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命時代

沒有談判下的雨傘運動/易惜行

IMG_0761.PNG

由佔領中環演化為雨傘運動,到今天,已經是第72日了,比起原初的構想,以佔領一個空間向政權宣示抗命意志的時間延長了很多,而由佔領至自首以期取得所謂的「道德感召」,看來效果不彰。現在自動退場確實已經欠缺急切性和「正當性」,至於所謂的「行動升級」,失去了具規模意義的民眾支持,行動只會淪為鬆散零星,更危險的是若「行動升級」就是衝擊政府機關或是死守佔領地域,換來的只會是更多的警民暴力衝突場面,而在「恢復秩序」這樣義正詞嚴的理由之下,只怕這種衝突場面不一定換來民眾的同情。

剛過去的星期日,名為「傘下爸媽」聯同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等十多個團體發起遊行示威,抗議警方在11月30日處理龍和道衝擊事件的手法過於暴力,行徑與流氓無異,大會宣布參與人數有2,000人,遠超預期的300人。我卻認為警察在這個運動中種種違反警例(police provisions)的行為,任何有正常心智的人都應該感到極度憤怒,而這種公然違法的執法行為更是對法治社會的嚴重威脅,如此嚴峻的局面,卻竟然只有2,000人出來吶喊,究竟說明了什麼?!我期望佔領者別要只看到有支持自己的行動,就強化了佔領的情緒,我們還必須要覺察到失去了的民心。

雙學在運動中的付出是無容置疑的,而雨傘運動的後續發展亦有賴於這夥年青人的繼續投入。但運動進入到今天進退維谷的境地,也確實有很多值得反省的地方。愚見認為其中一個關鍵點是對政權「讓步」的判斷,在任何博奕活動之中,對手的底線是非常重要的計算,否則什麼也爭取不到並不是最壞的結果,支持者的流失和本身實力的耗損才是!

一直以來,雙學都以爭取不到實質成果或說政府沒有作出任何讓步而認為必須繼續佔領,換言之,是把佔領的主導權交了給對手。對方不讓步,我們就佔下去。事實上,政權似乎成功地把持了這一點,透過拖延執法和滲透挑動衝突,令佔領漸漸地失去「和平非暴力」和「有限度違法」能夠爭取保守中產支持的道德光環。

任何談判,要取得所謂的成果,不可能是一方讓步的,這是所有談判教科書都會告訴你的。所以任何談判都有所謂的「摸底」過程,台上的是透過觀察和推敲,台下的是透過真正的開價和還價,很多時台下才是真實談判,並且在雙方多次還價後才會有機會揭開底價,能否談攏,就要看雙方底價的距離。

明顯地學聯和政府的對話根本沒有進入過談判的狀態,雙學卻堅持甚至堅信政府會作出讓步,這不啻是在耍盲拳吧!

另外,談判成果有分短期和長期的,爭取民主政制的落實,除了極少數的例外,都是長期抗爭之下才能夠達到的,至於「短期」成果,則要視乎談判過程中發挖到的空間了。

或許雙學從根本上不信服這種他們認為過時的現實主義談判策略,而是相信足夠人數的佔領就能令任何政權作出具意義的讓步,這個看法我是不反對的,但抗命的人數是需要累積的,而不會一蹴即就,這是常識。而且運動發展過程中,民意逆轉的跡象早已出現,雙學卻竟然以衝擊式的「行動升級」來回應,恕我必須說,這是明顯的愚蠢一著。

政府真的沒有讓步空間嗎?這個我不曉得,因為談判從來沒有發生過。事到如今,恢復秩序已經成了市民的Christmas wish,我已看不到政府有讓步的需要,這是為什麼學民絕食,梁振英可以眼尾也不瞅一下。

在「讓步」這一點上容我說多幾句,任何社會運動都可以有多種的策略,對方的底線是必須盡力去推敲的,這樣才有機會引領運動走向有利累積的方向發展,政府讓步還是不讓步,可以有完全不同的運動策略,但首先你必得有準確的估算。現在看來,雙學不是沒有作過估算就是錯算了!

我寫這篇文章也不是要責怪雙學什麼,或許我說的他們通統都想過,只是有些我所不知道的因素讓他們作出種種決定。

好了!看到這𥚃,你或許會說,說這些都於事無補啦,下一步怎麼行才是重要。我認為現在的情況,主動退場已經沒有必須性了,但在政府清場時,佔領者宜手挽手靜坐,任由警察拘捕,演示一次純粹的非暴力公民抗命行動,這或許能為運動贏回一點民心,而民心是雨傘運動後續行動的關鍵!

相片出處:香港蘋果日報

7 replies »

  1. 每次看你的文章,都覺得,點解錯得咁離譜。事實是,那個遊行根本吸引不到大家參加,堅持佔領的人百分之九十都沒有參加。遊行人數少,是因為年輕一輩根本就抗拒遊行,至於中年人,他們從來都是水浸眼眉才會出來。

  2. 我有聽電台啲聽衆電話節目,感覺上,唔滿意警方武力程度嘅有四成人啦大概,當然,電台峰煙節目唔係民調,不能作準,但係同情示威者嘅市民,應該唔止尋日遊行咁細比例。
    我同意,而家退塲意義不大,不過,死守雖然可以做番公民抗命嗰套嘢,但係要班人被人拉,,又要上庭,坐監,留案底,實在唔忍心,再加上呢家啲警察唔知會點樣對佢哋咖嗎。

  3. 整篇下來愈看愈不對勁

    1)不讓步不可取,難道沒底線的讓步就可取?作者好像完全無視雙學早前曾向政府提出讓出添華道,結果政府沒有回應,反而乘抗爭者決策未定強行清場,添華道最終失守。由此至終沒有為談判設線的不是雙學,而是萬惡的港共政權寸步不讓,堅持在無政治讓步下,以黑社會黑警黑法庭解決政治問題。

    2)抗命的人數不是需要累積,反而是會隨時間減少。激情會過去,人數會減少,但政權犧牲一切只以軟性掃取抗爭為目的,無限量投入資源,抗爭者資源不足的問題只會愈來愈明顯。

    3)膀負關鍵打從一開始就是升級行動能否壓倒政權,讓他們明白堅持就會被推翻或者受到重大損害,接下來的摸底行為方變得可行。雙學之錯就是一開始仍對689及港共存有幻想,堅持不升級令行動膠著,結果種下敗因。

    • 雙學不是沒想過升級,但如何升級?用武力?一定會被警察血腥鎮壓掉,你圍政總,只能令部份政府部門不能辦公,政府一些必要的運作可以分散到不同的地方做,某些辦事處關閉了,反而會帶來市民的不便,不合作運動如要有效,一定要有非常多人響應,你認為會有多少人響應不交稅?最有效的是罷工、罷市,但會成事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