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拆掉這高牆 / 蔡東豪

Mike via Flickr

Mike via Flickr

跑步難,難在身和心同時面對衝擊。身體衝擊還容易應付一點,適當治療和休息,問題通常可解決,但心靈面對的衝擊沒有可靠解決方法。跑步是一項關於處理心靈的運動,信我,這形容相當準確。奈何心靈是深奧和難觸摸的東西,處理談何容易。

從小到大,家庭到社會,我們被灌輸謙卑的重要。做人不要把自己放得太前,把自己看得太高,須考慮其他因素,特別是其他人感受,總之謙卑一定沒錯。跑步需要謙卑嗎?很多人認為需要,我覺得有問題,懷疑這些人把謙卑和量力而為混淆。量力而為不是做人態度,而是理性計算。前段不可放得太盡,因為自知能力有限,後段體力不繼,得不償失。怎不謙卑的人,也懂得計這條數。

跑步者覺得謙卑是一種令人舒服的狀態,因為他們不想招來外間的注意,只想一個人靜靜地跑。其實就算一班人一起跑,最後也是一個人靜靜地跑,因此這種求靜的心態是多餘。跑步者追求謙卑,是因為以為這樣做,心靈便不用面對太多挑戰,然而,跑步本質是一項須不停面對挑戰的考驗。釋放自己,讓心靈尋找自我,不計較多此一舉的謙卑,這感覺可以很美妙,跑步者忘記雙腳竟然可以這般輕鬆。

跑步者可以是數學家,需要計的數可以很多,而最辛苦的一條數,是達到為自己定下的時間目標,這種計算在比賽時特別明顯。跑步者大都不信天份,相信多少耕耘製造多少收穫,賽前一定盡可能進行適量操練,比賽時候條數怎計也可能是太遲。信自己吧,欣賞比賽的獨有風光。這場比賽是屬於你,也只有你。

有些跑步者需要外來物來幫助忘掉跑步的不適,例如聽音樂。我怕帶太多東西在身,跑步應該是輕盈。還有,我視不適為跑步的必要,怎跟不適共處是跑步奧妙之一,當我懂得欣然接受不適,我覺得我真正在跑。至於聽音樂目的是解悶,我的意見是,既然跑步是悶,不如不跑,世上有很多不悶的事等閣下做。

跑步最大心靈障礙,是跑至最後階段差不多必定出現的高牆。跑到這時候,跑步者是雞蛋,在高牆面前脆弱不堪,很多跑步者被高牆嚇倒,接受高牆堅不可破,還安慰自己,跑到這麼遠,已是盡了全力。有些人視高牆不見,相信雞蛋的力量,向高牆衝過去,然後發現高牆不可怕。相信自己,一鼓作氣,可拆掉高牆。

由開始跑到最後,跑步者也有這心態:不能完成比賽,怎辦?這場比賽是自己揀,自己跑,自己完成,一日仍在跑,這是一場永遠未完成的比賽。不要想太多,跑吧!

【原文刊蘋果日報】

分類:跑步

Tagged a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