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

在黑暗中看表演

black

我們到劇場觀賞戲劇,劇中的訊息主要是依靠視覺去接收,但對於視障人士來說,他們又如何能欣賞演出?《A cappella 黑暗劇場——無弦立體聲》便提供一個機會,給視力健全的觀眾在一片漆黑的環境中欣賞演出,體驗視障人士的感受。

黑暗劇場並非一般表演場地,它位於美孚盈暉家居城,整個購票以至觀眾入場的流程十分特別,有必要花一些篇幅講解。這次演出沒有經urbtix或Hong Kong Ticketing售票,而是用自己的售票系統賣票,觀眾購票後,會在演出前一天收到電話提醒信息,當中還包含youtube link,教導觀眾如何到達場地。場地每場只能容納40多人,由於表演環境伸手不見五指,無法讓遲到者進場,只能在場外等待所有觀眾到達才能進場(他們有自家的售票系統,能知道還有多少人未到,至於會否打電話給遲到觀眾便不得而知。)

進場也有特別安排,先有工作人員講解,提醒觀眾不要帶任何發光的物品和衣物入場,大家可以使用儲物櫃放置個人物品。若觀眾在欣賞表演期間因任何事而想離開場地,他可直接大聲呼叫,或由身旁朋友代勞,主辦單位會暫停演出,帶領該名觀眾離開,然後才繼續表演,而那位觀眾亦不能返回場地。進場時需五人一組,左手握著一條打有幾個繩結的繩進入場地,期間工作人員會從旁引導觀眾到達座位。觀眾要分批逐組入場,整個過程頗為耗時。這個場地的座位不如一般的場地放在一起,而是五個一排,四散於場中。在一片漆黑中,筆者只能用聽覺「觀察」四周,以觀眾的談話估計座位應是像橢圓形排列。表演結束後,觀眾會逐批接到進場用的繩,然後在工作人員的協助下離開黑暗。

至於表演的部分,《無弦立體聲》其實講述一個很「標準」的年輕勵志故事:祥仔畢業後面對搵工的問題,喜愛音樂的他最終選擇當上音樂老師。然而現實與理想總有出入,學生的不投入、老闆的勢利,令祥仔心灰意冷,毅然辭職。不過,以戲論戲,這劇本沒有甚麼特別之處,故事的轉捩點是一個常見的橋段:出走,到回來後已成為新的一個人——祥仔決定到澳門散心,在那裡,祥仔遇到單純而愛音樂的小女孩,更在教堂中認識到a cappella,令他重燃音樂教育的熱誠,遂回港學習a cappella,及後更教導別人。身兼編劇與導演,並擔任部分角色的後天失明之劇場工作者逗點(陳衍泓),大概是因為六名演員(大部分都要分飾幾角)都是年輕人,所以創作一個非常貼近年輕人的劇本。

由於演出在漆黑一片中進行,聲音順理成章成為此劇最重要的表演元素。逗點花了很大功夫在聲音變化上,例如透過變聲來讓演員分飾不同角色,也通過走位來增加變化:這一刻演員在遠處唸對白,那一刻演員便走到觀眾身後唱歌。另外演員亦會用kazoo營造特別的聲音效果。

除了聽覺,黑暗劇場還強調這是「用嗅覺、觸覺、味覺去觀賞的互動劇場」。在劇中,演員們會不時要求部分觀眾做各種涉及不同感覺的task,例如筆者便被要求摸一張貼有三個數字的紙,然後把數字讀出;其它的task包括喝飲料、分辨糖果的氣味、所有觀眾一起玩拍子遊戲、學習簡單的vocal percussion與演員合唱等。從這個角度來看,即便是視障人士,也能從《無弦立體聲》感受到非一般的感官體驗。所以說黑暗劇場的對象並非只是視力完好的正常人。

A cappella與黑暗劇場一拍即合

A cappella近年越來越受歡迎,甚至「越界」成為戲劇表演的一部分。黑暗劇場作為以聽覺作為最主要的表演元素,A cappella的豐富變化,擴闊了黑暗劇場的創作空間;A cappella作為一種表演形式,全黑的演出環境令表演者不得不放下舞蹈、形體動作、音響器材等「外在之物」,回歸至A cappella的根本:合唱(但仍有走位的元素),兩者可謂一拍即合。

《無弦立體聲》由一鋪清唱的駐團藝術家之一劉兆康(Sam)擔任音樂總監,並包辦劇中四首原創歌的作曲、填詞與編曲。部分演員已有唱A cappella的經驗,但經驗深淺有別,相信劉兆康也明白演員們的水平,所以在編曲上也調教了的難度,令他們容易上手。演員們畢竟是拼合成軍,不是長期合作表演的組合,所以歌唱表演這部分實在難言完美,單是演員唱腔這一環已各有不同,有的是流行唱腔,有的是合唱團唱腔。但整體演出的完成度不錯,拍子穩定、唱得整齊、聽不出明顯的失誤,考慮到他們是在全黑的環境中表演,又要兼顧台詞和走位,需花更多時間去適應和學習,能有如此表現已是相當不俗。

每場演出完結後在場外設有藝人談,讓觀眾發問。有觀眾問視力健全的表演者是否使用甚麼儀器讓他們能於黑暗中看得見,表演者是他們沒有任何儀器,完全是依靠排練得來的感覺來走動(筆者曾被表演者不小心碰過一次)。他們又表示是依靠音叉來確定每段音樂的音調。

筆者認為這個環節太短了,其實這個debriefing其實才是整個演出最重要的部分,因為通過演員分享在黑暗中排練的心路歷程,引導觀眾討論被拋進黑暗時的感覺(例如筆者進場的一刻,確實因失去視覺而失去安全感,並產生恐懼),藉此深化他們的感受,進一步讓他們理解視障人士的世界,而不是只在黑暗中「看」了一齣特別的表演便完事。

(配圖為《無弦立體聲》劇照,是真也是假)

分類:藝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