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請作者分類)

年輕人想要的是公義社會

公義社會

雨傘運動持續,社會上支持或反對運動的聲音愈趨兩極。社交網站的「Unfriend潮」、黃絲帶子女與藍絲帶父母鬧不和……種種跡象都顯示世代間的看法有著差距。由中大「香港民意與政治發展專題研究小組」於十月中進行的電話調查顯示,只有7.7%年輕人(15至24歲年齡組別)反對佔領運動,相對於「成年人」則較大比數反對佔領運動。

對於年輕人投入參與雨傘運動,梁錦松說皆因他們沒有向上流動的機會;有高官就認為青年精力太多,故提出要效法67暴動後的處理手法,在各區舉辦青年舞會。聽著這些上一輩人士的說法,不禁令人懷疑他們剛從平行時空穿過蟲洞來到香港,才能如此錯估年輕人看法,難怪羅范的朋友會因害怕年輕人而移民!

這些「上了岸」的高官名人之見實在是貽笑大方,我身邊有不少八、九十後的朋友及學生,在佔領運動之前已經十分關心社會。佔領區的年輕人有著明確目標,要爭取的是一個普及而平等的選舉制度。其實,不難發現向來最熱衷參與社會運動的,大多是大學生。他們經歷過漫長而殘酷的考試後,取得未來「中產」或「成功人士」的基本入場券。若他們繼續「苟且偷生」,其實不難爬上高位,至少不會是梁特首所說的月薪萬四元以下的階層。這群人真的像高官們所說,不甘自己買不起樓、缺乏向上流動機會的搞事之徒嗎?

這一代的年輕人,雖被認為是嬌生慣養的一代,但我認為正正是他們「幸運地」分享著上一代的經濟成果,至令他們站高一點看清大局。他們認清社會上的各種不公義及當權者的語言偽術,如每年大灑千億公帑建造大白象基建,卻又於退休保障、增加大學學位、改善醫療時問「錢從何來?」;當萬眾期待發新電視牌,「一男子」卻否決維基台;不解決機場真正樽頸的空牆問題,卻要興建第三條跑道趕絕白海豚,還狡辯說七年後她們會返回海岸公園;強推新界東北計劃,摧毀村民家園,卻要保住旁邊的高爾夫球場……

這一切,年輕人看在眼裡,便輕易察覺欽點的特首加上功能組別,便是各種社會不公義的主要源頭。選舉制度不改變,香港便沒有將來。他們並非如某些建制派議員所認為,希望年輕人有份參選1,200人的提名委員會,他們要的是「赢就一齊赢」的公平普選制度。

盼望各位達官貴人,能拿出胸襟多了解年輕人的想法,不要在這銅臭社會生活得久了,就以為所有人都只管往上爬。有一些東西遠比GDP貴重,也比一層樓房來得永恆,那就是讓我們之後的每一代,都能活在一個公義的社會。請相信這些年輕人是為了香港的未來,但同時請不要將爭取普選的責任只落在年輕人的肩上。

2 replie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