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狂人日記、救救孩子/假才子

網上看文章,提到魯迅百年前寫的文,講中國人性醜惡,想不到今日在香港看到實例。筆者想了想,想起魯迅另一篇文章,叫《狂人日記》。文章意思其實有點隱悔,從字面上看就是一位「狂人」在恐懼著被身邊人「吃」掉的故事,以現在的講法就是被害忘想症或思覺失調,但其中一段卻點出,此「吃」不同彼「吃」:

「……古來時常吃人,我也還記得,可是不甚清楚。我翻開歷史一查,這歷史沒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頁上都寫着『仁義道德』幾個字。我橫豎睡不着,仔細看了半夜,才從字縫裡看出字來,滿本都寫着兩個字是『吃人』!」

中國歷史,寫滿仁義道德,字縫裡卻是「吃人」。原來會「吃人」的,是仁義道德,是傳統禮教,是封建思想。「禮教吃人」一說自此不脛而走。講回劇情發展,狂人發現有「吃人」這一回事了,又想試探周圍的人是否也有「吃人」:

「……他便變了臉,鐵一般青。睜著眼説,『有許有的,這是從來如此……』『從來如此,便對麼?』『我不同你講這些道理;總之你不該説,你説便是你錯!』」

原來這些人「吃人」吃慣了,早已事非不分,有人試圖作出質疑,都會被說是錯,是不懂政治,是被政棍或外部勢力利用。然後狂人又擔心自己家人也會「吃人」,於是試探大哥:

「……當初,他還只是冷笑,隨後眼光便兇狠起來,一到説破他們的隱情,那就滿臉都變成青色了。大門外立著一夥人,我認識他們是一夥,都是吃人的人。可是也曉得他們心思很不一樣,一種是以為從來如此,應該吃的;一種是知道不該吃,可是仍然要吃,又怕別人説破他,所以聽了我的話,越發氣憤不過,可是抿著嘴冷笑。這時候,大哥也忽然顯出兇相,高聲喝道,『都出去!瘋子有什麼好看!』這時候,我又懂得一件他們的巧妙了。他們豈但不肯改,而且早已佈置;預備下一個瘋子的名目罩上我。將來吃了,不但太平無事,怕還會有人見情。這是他們的老譜!」

不肯吃的人,會質疑、會反抗的人,就扣一大堆瘋子、暴徒、搞破壞、阻人搵食等的帽子,將他們造掉。不肯吃的人有多少呢?恐怕不多,因為有洗腦,人們會從小就被灌輸「吃人」是正確的:

「……他的年紀,比我大哥小得遠,居然也是一夥;這一定是他娘老子先教的。還怕已經教給他兒子了;所以連小孩子,也都惡狠狠的看我。 」

不想「吃人」,難不成要絕食?現在的香港,是否仍有人在藉仁義道德、傳統禮教、封建思想去「吃人」呢?大家自行評估。我倒是看不到人,只看到一群餓狼,不但要吃人,還要吃民主、吃自由、吃法治、吃人們的意志、吃孩子的夢想、吃下一代的未來……

《狂人日記》最後一句是:「沒有吃過人的孩子,或者還有?救救孩子……」

最後,我剛測試在 google 大神上輸入「救救孩子」,第一頁彈出來的一堆 result 都是薑蓉的「學校家長救救孩子熱線」。此番景象正是「……頁上都寫着『仁義道德』幾個字。我仔細看了,才從字縫裡看出字來,滿本都寫着兩個字是『吃人』!」

 

ps 《狂人日記》不長,wiki 也有全篇,未讀過的可以一看
http://zh.wikisource.org/zh-hant/%E7%8B%82%E4%BA%BA%E6%97%A5%E8%A8%98

分類:政治

1 reply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