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命時代

企硬不談判又如何?!/易惜行

IMG_0765.PNG

昨天寫了一篇《沒有談判下的雨傘運動》,寫完後,放上「主場新聞博客」網站,過了半天,回看一遍,才發現文章漏寫了一段,令文章似乎是在鼓吹一種談判妥協的觀點,要是在原文修改,重新上載,總是覺得有點「奸茅」,那就在此另寫短文補充一下吧!

我並不是鼓吹必須要談判,拒絕談判不是問題,當然,談判亦沒有問題,策略性地跟政權作出妥協亦不一定有問題。那麼我在《沒有談判的雨傘運動》一文中要指出的是什麼呢?我要指出的是沒有任何資訊的支撐之下依賴政府的讓步來作出留守或是退場的決定是不智的。換言之,政府不讓步,就留,政府讓步了,才有撤的可能,這樣子被動的策略才是我認為有不妥當之處。

當然,雙方的枱面或是枱㡳談判有助推敲出對方的底牌,因此我才在前文一再論及談判並以此為題。

好了!那麼完全拒絕談判可以嗎?換言之,一開始就擺出我方一步不讓只有對方讓步的姿態可以嗎?雖然我不太贊同這樣的姿態和策略,但我不會說這樣的姿態和策略一定不可行。

在非暴力的公民抗命之下,此一險著必須具有很強大的民意支持之下,並且在運動過程中,帶導者必須有能力令參與者保持行動及行為一致,留就一起留,撤就一起撤,貫徹非暴力原則,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有限度違法以盡可能減少對民眾生活的滋擾,才能對當權者產生巨大的壓力和挑戰,並且得到更多市民的同情甚至參與。但要佔領群眾做到上述如軍隊般的紀律性,難度只怕比起叫梁振英做番一個人更加大。

好了!再來看「讓步」這個議題,我們假設政府會讓步或是說我們欲促成政府讓步,還是假設政府不讓步,制定的行動策略是非常不同的。我的主張是凡事都必須有所依據,不能閉門造車或是憑著單方面的意願行事。雨傘運動中段,政府不會作出具實質意義的讓步的訊息已經非常明顯,我們應該以政府不作任何讓步的前提之下去部署行動,這既較為符合現實,亦給予自己最彈性的行動空間,不用受制於對方的行動或是不行動。

我承認目下政府清場在即,說這些都已經有點不合時宜,還是那一句,警察清場之時,對自己和對雨傘運動最大和最後的保護是不去作衝擊,讓非暴力公民抗命的精神在這最後的一幕充分地表現出來,感染更多香港人在「後雨傘運動」的抗命時代一起繼續努力爭取真普選,誠心所願!

相片出處:香港蘋果日報

3 replies »

  1. “要佔領群眾做到上述如軍隊般的紀律性,難度只怕比起叫梁振英做番一個人更加大。”
    我諗兩者一樣咁難。
    其實,應該係冇可能。

    後雨傘運動嘅重點,正如作者所講,必須強調非暴力原則,以政府嘅麻木不仁,作為我哋出師之名,呢個道德高地守得住,以後條路會好行啲。

  2. 「盡可能減少對民眾生活的滋擾,」

    按此原則,當𥘉戴耀廷的佔中構想已是不妥,佔領超過一週就必須撤,或是只能佔領公園。

    如果有很多民眾支持爭取普選的行動,那就不是滋擾,但如果本來支持的民眾知道政府根本就不會讓步,他們又會覺得是滋擾了,除非支持的民眾因政府的不讓步而憤怒,把行動升級至大罷工、大罷市,那時政府可以不讓步嗎?但這並沒有發生,所以政府可以無視你們的抗爭。

    抗爭在現階段未能成功,是因為民眾的支持還不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