不斷失信的政府,我能體諒及明白您為何會以「佔中」公民抗命運動作為今次爭取民主的方式。我要說,您比那些突然走出來說要為香港民主進展出謀獻計,或嚷著、喊著叫人理性和平討論的人,已走過很長遠、很久遠的路了。為香港民主,您比誰都要強!

爸:我知道您自投入運動,不斷承受著抺黑及攻擊,您並不希望我走得太前、太近,更不希望我也成為被攻擊的對象。今年七月,突然有記者在我工作的地方守候整整兩天,要寫關於家人對佔中態度的訪問。我不禁想,這種追訪,無疑是透過家人向您施以無形的壓力!到最近,佔領運動開始之後,我和家人被竊錄,片段亦被放至網上、住所附近被張貼多張圖文並茂的失實大字報,我都不敢跟您說,怕為您添上不必要壓力,然而,消息最終到走到您跟前。香港社會竟然變成這樣,以滋擾及恐懼來對待異見人士及其家人,我心裡實在感到困擾及憤怒。可幸得家人及朋友的支持,心情平伏後,我更明白您今天所作的重要,更知道為我們下一代的前路,我們要學會勇敢及為自己的信念付出代價。

今天,時候到了!您們自首了!我不知這個無理的政府,會怎樣對付您們。過去一段日子,我可以做的,就是默默陪伴著您、等待您開會、過夜、為您送上晚餐、接送及禱告。但我和家人,都為您所作的感到驕傲及自豪。您的信念、您的勇氣及付諸行動的決心,實在是我們的榜樣。小時候,我感到很驕傲,因我有個「很勁」的爸爸;現在長大了,我仍然為您感到驕傲,但我同時明白「很勁」的背後,原來是背負著一份重擔。爸:我很不情願看著您要面對可能的刑責,但,我是明白,亦瞭解。想到這裡,我知道我們都需要有大衛擊敗哥利亞的信心迎戰我們的未來。爸,請加油!不用替我們憂心,我們一直跟您守在一起。
                         
兒子:牧華敬上
                       2014年12月3日清晨

分類:佔領

18 replies »

    • 感谢朱牧對柴浸、東区医院
      及我2位朋友(李姊妹、蔡姊妹)的好
      牧華、不需難過
      耶穌也是公民抗命烈士、
      只是他知道这世上的政府己受撒但、邪惡操控、
      耶穌是順從政府、但沒有向惡勢力妥協
      我們话在世上、但不屬这世界的!
      我們的家是天國!
      神知道點做!
      為你爸爸祈禱!

  1. 謝謝佔中三子的全心全意地付出⋯⋯歷史一定會還你們一個公道!

    朱牧師和戴教授一様有這樣優秀的兒女!

  2. 首先要多謝戴教授,陳教授,朱牧師你們的對這次運動情操我絕對不會懷疑,我有幸參加本人肯定是受你們的感召,但對於外界的批評是不敢苟同,每人對運動都有底線的,你們只希望不要有人受到傷害啫有咩唔啱呀,另外對於你們的家人,請容許我以真誠的心說聲“對不起“,你們家人不應有任何傷害的,請保重身體,我們一起繼續為香港的未來奮鬥,好嗎?😭🙏

  3. 作為牧者,自己從上帝所領受的是赦罪的恩,故耶穌基督吩咐門徒要傳的是悔改赦罪的道,將上帝作在自己身上的與他人分享,讓別人從自己身上看到上帝的作為和恩典。然而,朱牧和戴生譲人看到的是自己的作為,他們連一句赦罪之道都沒有傳到,人們見到他們對上帝有信靠的心嗎?他們又有喜樂的心嗎?朱牧三十年如一曰,他傳的是自己的作為,上帝對他來說是睡著了!嗚呼哀哉!

    • 他們所作所為,有那一點符合聖經的話語,神所默許?胡作非為,借神來作盾牌;我看不出那點像基督徒?

  4. 未知佔中三子心目中的直選特首的人選是何許人也?你們期望那位直選出來的特首,要有甚麼成就才能滿足所有支持佔中和直選的香港人的要求?單批評廚子所弄的菜式不好吃,但自己卻不會做菜,總是說不過去的,是嗎?正如路加福音: 11:46 耶穌說、你們律法師也有禍了.因為你們把難擔的擔子、放在人身上、自己一個指頭卻不肯動。作為牧者,是否應當反思你所教導和分享,能否讓人認識上帝更多呢?不要再沉迷別人的讚賞之聲吧了!

    • 特首負責管理香港,當然是由香港人來選,不是由1200人來選。

      怎樣才算好特首,不是由佔中三子來說,是由香港人來說。

      中共選的董建華、曾蔭權、梁振英不單止是不好的特首,他們聲名狼藉,是很多人認定。

      Liked by 1 person

  5. 想起耶穌在世也沒有叫人反羅馬仲叫人照交稅,民主是否就是公義及正確無誤?耶穌就是被民主方式被人叫釘死了。佔中根本是欺凌老弱婦孺的行為,令到老人家及病人受到折騰,仲有的是生計受到影響的小市民又得不到賠償。這算甚麼的公義?基督的教訓去了那裡? 睇真一點你們犯的惡一點也不比保羅少,就是自以為義,冒認主的名行惡,仲事後百般狡辯美化罪惡。

  6. 在信的人, 凡事都能作。願上帝親自為祂的公義去申冤, 為祂的兒女保守一切的平安。壓傷的蘆葦, 祂不折斷, 那將殘的燈火, 祂不會吹滅。主耶穌會顧念他們所作的一切事, 無論結果如何 ? 那位掌管萬有的上帝必看顧及保守。詩篇125:2
    《眾山怎樣圍繞耶路撒冷, 耶和華也照樣圍繞祂的百姓, 從今時直到永遠。》祝福你們各人都平安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