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

提早落空的減廢承諾?/朱漢強

歷經4個月的討論,可持續發展委員會這個月(12月)會就廢物收費計劃,向環境局提出家居、工商業同步收費的建議。委員會強調家居部分,最終會按照每戶的棄置量收費,但最具爭議的,是會有3年的過渡期。

設3年過渡期 每年少減200噸

環保部門不是說垃圾問題迫在眉睫嗎?給3年的過渡期,緩能濟急嗎?抑或在自相矛盾?

言猶在耳,環境局去年(2013年)才提出《香港資源循環藍圖2013-2022》,明言2022年要循源頭減廢4成。而拉動減廢的主引擎,是廢物按量收費這列火車頭法規,並預計2016年盡速出台。根據外地經驗,有關法例至少可減兩成垃圾。問題是,可持續發展委員會當下提出的立法建議,既有最長3年的過渡期,又採納最低的徵費水平,等同把減廢效果先來個七除八扣。

香港人每日扔掉的都市垃圾(未計三千多公噸的建築廢物)超過9,000公噸。過渡3年,在最壞的情況下,等於原來可以減少的兩成垃圾,都要塞回空間買少見少的堆填區,化成數字,就是每日9,000公噸x20%x365日x3年,結果是197.1萬公噸的垃圾,充以填滿570個奧運標準泳池。即使打個對折有1成的減廢效果,也代表有接近100萬公噸的垃圾,要尋覓「土葬」歸宿。

末端處理一拖再拖 減廢迫眉睫

雪上加霜的是,廚餘堆肥廠招標延後,減廢的壓力有增無減;三堆一爐等末端處理設施的撥款又在拉布中一拖再拖,在兩面夾擊下,原來的「迫在眉睫」,我看已經火燒眼眉。

可持續發展委員會轄下廢物收費支援小組9月討論過渡期時,基本上有兩派意見,其一是容許屋苑先採用按幢按重量/體積的過渡收費做法,認為有關做法操作較簡單、成本低,可減少推行阻力及爭拗,待熟習後再轉用按戶按量的收費模式。對於準備充分的大廈,則直接採用按戶按量收費,而其經驗則供其他屋苑參照。至於提出的過渡年期,分別有2年、3年及5年。

另一派成員則認為,所有收費辦法都存在執法和監督的困難,而收費計劃的終極目標是達致污染者自付和公平原則,故應即時全面推行按戶按量機制。只要計劃落實初期嚴厲執法,毋須設置過渡安排。成員亦憂慮過渡期只會讓特別是物管選擇按幢模式,拖延減廢時間及成效,對存心違法者更起不了作用。

即使有過渡期 勿多於2年

羅列以上論點,並非論斷是非對錯,而是提醒環境部門的官員,無論最終採納怎樣的(組合)方案,都要及早告訴公眾,有關對策能否兌現2022年的減廢期票。如果不成,又如何回應垃圾圍城的危機?盡早開誠布公,用行動、數據說服大家,這是官員應有之義,總好過日後被人批評無口齒、開空頭支票。

筆者有參與以上過渡安排的討論,明白執行計劃的挑戰,即使有過渡期,也不應多於2年。在此期間,當局務必軟硬兼施,創造促使更多大廈參與按戶按量收費的條件,譬如對減廢有成的屋苑多加表揚。畢竟物業管理公司每年都有把「企業社會責任」報告「做靚」的壓力。

原載於2014年12月13日《香港經濟日報》

http://www.hket.com/eti/article/31a57a6f-09e8-4c43-be98-593334bc8bbd-659703

分類:Gree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