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命時代

就算清到個場,都清唔到我哋個心 / 林兆彬

IMG_7816

這場波瀾壯闊的雨傘運動,已經持續了七十多天,即將要迎接「被迫清場」的結局。一想到這裡,難免感到悲傷和鬱悶。就好像是會考放榜前夕一樣,擔心成績可能會「爛grade」而不想去面對。

最令人傷感的是,假若我們是以「2017年落實特首選舉真普選」作為運動目標的話,不得不承認,我們即將要迎接一個階段性失敗,同時也是過去三十多年的「民主回歸論」的失敗。我們連梁振英下台或重啟政改也爭取不到,一想到這裡,難免會唏噓幾聲。

原來如此大型的公民抗命和長期佔領車路的雨傘運動,也未能夠成功為香港爭取到真普選,原來當權者可以無恥到一個地步,可以完全無視人民的訴求,以法庭禁制令和警方武力來清場,企圖解決政治問題。在香港人面前的,可能是人類歷史上最高的高牆——中國共產黨政權,一個統治最多人的極權國家。

掌握著公權力的梁振英政府,可以運用武力清場,清走佔領區內的所有佔領人士、帳篷、示威橫額和藝術品,但絕對清不走香港人對民主的追求,清不走香港人對過去七十多日雨傘運動的記憶,清不走香港人對催淚彈和黑警的憤怒,清不走中共和梁振英政府的無恥,清不走國際社會對雨傘運動的讚賞……這些都烙印在歷史之中。

在清場之後,我們一定會問:「究竟以後要怎樣做才能夠爭取到民主呢?」無人知道答案,但可以肯定的是,我們絕對不用灰心。今次的失敗,可能只是時機上的錯,因為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共財大氣粗,向國內外擺出一幅強硬的姿態。

樂觀的是,雨傘運動已經令大量香港人覺醒,明白到威權政府是怎樣的一回事,讓無數香港人接受了以犯法的公民抗命行動來爭取民主,當中更包括大量的中學生和大學生。按這個趨勢發展下去,只會有愈來愈多年輕人不支持這個威權政府,意味著政府的管治只會愈來愈困難。管治成本不斷增加,距離真普選就會愈來愈近。

社會運動就算獲得階段性失敗,也是一個喚醒群眾的過程。近年香港的社會運動就好像滾雪球一樣,一次比一次大,喚醒了愈來愈多人。例如五區公投、反高鐵、反國教、HKTV發牌事件……五年前的政改運動失敗之後,誰又會想到在五年後會發生「佔領中環」和「雨傘運動」呢?

今次的堵路和佔領只是爭取民主的其中一個辦法,公民社會在往後要再思考如何擊碎中共這幅高牆。公民社會不斷在失敗中累積經驗,只會愈來愈成熟,總有一天會思考到未來民主運動的新方向。只要我們相信獨裁政權終有一天會倒下,而民主才是長治久安的制度,民主一定會戰勝歸來!

(寫在清場前的一晚,12月10日)

1 reply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