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

傘下這群暴徒 / 區家麟

(原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本文為改寫版。)

IMG_7887金鐘的那些日子,海富中心每到深夜,有一位結他歌手叫香蕉奶,自彈自唱,漸漸地,聚了一群人,每晚坐在梯級上,聽他溫婉的歌聲。(再聽聽他唱這首梁詠琪的《Today》)

這群人,如果叫「暴徒」,真的丟盡「暴徒」的臉,污衊了「暴徒」的名字。

我在佔領區,遇過好些最善良、最溫柔、最堅定的人。75日,仍然只打爛了一塊玻璃;最強的武器,仍然是頭盔眼罩保鮮紙;有一人想執起磚頭,旁邊有十人阻止;暴徒狀甚威武,但是,龍和道「戰役」,幾十個警察,就可以沖散一千人,除下頭盔眼罩,他們都是普通的年輕人。

雨傘運動期間,反對者愛挑剔、愛標簽,說參與的人是「廢青」、「金毛飛」;還有「儍佬」、「易服男」和「流浪漢」云云。

一場全民運動,總會有各種奇人異士參與其中,懂得包容尊重的人,會明白「金毛」是一種選擇,「金毛飛」也可以爭民主,「無業」青年正好把握時間親身體驗;莫笑別人太瘋癲,人家也可能覺得你偏執儍戇,如果說街上有瘋子,你看看電視裡的大人物,誰比誰瘋,實在不敢說。

這些世俗眼光看來「不正常」的人,雖然只佔示威者絕少數,卻深得好些傳媒鍾愛,一有發現,如執到寶,大書特書,誣衊整場運動。

這個城市,很多人對「偏差」敏感,對「正常秩序」有莫名的執著。平日上下班,路上塞車一小時,習慣了,很正常,無怨言;佔領運動令塞車多塞十五分鐘,就要大發雷霆;建制派工會開記者會,找工人來哭訴佔領運動令他加班少了,生活艱難,這種工人要加班才夠餬口的「正常秩序」,竟然有工會認為是要捍衛的常態;也有很多人,開口閉口就罵立法會議員掟紙掟蕉成何體統,卻對立法會組成方式的不公平不公義,不聞不問,或視若無睹。

「日常」不等如「正常」,每天的規律,不一定合理;追求「有秩序」,也要問,秩序是誰人所訂。

***   ***   ***

相關文章︰

正常

風中之燭,莫失莫忘

有關正常︰Ms Yu: 飛越瘋人院時代

分類:佔領

3 replie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