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好文分享] 中國共產黨與70年之癢/O_R_

 

中國近期民間抗爭事件(如︰海南翻警車、教師大罷工),以及其經濟情況(如︰滬港唔多通、突發性減息) 都讓筆者回想起一年前,由葉劉的史丹福大學導師Larry Diamond所撰寫的一篇分析。分析中指出許多一黨專制政府都會經歷「70年之癢」(如︰蘇聯),即掌權70年左右倒台,他同時提出理據,中國亦正邁向70年之癢。

中國的情況與香港政制和經濟息息相關,所以花了點時間把該文翻譯成中文來分享。最令筆者想和大家分享此文的原因是,萬一歷史真的如傳說中的一樣,會自我重複,香港人5年之後應該如何是好?現在又可以如何準備?

= = = = = = =  = = = = =

Chinese Communism and the 70-Year Itch
中國共產黨與七十年之癢︰-
七十年是許多一黨專政體系的大劫,而中國政府亦即將邁向這個歲數。習近平到底能否落實必要的改革來避過這一劫呢?
Larry Diamond著

伴侶在婚後七年便會開始對另一半感覺減少的說法,造就了美國經典愛情喜劇《七年之癢》。這套由瑪莉蓮夢露主演的電影,帶給觀眾的許多笑聲和經典畫面並非完全虛構。許多研究均指出,第一段婚姻平均只是維持七、八年左右。

有趣的是,政治上有同樣的現象;明確地說,我們可以形容一黨政權的平均壽命為「七十年之癢」,而蘇聯政權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戈爾巴喬夫於1985年上任執掌蘇聯的時候,蘇聯體系的腐敗以及其日益下降的合法性已經非常嚴重,而「蜜月期」更是很早以前已經熄滅。戈爾巴喬夫在開放政權和經濟改革方面的努力,只足以讓那段婚姻和平地結束。當蘇聯於1991年解體的時候,蘇共剛剛好掌權超過七十年多一點點。同樣地,掌控墨西哥的革命建制黨,於1929年成立到2000年選舉失敗,僅長七十一年。

今時今日,幾個僅存的一黨專制政權都已經執政五十到六十五年,所以,有理由相信,這些政權同樣正在面對「七十年之癢」的困難。以革命起家的一黨專制政權,如中國、越南、和古巴,它們不可能永遠只依賴開國領袖的「個人魅力」去繼續維持下去。毛澤東、胡志明、以及所有其他的開國元老都已經不在人世,而古巴的卡斯特羅兄弟已步向終年。

更基本的問題是,這些政權很難做到德國社會經濟學家馬克斯韋伯 (Max Weber) 所形容的「魅力常規化」的情況,因為這些政權都會面對一個兩難的局面,就是進退皆輸。當建國革命的熱情減退,擁有良好表現是唯一讓這些政權建立其合法性的方法 – – – 亦即,經濟發展。當這些政權的表現令人失望時,它們會透過嚴厲的打壓和外國援助而苟延殘喘 (好像北韓依賴中國,和古巴依賴以前的蘇聯,現在則依賴委內瑞拉一樣)。但依賴外國支援卻讓這些政權變得十分之脆弱,而失敗的經濟表現更會引起社會對它們的疏離和背叛,就像現在的北韓和古巴。

但是,如果這些獨裁政權可以在發展上「交到功課」,如越南以及今日的中國,那麼它們便會面對另一種不同的困局,就好像當年墨西哥革命建制黨所曾面對過的局面一樣。那個困局是,你不可能只創造一個中產社會,而不產生中產階級的價值觀和組織。對民調鑽研多年的羅納德教授 (Ronald Inglehart) 和基斯頓教授 (Christian Welzel) ,於他們2005年出版的《現代化,文化變遷與民主(Modernization, Cultural Change, and Democracy)》一書中指出「社會經濟的發展,不論其文化背景,都會推動社會走向同一個方向」。隨著不斷上升的教育水平,收入增長和獲取資訊的渠道增多,人們變得多元,有更高要求和自信,而且變得更願意走出來抗議。人們的價值觀會改變,由以往尋求物質生活,變成會希望可以選擇,表達主見,和從「權威中解放出來」。而緊接伴隨這種心態改變的是公民社會的形成 – – – 即,自主的組織,獨立的資訊流通及意見交流。這些心態上和社會上的改變,都會削弱獨裁政權的合法性,以及形成有利條件過渡至民主社會。

其實,這種歷史性的社會轉型過程也在中國進行當中。對中國和整個世界而言,令人值得興幸的是,中國是經歷過一段獨裁成功而非失敗的時間後,才開始面對「七十年之癢」。中國三十年驚人的經濟增長,讓億計的中國人脫離貧窮,亦創造了一個更適合落實民主的社會和經濟體系,而不是一個如北韓一樣窮困、停滯不前的極權體制。另外,當慈善、環保及其他組織從黨、國手中獲得免受控制的自主時,人們在博客群組中批判,再加上組織抗議運動來抵制環境污染、腐敗和其他濫權行為時,中國人正逐漸在學習公民社會的藝術和技巧。

可是,中國社會只有鬆散的準備來迎接民主的到來。許多人都曾經希望,中國最近一次的權力交接,由看似朝氣正面的習近平代替古板守舊的胡錦濤,會開展迫切需要和嚴重滯後的政治改革。但在習近平於三月當上國家主席後的幾個月,那些希望都被粉碎了。在中國最高權力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之中,習近平和他的六位同志並沒有浪費分秒向世人展示,他們的目標是維持政治控制權和加強意識形態控制。另外,為求在過氣保守之中添加創新意念,中國共產黨準備為其百萬計的黨員提供特製手機,第一時間提供最新的意識形態指示和文宣主題,同時確保日益頹廢和腐敗的黨員做好「紀律」。

當然,共產黨亦在不同的層面上很努力地打擊和懲罰貪官污吏,亦鼓勵地方政府採取措施,對公眾的關注和需求有更快的回應,例如進行民調。同一時間,給予公眾一定的空間於電子平台表達意見,尤其是網絡上的博客群組、新浪微博,後者每日便有一億條信息。這一切都是為了讓獨裁體制更加現代化,讓共產黨在不損害其政制壟斷的前提下,對民意更負責任和更願意回應。

政治領袖和分析家經常利用歷史來進行類比和分析。最令中國領導心神不寧和害怕的例子就是戈爾巴喬夫。1989年5月,戈爾巴喬夫出訪北京時,天安門的學生把抗議行動升級 (對中國共產黨而言,那是個瀕臨死亡的經驗),而這段記憶一直刻骨銘記。中國現任領導在當年開始掌權的時候,見證戈爾巴喬夫對經濟和政制開放的措施「引致」蘇聯的解體和蘇共的滅亡。最重要的是,習近平決心不要成為中國的戈爾巴喬夫。然而,正當他積極避免成為另一個戈爾巴喬夫,他的管治方法卻會帶來戈爾巴喬夫式命運 – – – 中國共產黨以及他自己倒台。

其實,對於習近平和他的團隊來說,還是有出路的。他們可以循序漸進推動民主,以換取更多的時間。他們的老對手,國民黨,在輸掉內戰後,就是在台灣這樣做。他們可以推行有競爭的選舉,來決定誰有權來掌管地方政府。80年代中國的村選舉,看起來就是開始向這個方向邁進。1998年,我觀察這些選舉時,一個負責舉辦這些選舉的官員向我預測,選舉制度會很快爬升到各政府階級。他當時預期,五年之後,選舉制度會擴展到鄉政府,再過五年就會到縣政府,另一個五年就到省級,最後再多五年,國家政府就會由民主選舉產生。聽完那令人充滿希望的預期的十五年後,鄉選舉仍停留在「試驗」階段,村選舉沒有對管治權力有多大的影響;而且,(即使並非牽涉到黨的層面上),中共對開放政制給予真正的選舉和問責制度,都顯得十分惶恐。

政制的停滯不前不會持久。五年或十年前,大多數中國事務專家都會認為,中國共產黨倒台的言論,是荒謬或在發夢。他們會強調,中國共產黨已經變得非常制度化和提供非常有效的管治。但今日,即使中國有那麼多令人矚目的經濟成就,越來越多的美國和其他中國專家都認為,一個政治危機正在醞釀當中。中國共產黨為了絕對壟斷權力,只能妖魔化或阻止任何爭取民主改革的反對聲音,以阻止任何把共產黨從國家和司法系統分離出來的努力,(最近一個事例有,把北京大學呼喚民主的教授夏業良解僱)。共產黨是正如履薄冰。

當你在溜冰時,其實你看不出冰的薄厚。它可能看起來非常堅固,能承受一個大型表演,直到它突然撐不下去。如今,中國共產黨就可能只差一個大危機,就要面臨滅黨的抗爭 – – – 可能是一次環境災難,樓市爆破,或政府高層的大型貪污醜聞。現在,中國共產黨的精英都普遍是貪污腐敗和玩世不恭,而他們都對自己的利益準備好了後路 (把財富和子女轉移出國)。當政權瓦解時,其實可以發生得非常的快,就如裴敏欣 (Minxin Pei) 所形容的「政治上的銀行擠提」。

共產黨的突然死亡,對中國不一定是好事,對其鄰國,如日本、台灣,甚至美國也不一定是好事。中國政治上的混亂真空,可能會由軍隊補上,又或由玩弄民族主義的人士填上。他們可能會對東、南中國海受爭議的島嶼發動軍事襲擊,甚至乎攻打台灣。此外,對比起中國跟隨台灣的循序漸進方法,如果中國共產黨突然倒台,將會更難建立一個有效運作的民主制度。

如果中國要避免結構性的政治危機,其領導必須立即開始落實真正的政治改革。這不單只是和13億中國人有關,而是整個世界的利益都牽涉在這個過程當中。

分類:生活

3 replies »

  1. 鐵腕體制的限期過後必須要作出妥協 , 這些政府能給予什麼便利而換取生存上 , 問題存在太多假設性 . 第一 , 獨裁在歷史上是大多數 , 民主社會祇得三百年 , 所以西方文化不可能為主觀 . 第二 , 筆者上的獨裁下必須要解民怨 , 忽略他們大多以假想敵成功阻撓視線 , 長期陷入財政危機的委內瑞拉是最大例子 . 第三是對權力的認識 : 獨裁是以體制穩固 , 條件交换 , 不是賞賜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