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被逼」捐款給建制派的Colour Run/園丁

colour run

被譽為The Happiest 5K Race、全世界不少城市都有舉辦的Colour Run,上周日終於來香港,萬六個名額即日爆滿。不過賽事引起一些爭議,先是賽後如何處理染色粉末的污染,以及賽事報名費的捐款部分,受益的團體--東涌安全健康城市──有政治色彩,主席是民建聯的周轉香。

先談污染的問題:粉末雖然無害無毒,但殘留在地上的顏色、沖到海上的觀感肯定麻麻地。不過,是否因為污染而應抵制Colour Run?這就要看看Colour Run其他的界外效應,是否能抵得上污染了。正如大型馬拉松動輒要用十萬紙杯,但不可能因為要慳紙杯而停辦,因為辦馬拉松賽事的其他意義,超越了十萬紙杯的價值,最重要是主辦單位要把污染減至最低。

若果Colour Run是可以吸引一班,從來不運動的年青人開始跑步,養成運動的習慣,長遠令城市更健康,減少醫療及其相關開支;以及讓跑友可以貨比三家,對主辦者有要求,長遠提升本地賽事的水平;同時處理好顏色污染,Colour Run是值得繼續舉辦。

捐款的政治問題比污染複雜得多了,因為香港並沒有一個中立、專業及公正參與的制度或委員會,處理大型活動的封路申請。除了渣馬這些有政府最高層由上而下照住,申請年年例批的活動,只要警方、運輸署或區議會反對,任何申請都是浪費力氣的徒勞無功。

警方和運輸署是信奉多做多錯、少做少錯、唔做唔錯的守舊官僚,Colour Run上年就碰釘失敗了。要突破缺口,只能在區議會的層面,爭取每個區議員的支持,從而借區議會向政府部門施壓,所以純牟利的活動並不能擧辦。

但即使有慈善募捐的元素,區議員幹嗎要支持一個,沒有後台撐腰的跑步活動?因為絕大部分區議員對跑步無興趣,也不懂得欣賞跑步的意義,況且絕大部分跑友都不是區內選民,更何況封路又會惹來個別人士投訴。沒有利益給區議員(美其名是回饋社區),又怎可能換取他們在議會上的支持?

因為建制派擁有大量資源做地區工作,選民又對小恩小惠的蛇齋餅稯甘之如飴,再加上政府再委任多一批建制派的人士做議員(下屆終於取消),所以無論商界、NGO或其他團體,想在社區做甚麼,都要過建制派議員的一關。這大概解釋了,為甚麼Colour Run要捐款給民建聯做主席的團體,從而借建制派的影響力令政府不敢反對。

在一個政府觀念守舊、地區事務話語權又遭建制派壟斷的香港,Colour Run可說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分類:生活, 跑步, 政治

3 replie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