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辦公室賤人是怎樣煉成的?/徐緣

整個雨傘運動中,警察經常被指控濫用暴力,但我認為其對警隊形象的破壞,都不及12月1日包圍政總人士被驅散後,警員在金鐘天橋被拍到的那幅伸脷扮鬼臉照。警方暴力清場,即使所用武力不合比例,還能辯解說以清場目標為本,執行上要雷厲風行,讓示威者不敢再度集結。但那小學雞的扮鬼臉,卻是心理失常的表現,反映背後心態不是執勤恢復社會秩序,而是純粹討厭抗爭者的情緒宣洩,鏡頭中影著那位公僕的鬼臉,是我見過最令人厭惡的容貌,敗盡警察形象。

今次運動引起大眾對警察的敵視,也衍生為何正義化身會變成如此的討論,當中最多人引用參考的,是美國心理學家Philip Zimbardo於2007年所寫的《路西法效應:好人是如何變成惡魔的》。書中講述七十年代於史丹福大學心理學系地下室的模擬監獄實驗,當中找來24名心地善良的學生,隨機分成兩組,分飾獄警與囚犯,模擬兩周的監獄生活。開初大家還抱持玩耍心態,但慢慢獄警變得越來越入戲,心理上把囚犯學生視為罪人而虐待他們,這樣做激起囚犯反抗,換來獄警更加投入的惡性循環,最後導致局面失控,實驗提早完結。

獄警學生的失常,被視為出於穿上制服及太陽眼鏡後產生的權威感,加上整個模擬環境的真實性,以及囚犯學生的激烈反抗,讓他們心態產生異變,淪為莽顧人命的壞人。路西法效應所帶出的核心思想是,好人突然變壞,很大程度上源於環境及制度的安排及轉變。

商場上,路西法效應同樣生效。

我清楚記得有位舊同事曾跟我真情對話,她先前在一間跨國護膚美容集團工作,而那間公司以旗下不同品牌隊伍勾心鬥角互爭資源聞名:「嗰時條條team互爭上位,上面啲阿姐鬥來鬥去,好多辦公室政治,我嗰時番工前照一照鏡,會好憎自己,成日自己匿埋喊。依家嚟咗你條Team,大家互相幫助,開心好多,覺得自己都靚咗。」

有人說,每個辦公室總有一些賤人。作為管理人,我覺得賤人的出現,某程度上也與上司所建立的工作環境有關。不同環境設計,可以勾出人性的陰暗面,也能激發人性的光明面。管理學有兩大門派,其一相信競爭,鼓勵公司內部互拼,從競爭帶出進步。另一種講求和諧協作,但問題是太安穩的工作環境,或會讓員工不思進取。

我是後者的信徒。

以競爭激發員工潛力有其道理,但就我過往所見,鼓催互鬥文化往往淪為非實力較量,最後變成內部互搞小動作放毒箭,對公司產生最嚴重的破壞 - 內耗。反之鼓勵協作,在非緊張狀態下個別員工可能變得懶散,但卻為正常同事提供了一個更友善更快樂的工作環境,讓他們更投入工作。而在互助互勉下,也更能達至工作上的協同效應。至於散漫問題,我覺得上司也有責任。我相信沒有人喜歡一事無成,員工懶散,是因為他們看不到自己工作的價值,以及得不到別人的認同。上司的工作,是讓下屬明白各個崗位協作下整間公司所能衍生的社會價值,為每項工作賦予一份意義,並不時鼓勵及肯定員工。我認為沒有人天生喜歡做賤人,上司有責任建立一個避免賤人滋生的工作環境。

路西法效應的另一啟示是,做不做賤人,其實大家也有選擇權。若發現工作環境讓妳無可避免變賤,妳可以選擇離開。世界很大,職場廣闊,肯做總能找到一片天。要我為求仕途放棄良善,我寧願窮著心安理得。早前在TEDxKOWLOON的年會上聽嘉賓演講,一田百貨CEO莊偉忠的一句話深得我心:「工作身份不能凌駕做人。」一個崗位可以做上十年八年,長則二三十年,但做人卻是一世的事。在人生短短的某一工作生涯變為賤人,而沾污了自己的一生,我認為不值。

莊偉忠說得有理:「真誠是無敵。正直、誠實是做人最基本的態度。我們習慣以假面孔保護自己。其實,前前後後有好多好人,只要你肯行前一步,就可以吸引更多好人一齊。」

我相信由善良有心人所組成的公司,較易成為成功的商業機構。

分類:生活

4 replies »

  1. 徐緣,

    非常喜歡你的文章!說話直接又不會太狠,言之有物之餘,最重要還是有良心!
    之前看過你的書,希望你繼續寫文章和出版營銷書藉(易入口,連我媽都明白,太好了)
    加油!

    Liked by 1 perso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