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心魔 / 蔡東豪

10064608735_d1e43f5b65_o

長跑者一定聽過:「長跑是九成關於心理」,即是說,長跑者日操夜練,不停鑽研各項身體和跑步的關係,只有一成是關於生理。這句話長跑者平時不多想,但這句話的真諦在一個情況卻變得無限清晰,是DNF之後。

DNF是Did Not Finish,大會無時間和名次記錄,只有殘酷的三個英文字母。不能完成比賽,當然有原因,而這原因在決定退出一刻非常合理。退出比賽回家途中,長跑者開始後悔,質疑自己狀況其實不是這麼差,時間可能慢一點,但應該可完成比賽,作出退出決定一刻,是否太軟弱?這時候所有事情變得異常清晰,軟弱的不是身體,而是心理,跑步果然是九成關於心理。

我擁有豐富DNF經驗,每一次原因都不是嚴重受傷,身體不適是長跑比賽的必然過程,不能完成比賽是心理投降。可能我經驗太豐富,面皮十丈厚,已沒後悔這感覺,只是輕輕自言自語:「你好嘢,今次又鬥你唔過。」這個「你」,是心理。

心理難應付,因為存在心魔,心魔無處不在,但鬼祟難觸摸,其威力時大時細,長跑者心理稍弱,心魔立即出擊。長跑兩大心魔,是跟人比較和講不贏自己。很多事情長跑者知道,但就是做不到,例如不要跟別人比較。長跑是關於自己,對手不是別人,但長跑者總是受別人影響。例如,這個人在剛才水站面容痛苦,現在竟超越我,我是否有問題?保羅明明這麼多年都是慢過我,他竟然在我前面,我一定有事。

跟別人比較,目標清晰,很多指標可以量化,成績表清清楚楚,比賽氣氛真實;跟自己比較,一切變得模糊,自己自編自導自演,這齣戲太假。明知不應該做,長跑者偏去做,這源於比較的心魔無處不在。長跑者意志低沉之際,隔籬有個肥仔爬頭,還陰陰笑贈一句「加油」,這一擊很難招架。

長跑者不停跟自己談話,這情況非常正常,因為長跑是關於一個人的活動,長跑時腦裏不會空白,接觸對象是另一個自己。另一個自己跟在長跑的自己不同,彷彿是另一個人,這兩個自己的交談,內容可以是打氣,可以是發脾氣,可以是講數。以下造些對話不長跑的人不會了解,長跑者發出會心微笑,例如:「跑完可食鑊甘,老友,跑吧」、「你唔好玩我,呢個時候唔好抽筋」、「你就當幫我一次,捱埋這一段,我以後對你好」。

問題是,對話很容易變成惡言相對,特別是在比賽後段,體力不繼時,氣氛充滿負能量。身體不適所有事情變得負面,對話演變成鬥毒,互不相讓,然後互相攻擊。跟自己鬥毒是解決不了的心魔,因為沒有第三者調停,這場惡戰在一個筋疲力盡的長跑者腦海中上演,最常見結果是DNF。

長跑是一場跟心魔互片的競賽,一成生理難以戰勝九成心理。

【原刊蘋果日報】

分類:跑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