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命時代

雨傘運動是不會完結的——12月11日夏愨道被捕後記 / 林兆彬

10834123_392713087552017_1378949755_n
(相片提供:潘大浪)

執筆之時,金鐘佔領區的清場行動已經完成,並恢復行車,在抗命行動中被捕的筆者亦從屯門警署釋放了。

從第一日開始,雨傘運動就沒有按照「和平佔中」本來的劇本發展,在經歷了75天之後,已經進入了膠著的狀態。有趣的是,在金鐘清場的這一日,在夏愨道進行的一場堵路行動,甚有「和平佔中」劇本的影子,亦為雨傘運動畫上了一個逗號。

參與佔領的人數已經不斷下跌,而支持運動的民意亦慢慢減少,實在難以將運動升級,運動變得膠著。而且,在現階段暫時沒有人能夠提出到一個具體而又廣泛認同的運動轉化方式,亦沒有人能夠號召群眾主動退場。因此,留守最後一刻直止清場被捕,或許是最漂亮的結束佔領方式。就算輸,也要輸得漂亮。

貫徹公民抗命的精神,不合作到底,亦突顯出政府以清場來解決政治問題的荒謬。歷史會記低這一頁:「群眾抗爭堅持到最後,政府在沒有回應民主訴求之下,運用武力清場的無恥」。被捕人士包括多名來自各界的知名人士,希望能道德感召更多的香港人,在未來參與民主運動。另外,留守到最後一刻被抬走和被捕,表示願意承擔法律責任和尊重法治,亦可回應建制派一直以來的批評。

筆者一直鼓勵公民抗命和參與雨傘運動,亦無理由不留守至清場被捕。幸好,監警會人士在場,警方使出「公關騷」這一招,給予被捕人士「正常」的待遇。由準備拘捕至到被釋放,整體的待遇也可以接受。警察表現得頗禮貌,甚至會主動關心被捕人士、提供毛墊。屯門警署所提供的飯盒竟然有味道不錯的雞粥、煎包和燒賣。不過,這場公關騷太過刻意,反映出警方是為了挽回公眾對警隊的分數,又或者意圖製造佔領者是非理性的形象。

最深刻的感受是,警方拘捕堵路者的行動非常慢,只有二百多人,但由下午四時多開始直至晚上九時才完成,足足用了約五小時。起初堵路者還可以自由進出封鎖線去廁所,但在七、八時左右開始就只可以離開,不准再進入堵路範圍。

另外,在警署經歷的程序極度繁瑣,由資料登記、拍攝犯人照片、打手指模、搜身、落口供等程序,足足用了大約十小時,感覺上已經半癱瘓了一間警署。負責打手指模的警察,不斷用手大力為印台加墨,接近手抽筋;拍照每名犯人的照片時,要用上傳統菲林相機、即影即有相機和數碼相機三部機,在拍攝途中曾經耗盡電芯,這些情景都頗為惹笑。

假若有更多人願意被捕,相信警方是難以應付,直接增加了政府的管治成本。長遠來說,公民抗命等不合作運動所給予政府人員龐大的工作壓力,他們自然會產生怨言,這或許會讓建制內部出現裂縫和分化,影響政府的管治效率。歷史告訴我們,不斷增加政府的管治成本,最終必定能夠迫使政權妥協,回應人民的訴求。

雨傘運動的逗號,象徵著新一輪的民主抗命運動正在醞釀。香港人,共勉之!

2 replies »

  1. “歷史告訴我們,不斷增加政府的管治成本,最終必定能夠迫使政權妥協,回應人民的訴求。" Really? Alway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