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我和貓詳談佔中 / 蘆葦

DSC_0025
近來心情低落,雨傘運動開展以來,撤不撤、退不退,已教人苦惱。

萬般煩擾之際,看見眼前有一「肥婆」優哉悠哉地大字型攤在地上,自然好不生氣!

「你這傢伙!香港水深火熱之際,你卻一副闊佬懶理的模樣!」

肥婆耳仔晃了一晃,便無動靜。但我知道,她是聽得見的。

我續說:「對啊!香港就是有太多你這種傢伙,裝襲扮啞,只活在自己的世界,對社會發生的不聞不問!」

肥婆尾巴擺了一擺,沒反應。

「你知道嗎,很多年青人為全香港人爭取真普選,現在仍在金鐘、好天曬落雨淋,你知道嗎?那些差佬也被689逼瘋了,亂棍齊下,打得雙眼通紅,真的瘋了!若不幸,真的搞出人命怎麼辦?怎麼辦?好擔心。」

在我自言自語之際,肥婆突然坐起來望著我。然後開口:「喵~~~~」

「……你…你就是只懂喵!」

「那麼你期望什麼?對不起,我只是一隻貓而矣。」

「…嗯…也是………神馬!??」GULU說話?

「笨蛋,我們做貓的在家能知天下事,你以為我不知道佔中嗎?我也有看有線新聞和NOW的,就是不看CCTVB。間中你不在家,我也會用喵PAD上網,和金鐘的吹水、傻豹Facetime,了解詳情。他們多日來都留守現場,監看各區的垃圾筒物資。」

我一時嚇得失神,發夢嗎?…算吧,就當是發夢吧。

「那…你認為佔中應否繼續?」

GULU沒理我,如舊在清潔身體,舔完屎眼後,抬起頭說:「佔吧,你們要做的事還沒完成吧。我想笨實如你,也知道我們做貓的,也會霸佔地盤,佔了地盤,才有話語權。」

「那即是,你覺得無論如何也不應撤退?」

「我先講個故事你聽,很久很久之前,大約兩天前,我係附近辛苦經營的地盤,突然有數十條狗來到。你知我怎辦?」

「死守?」

「走啊!拼命走啊!你以為我們貓真的有九條命麼?」

「那你的地盤便不是沒了嗎?」

「…喂…屎盤很污糟,還不快去清理?」啊…是是是。

忙了一回後,GULU繼續和我說:「喵啊…我們貓呀,和這班狗奴才鬥了不知多年了,自你們人類站起來之前,我們都已經在鬥啦,一時之失、何足掛齒?我們做貓的,都深知進退的藝術啊。」

GULU續說:「生命最重要,留得貓尾在,那怕無魚吃?那班狗奴才,又大隻、牙又尖,口又大,怎能和他們硬拼?貓啊,是地球上最聰明靈活的動物了,一個地盤失了,便去另一個地方重建吧。這是長期的抗爭啊。退了,不代表失敗,最重要你知是甚麼嗎?」

「甚麼?」

「就是要爭取地盤附近人類歡心啊,每一地盤盡量要保持地方清潔,夜晚盡量不要喵喵叫,那麼附近的人類便變得喜歡你,甚至主動放下貓糧,有狗來時,我見不少人類還主動幫忙把狗趕走,保護我們,相反,你若得不到附近人類的歡心,他們會拿掃把趕你走架。地盤不重要,最重要是人心。」

我心想…你這傢伙在家的屎不就是由我處理…當然我沒說出口。我再問:

「我只擔心,走了,便甚麼也沒有了。」

GULU沒有說話,只死盯著地板。

「喂,你聽到我講嗎?」

「你見到嗎?」

「見到甚麼?」

「你就是甚麼也看不到嗎?地板啊!都是貓毛!」

「…是是是,小的稍後會清潔了,你便忍耐一下吧!」

「清潔當然要,但我想話你知,貓到過之處,總會留下貓毛,貓經過之地,總會留下氣味。道理一樣,任何運動爆發後,總會留下痕迹,總會對歷史產生影響,即使你現在看不見,感受不到。我曾聽吹水說有個理論叫甚麼『蚊滋效應』(我想GULU應指「蝴蝶效應」,她應沒見過蝴蝶吧…),一蚊滋係我頭頂飛過,我飛撲向牠所產生的氣流,可能會令房中的你紮醒啊!」…呀…蝴蝶效應應不是這樣說吧…但姑且方向相近啦…

「那行動升級是否更實際呢?」

「…我先問你,你知不知道我們的貓爪為何可以伸縮自如,笨狗們卻又不能?」

「…這個…這個…嗯…我知!因為爪突出來,行路不方便嘛!」

「行你個死人頭!我們閒時把貓爪收埋,是因為我們深懂要到最後關頭,才伸出利爪去拼命的道理啊!」

GULU續說:「我們貓不會打交嗎?會!我們貓不會咬人嗎!會!但總要在最後一刻才拼盡貓命啊!即使我們要打交,途中也會突然整理貓毛,貪靚?傻的嗎?是好讓自己冷靜下來,再謀對策啊!要打要拼,不是不可,但最重要是要清楚行動目的,冷靜分析局勢,才作下一步才是上算。」

「我也知冷靜的重要,但這個冷血政府,甚至連學生絕食也不聞不問!可以怎辦?」

「絕食…我們也會絕食啊!」

「是嗎?」

「你試試明天再貪便宜買那XX牌貓糧,我立刻絕食你睇!」收到收到…小的向天發誓,以後不會貪便宜買XX牌貓糧予你。

「你明白了嗎?絕食是以自己的性命表明意志決心,成敗得失或非首要考慮。你的對手若是一大班狼與犬,絕食,當然於事無補,但這是表達我們做貓的原則,貓的意志。」

「網上很多片段,我不知信甚麼才好,你也看過吧。」

「看過,看過便算,沒能記得。我們貓大多善忘的。」我知…

GULU續稱:「我說啊,你們人類只相信看見的事,一段片一幅相能說出多少真相?你們人類就只會用眼看東西知東西,一旦沒有光明,你們便什麼也看不了。我們做貓呢,在黑暗中仍能看得清看得遠,為什麼呢?因為我們不單是用眼看東西,還會用觸覺、嗅覺、去判斷、去分析事件、要多角度看事物才看得清嘛。」

嗯…「轉過話題,你討厭狗嗎?」

「嗯,要說清楚,我也有不少狗朋友,正所謂豬朋狗友,我也有很多,有的更是警犬。但我們做貓的很清楚,並非做狗的都是衰狗、我所知最衰那隻狗叫陸伯狗,陸伯隻狗,我們要認清真正敵人,無謂再於貓狗之間增加仇恨了。」

「你覺得我們最終會成功嗎?」

「如我所講,貓和狗都鬥了不知多少年了,現在養狗的人還是較做貓的僕人多,但我們深信終於有一天,會有愈來愈多人,會成為貓的僕人。放棄便沒有了,繼續堅持,還有希望。」GULU說。

「我經常在想,若最終發現,原來大多數香港人都仍只安於現狀,不求民主自由只求三餐一宿,我們現在做的是否全是白費?」

「我不知你道你們人類怎麼想,但即使全世界人都成了一條哈巴狗,搖尾乞憐,我們仍會堅持我們的貓樣,仍會堅持貓的自由和自尊。生來一條自由貓,死去仍是自由貓,這是貓的驕傲,絕不妥協。」

我們勝算多少?我追問

「真的很抱歉,我只是一隻貓而矣…。」

我突然從床上醒了,啊,原來是南柯一夢…走出廳,看見GULU仍舊那副模樣。

我也是一個普通人而矣,我不知雨傘運動的最終結果如何,但可肯定,即使最終無奈退場,也不代表運動失敗了,爭取民主自由,從來都是長期戰爭。運動已進入新章,希望各人愛護自已,保留實力。

願每人心中都能撐起一把黃雨傘,自然無畏無懼不怕風吹雨打。

 

原文見:http://goo.gl/S0PbRf

FB專頁:http://goo.gl/5DpTyS

分類:生活, 抗命時代, 政治

Tagged as: ,

2 replie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