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給同情和捐了錢給警察打官司的反佔人士,請你們也關注曾為救援傷者而被襲擊的救護員/麥曦茵

10858438_10152864798983418_8055966123163260574_n

我們身處一個什麼樣的社會?當有好市民為壓力爆煲而一時失控暗角打人的警察籌得巨款打官司,「警察好可憐」之聲此起彼落;政治中立的救護員在救護期間被打,卻沒有任何聲稱愛港愛民的專頁提過救護員的貢獻,沒有任何一個反佔團體站出來保護救護員,為救護員發聲。

「有人問我我便會講,但是無人來……」手脫骹的傷者,在與急救員吹水時,哼起《浮誇》的頭兩句。在場的人也為歌詞心裡一寒,爆發充滿苦澀的笑聲。

警察是人,救護員也是人。同時為人民服務,為何有人受薪不斷揮動警棍是「好可憐」,有人不收分毫日夜輪班留守,不管對方身分、立場,只希望及時照顧到每一個受傷的人而遭冷待?這些急救員遇警襲擊,被叫First你老母Aider,甚至個別被警言語威脅放下傷者離開,卻有人會潑冷水說:「冇人叫你救人救到為人擋棍㗎」?

寒夜十二度,雨不停下,救護員阿 Li 在為一赤肩的少年推背按摩,空氣彌漫濃烈刺鼻的祛瘀膏味道。只見阿 Li 右前臂有著一大片瘀傷,再問還有哪裡受傷?被警棍蓄意攻擊的還有右膝關節,混亂中拉扯瘀傷也痊癒得七七八八了。蓄意的定義是?「其實當晚我們有穿反光衣…… 當時警察起初追打的是心口、氣門位置已中了一棍,呼吸困難的傷者,我身穿反光衣上前察看傷者,警察對我首先落棍攻擊的,是我的右膝關節。」阿Li 阻止警察再攻擊該已躺地無法自行離開的傷者,卻換來更變本加厲的辱罵和粗暴對待,驅趕他們離去,其中有警察甚至威脅說放下傷者就放他們走。那妳當時的反應是?「怎麼走?你手上攬著一個受傷的女仔,地上一個心口中棍,開始嘔吐的男仔,我不可能丟下他們走,要走,就讓我帶傷者一起走。」然後呢?走不了。另一位急救員阿恆說:「我們是來做救護,最初期,站崗的警察也會跟我們交流,在旺角衝突時有警察,有反佔中人士受傷我們也會急救,我們是政治中立,不管是什麼人,受傷的我們就去救,可是後來警察把救護員當成敵人,至那天晚上,他們好像錄音機般叫我們:快X d走,但手拿著著警棍像機械人般向前揮,我們根本無路走。」

「當晚在前線,我們狼狽地把傷者帶到角落,牽手築了人牆,還好當時有媒體在拍著,不然我們會繼續成為警察衝擊的對象。」這一幕被明報記者攝下。媒體記者和救護員有著緊守崗位進行報導及救護工作的義務,也應當有受保護及尊重的權利,但連日來,先有媒體記者被傷,連救護員也被當成敵人。

在「第六十四夜」中受傷的其中一隊流動急救隊隊員,自928開始自發組成,六十多天,來往旺角金鐘進行急救工作。在當晚海富的衝突中,他們也有為警員檢查傷勢,希望任何身分的傷者都得到救護照料。急救隊員萬料不到最吃力的工作不只是急救,竟然是將受傷的示威者和警察隔離,恐防傷者再受襲擊,過程中,救護員遭到警察辱罵及肉體攻擊,身上瘀傷處處,救護物資被奪走被損毀,只能抱著傷者逃亡。

「我們決定躲在人牆𥚃,先處理傷勢緊急的人。」緊急的程度是?「什麼也有,中胡椒水、催淚劑、頭破血流、手脫骹、骨折…… 很多市民也沒戴護具,腰、頸、心口中棍,有昏暈、嘔吐現象;有戴頭盔的來到這邊,頭盔也被打裂了,血一直流。」另一位一直沈默的救護員開口說:「我忘了一個鐘內爆了幾個頭,我記得的畫面,就是:「係咁」㩒住爆晒缸嘅頭,「係咁」加紗布,D血都「係咁」響我五隻手指滲出嚟……我呢一世都記得。」「係咁」就是「不停」的意思,書面語並不足以表達那種急切的語氣。

「洗眼也洗到心寒。」阿Li說:「近幾次胡椒噴霧的濃度已經比之前濃很多,試過幫一個男仔洗眼,眼瞼腫到像小籠包,我不是醫生,但很難相信這是恰當試用胡椒噴霧所做成的程度,胡椒化學物不被清除會影響視力。我用手指幫他扳開眼皮,個心好痛,胡椒(化學劑)貼在眼球邊的肌肉,清了好久也沒能全清,生理盬水又不夠其他傷者用。」

最近,我看到在網上流傳的一段片,四五個警察圍著一個僅站著並無武器的示威者,一個警察負責扯下市威者眼罩,另一個近距離瞄準雙眼噴胡椒噴霧,第三名警員上前補飛,示威者停步在原地不動,一嬌小的女警,本如小鳥躲在男警身後,上前伺機補飛再補飛,像對付甲甴使用殺蟲水一樣,示威者的眼睛前後共近距離吃了六七下胡椒噴霧。我看見的是:四個全副武裝的警察對待一名沒手持任何武器(連雨傘也沒有)的示威者懷著莫名其妙的恐懼,那女警,像個成功撲殺昆蟲的少女,又驚恐又沾沾自喜。我常聽說媒體形容警察冷血、失去了人性,我卻在這片段中,窺視到警察的兇狠和不留手,展現了最人性的恐懼;我覺得警方並不是因為示威者有同等的攻擊性而要加強武力,而是他們對於手無寸鐵卻絲毫不退縮畏懼的對手感到害怕,只能用更大的暴力去驅趕/恐嚇精神上更強大的對手,試圖令對方屈服於肉體的折騰。

何謂適當武力?已發展城市(所謂文明社會)的警隊均有執法指引,但只有該地域的當權者才可無限放寬所謂的「適當」和給予警方對執法對象過度使用暴力免受問責的膽量。

這種膽量壯大至部分警察可以混亂和壓力為由,去擴大施行暴力範圍,對象延伸至先是記者,現在是救護員。

受傷的救護員阿Li表示同Team的伙伴也受過無理攻擊和粗暴對待。受傷後為什麼不求醫?「我們對自己的傷勢可作評估,我們的結論和心態都一樣,現場需要我們留守應付突發的程度遠遠超過我們需要求醫的程度。」阿Li 瘀傷一大片的手,正在受傷少年的背上用力按摩。

為什麼救護員不事後報警投訴?除了留守是當前要務,坦然也怕被警察點相,阻礙往後的救援工作。據悉有不少救護員是下班後前往當義工,不想正職和身分曝光影響工作。有隊員則表示全家人都擔心他在現場有危險,如知道他受傷,家人會嘈到拆天;每個人也有自由意志,但每次聽到家人反對,心𥚃也不好受。

像有人會說:「出得來示威,預咗比人非禮。」「做記者預咗比人打。」這些顛倒是非的價值觀又新增一項:「救人唔去醫院救?有工唔去返,你當你係神可以拯救世人?」志願急救隊受盡冷言冷語,有部分隊員真的暫時放棄正職,全身投入急救隊隨時候命。阿恆輕描淡寫說:「揾錢返工幾時都可以揾,成世人流流長,但香港發生咁大件事,由催涙彈開始,見到咁多人有危險,我覺得如果自己做到而唔去做,我會好內疚好後悔。我唔係好叻,冇醫生護士資格,傷得重嘅都係要送佢地上白車;但細細個考FA,到有機會用,竟然係咁嘅場面,你一開始咗,見過現場有幾危急,D受傷嘅人幾無助,你就會同自己講:我唔可以走。一日現場仲有可能會有人受傷,自己唔盡力去救去幫,我會覺得好對唔住佢地,更加對唔住自己,我做唔出學咗急救咁多年但袖手旁觀。」兩個多月來,生活如何解決?「積蓄都洗得七七八八,我地會輪班,會返D Part Time幫補下。」但不怕沒工作沒正職嗎?「驚,但香港人連催涙彈都頂到,有咩頂唔到?有手有腳,點會揾唔到食?初頭以為幾日,點知而家六十幾日都未解決。咁都冇辦法,一日仲有學生同普通市民響現場可能有需要到我地,我地都唔會走。」這歷時個多小時的對話中,幾位救護員從沒提及普選、爭取等字眼,也沒說過想政府怎樣,或仇恨警方的話。

「心理上(其實肉體上也是)當然覺得有受過警察威脅,覺得大家都係人,洗唔洗咁對人?但唔係個個警察都係咁,佢地都有難處,我地要保持政治中立,邊個有事,都會救。」我打趣問,如果在你面前是梁振英救不救?「人道立場會救,但佢都唔會落佔領區,就算佢受傷,都未輪到我地救啦。」

受訪的流動急救隊,這六十多天以來,護理的不只有示威者(一般市民、女生、學生),也有反佔領人仕及警察。

阿 Li 曾在旺角為反佔人仕作急救時,當場佔領者罵聲此起彼落。「事後我有同佔領者傾返,我地嘅責任係救人,唔係只為任何一方服務,佢地都會明。」救護員對傷者一視同仁,亦透過與佔領者交流對話,體現民主的意義在於每個人有其自由意志,容納不同聲音意見,應尊重救護者的無私和中立,在救護工作上不偏坦任何一方。

冷雨夜,志願流動急救義工隊因為來往旺角或金鐘,並沒有特定的帳篷,救援物資也是隨身用背包或尼龍袋裝起,在第六十四夜的紛亂中,遺失及被警摧毀的醫療物資不計其數。現在最需要什麼支援和協助?「冰包,已經完全沒有了冰包,敷料,手套,我們其實很需要很需要對講機六部。因為我們是流動Team,無名無份,一般註冊機構組成的救護站是不會分資源給我們,一直都是靠我們自己或朋友資助急救物品。」如大家有意助流動小隊,資助冰包、敷料、生理盬水等醫療用品,以及對講機,可以Whasapp聯絡:旺角流動Team – 阿恆 +852 5500 6615

除了物資短缺呼籲各位捐贈,也呼籲大家對現場裡的無名英雄 – 所有志願急救義工,給予心靈上的支援,將「救護員應受尊重:1. 不應被粗暴傷害、2.不應被阻礙救護工作」的訊息傳開去,在未來幾天,也許有一場硬仗要應付。

在此文發佈之時,運動該已持續過了七十天,我們的社會分裂並不只展示在佔領和反佔意見,而是價值觀的分歧,有人在大台慈善Show表演糟蹋食物,在寒冷街上,有學生堅持絕食表達訴求,有多名普通市民加入絕食;然而我們的特首並無意對話,並公開說若示威者反抗,支持警隊用「適當武力」執法清場,不只是默許警察連日來的暴力,更是為暴力聲援支持;急救隊對此不敢鬆懈,繼續留守,守護著現場的絕食者和市民。

*附圖是流動急救隊的急救員所受的部分傷勢。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分類:社會, 政治

3 replies »

  1. 簡單講一點,被藍絲瘋傳的海富打差佬片,即場為差佬急救的正是他們,但肯定那位差佬係唔會多謝他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