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

有今生 無來世 — 給園丁的回信/Yvonne Lai

(編按:本篇是讀者 Yvonne 讀過園丁的《有今生 無來世 暗角馬拉松後》給主場博客群的留言,題為編輯所擬。)

Hi 園丁,

沒想到能夠收到你的回覆,非常振奮!這些天我們仍在,雖然工作忙碌,但大家也依然斷斷續續的留守,東防的人雖然少了,但心仍在。

今晚,或許就是最後一夜。清場對我們而言並不可怕,怕的,是清場過後的善忘與「適應」。是否終有一天,我們慢慢的習慣了事實的扭曲、暴力與權力的相互依傍、權貴高位的嘴臉⋯⋯?

也許到今天,大家都覺得這個運動,是時候完結了,反正也沒什麼得著;但在我看來,香港不同了。有人看到撕裂,我卻看到了更多的包容與接納。

我們有多久沒有聆聽身邊人的聲音?有多久沒有靜心一起懷抱著明知渺茫的希望?我看著東、西防的人,我們有的是白領、公務員,也有很多大家口中的「廢青」。他們脾氣或許較暴燥易怒,但在面對挑釁時,卻往往拉著我們這些「意欲」張牙舞爪的女生,叫我們冷靜;我相信街頭上的他們都不是這樣吧,哈哈。

至少 ,「廢青」這個定義,從此不一樣(笑)。

今夜要走了,我也會回去,執拾也好,拍照留念也好,這一個地方,曾經如夢境一般的所在⋯⋯

我們認識了很多不同的人,有黑幫大哥(笑),有投行高層,有餐廳老闆,有技工,有傻頭傻腦的小伙子,甚至我在這裡認識了我現在的男朋友(一起守防線,就像隊友們說的「你出嚟佔領,佔佔下到你比人佔領咗喎!哈哈哈哈哈哈⋯⋯)

重點是,我們發現了,原來自己愛這片土地。就像戀愛一樣,發現愛是一個特別的過程 — 如果你戀上的是腦海裡千百回幻想的美好與夢幻,那不過是迷戀;唯有你見過對方的千瘡百孔,依然願意執手相行,才是戀愛。

這個城市曾經讓我失望、覺得膚淺,是這一次讓我重新發現,這個城市與人民的美好底蘊;雖然它不像昔日一般璀璨,但它是我的家,是我喜歡的土地。

我站出來的主因很自私。我希望下一代,無論是誰的下一代,可以無懼發聲,如此而已。

在這裡渡過了我的生日、忍過暑熱與寒風、在只有垃圾膠袋鋪墊的地下睡過、在熱心人捐贈的帳篷與厚厚地墊上睡過、吃過你們送的小吃、熱飯、熱湯,在這裡被藍絲罵過,被立場不同的黃絲罵我們「hea 坐」、有人衝立法會的那一天,我們築起人鏈,面對著 gull gear 的警察、在龍和道吸過催淚的味道、護著兩個小女生往後跑,看著街上大量的傷者,一聲又一聲的「 first-aid 呀,first-aid 呀」、學會了爬石壆、男朋友拖著我在街上跑離催淚水與警棍,兩個人相識至今吃得最多的是 7-11 熱食(認真,這樣的熱食,遠較「幸福地」生活在平行時空中什麼也不願看不願知天天大魚大肉來得窩心)、在夏愨村裡收集垃圾、膠樽、每晚的巡邏、下大雨時一起支撐著虛弱的營幕、整隊東防全身濕透的去 369 飯店吃夜宵。

每一個時刻,都是由我們所創造。「我們」不單是留守的眾人,更是場外打氣的你們。

兩個多月了,兩個多月來,我多了很多家人。我會想念你們,即使素未謀面。

祝大家安好。

Yvonne Lai

延伸閱讀
有今生 無來世的暗角馬拉松(上)
有今生 無來世的暗角馬拉松(下)

分類:佔領

1 reply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