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葉劉你試過捱餓嗎?/鄧敏琳

1415334321_5e9c copy

葉劉淑儀早前說,有警員回警署只能吃其他警員吃剩的半盒飯,覺得警方好慘。當然,警方馬上回應指於行動期間一直提供足夠的膳食。(有警察朋友告訴我,伙食根本好得不得了,早午晚加下午茶,吃不完還可打包拿回家)

如果警方膳食充足,即是葉劉亂噏廿四,又或者她覺得吃剩食真的好慘,所以拿出來論證警方慘。重點來了,為甚麼吃剩食會好慘?

我想,如果一個警員回到警署,看到其他警員吃剩半盒飯,覺得「嘩你咁浪費」,於是動口吃完那半盒飯。那麼,這個故事根本是環保局一直提倡的「食唔哂都唔好嘥」的最佳示範呀!
葉劉那種姿態,點出了社會上仍然有人覺得吃別人剩下的東西是非常羞家的行為。正是這種心態,令香港變成一個終極浪費的城市。

大一那年,我跟隨朋友一起到垃圾場拾荒,發現超級市場每天扔棄大量尚可進食的食物,壽司、魚生、三文治、鮮榨果汁等,全都還未過期就已被連盒扔至垃圾膠袋裡。我們把這些食物收拾起來,拿給附近的露宿者,有些露宿者不喜歡吃生冷食物,我們就一盒盒魚生當宵夜。那些食物若不被我們「拯救」,就是運向堆填區被當作垃圾一樣處理,香港每日的都市垃圾裡近四成是廚餘,那是因為我們既沒有好好監管飲食業,本身的生活習慣也是對剩食感到漠然。

因此,吃別人的剩食根本不是甚麼羞愧的事,吃剩食常常是出於一種不要浪費、珍惜食物的心態。
正如每位母親會吃小朋友的剩菜一樣。
中原地產施永青也在一次訪問中說,和同事到茶樓飲茶,看見上一枱客人吃剩點心,他會拿來吃。環保團體自然脈絡的創辦人「野人」餓了會去麥當勞撿別人吃剩的薯條吃。
今年在玻利維亞旅行,我們那團人吃光了自己的食物還覺得餓,看見別桌剩下好幾人份量的意粉,便拿過來老實不客氣的全吃光了。在中南美等國家旅遊,很少看見別人浪費食物,即使份量再大,他們還是會全都吃光,吃不完的往往是已發展國家的遊客。

葉劉,我想告訴你,吃剩食一點也不可憐。可憐的是你吃剩食物後任由它們運向堆填區掩埋、發出惡臭兼難以分解,然後香港此刻垃圾圍城、堆填區飽滿、廚餘量相較鄰近國家多出一倍。

葉劉,最後,我想問你,你試過捱餓嗎?捱過餓的人,是不會浪費食物的,也不會介意他進食的東西是不是剩食。
學民思潮成員黃子悅,絕食了118小時,第一餐在醫院吃了一碗粥,她說「食番野既感覺好幸福」、第二餐時她仍在說「從未覺得醫院既食物咁好味」。葉劉,你知道,有時候進食已經是一種莫大的幸福嗎?你又憑甚麼亂噏「警察食其他警員食剩的飯盒好慘」(根本是大話,警察吃足三餐)?學民思潮幾位成員在金鐘捱著寒風絕食數天只喝清水,只希望政府可以和他們對話,而你們的態度又是甚麼?現在又有一群香港人接力絕食了,難道我們香港人就不慘嗎?

分類:政治

2 replie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