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做 FYP 的男孩女孩看過來/山地媽

圖:Robyn Lee/Flickr https://flic.kr/p/RkpJ

圖:Robyn Lee/Flickr https://flic.kr/p/RkpJ

上回說到大學生也補習,一不離二,又講講大學功課有甚麼荒謬東西。

上學期即將完結,下學期一開鑼就有很多學生為 Final Year Project (FYP) 忙碌。每年下學期都收到不少人在 Facebook 「搭上搭」發邀請,叫全世界幫手做問卷調查,一定會加一句「係我個 FYP 呀,畢業攸關,大家幫下手啦」增加同情分。

我自己都做過大學生,讀書和工作時都試過到處求人填問卷,很明白同學的境況,所以都會 click 去做問卷。

不過,不 click 猶自可,click 了把幾火。

看過問卷,有三大感想:老師似乎沒有教過學生設計問卷;學生似乎沒有用腦設計問卷;老師和學生似乎沒有 proofread 過問卷就出街了。總而言之:求求其其,是是但但。

求其是但在哪裡?用字不準,語意不清,即是讀完問題都不知道想問甚麼;又或是不合邏輯,設計失敗,答完頭幾題,覺得再答下去是浪費我的時間,於是按 quit。隨便舉例:

  • 問教育程度,選項有 secondary 和 high school,即係想點?
  • 問曾用過的護膚品牌,選項只列了七個,山地媽閒閒地用過十幾個牌子,七個只中了一個。其餘品牌要靠受訪者自行輸入,到分析數據時盞玩死自己。
  • 問是否擔心食物含添加劑及為何,答案欄竟然是一片空白,沒有選項,你要我作五百字 essay 乎?就算寫了 essay,到時你打算如何 present?
  • 一份聲稱「請花一兩分鐘回答」的問卷有九條問題,你當受訪者是一目十行的神人?
  • 問飲食喜好,選擇只有 Chinese food 和 Western food,還要沒有 Others (please specify),叫日式壽司和印度咖哩情何以堪?

有些問卷通篇文法錯誤,看來看去只有一句 grammatically correct,就是問卷末那句 Thank you。問題是能勉強理解的,不過花時間,而且見到眼冤。

大家或許會說:哎呀不要要求那麼多,他們不過是本科生,又不是個個都讀社會科學,怎能要求他們的問卷調查像鍾庭耀做港大民調那樣精密?包容下啦。

要麼不做,要麼至少學點皮毛才做。對 QRM (Quantitative Research Methodologies) 一竅不通,走去學人做問卷,就如對平仄押韻對粘零認識的人,忽然要寫篇唐詩做文學功課,結果寫出來的不是七律五絕,而是句句求其押個韻的打油詩。又或是對生物學零認識的人,忽然要去玩解剖探索自然奧秘,卻去超市買了隻無頭無內臟的火雞來「解剖」。

不是要一面倒罵學生不學無術、馬馬虎虎,校方和老師都有責任。為何十個 FYP 有九個是問卷調查?因為方便,因為容易分工,因為好像很學術、很科學、很客觀、可以量化,原因不勝枚舉。老師有看過 proposal,但見到問題又未必出聲,於是搞到這如斯田地。大學科系何其多,並非每個都要「科學、客觀、可量化」,亦未必每個都必須教授和使用這種研究方法。

舉個比較瘋狂的實例。有個親戚的朋友在外國大學讀本科,主修 design,姑且化名阿 Dee。阿 Dee 畫畫很拿手,對顏色配搭和美感都很有眼光,惟英語、書寫和 QRM 絕對是弱項。偏偏阿 Dee 的畢業論文是做問卷調查,比較幾款產品的包裝設計和形象。阿 Dee 讓我看論文初稿,無論是問卷設計還是文章組織都是頗糟糕的,我不能見死不救,惟有過他幾招執靚篇文,幸好最後他亦順利畢業。

問題是,為甚麼讀 design,畢業 project 不是設計一件作品,而是懶係科學咁去做 survey?雖然我沒有問阿 Dee,但我敢打賭,阿 Dee 讀的課程沒有教 QRM。如果學校沒有教而要求學生做這種研究,就是失職;如果學生要挑戰難度做學校沒教又沒要求的東西,而做得一塌糊塗,不是學生懶惰就是眼高手低。總之就是悲劇一樁。

很多學生哥愛用 My3Q 做網上問卷調查,貪其免費。不過問卷結果是完全公開的,如果問卷問及姓名及聯絡方法等個人資料,就不要怪受訪者走夾唔抖。最好笑是有問卷於首頁煞有介事說「所有答案絕對保密」,下面卻是 My3Q 的溫馨提示:「Please note your answers will be open to public.」Google forms 將答案自動傳送到指定電郵地址,可以做到保密,但是畢竟不是為問卷調查而設,如果答案選項複雜,或需自動跳過不適用問題就未能做到。

網上問卷服務如 SurveyMonkeyKwikSurvey 比 My3Q 專業得多,有 SSL 加密,並分免費和收費模式,功能自然有異。免費版會限制問題數目、受訪人數等,收費版能提供數據分析、跳過不適用問題等進階功能。這些收費服務其實不算很貴, FYP 只做短短幾個月,實在不用慳那幾百蚊。

講到尾,請各位老師同學三思,FYP 是否非用問卷調查不可。如果要做,請老師認真教,請同學認真學、認真做。做 FYP 如搞婚禮,一世人應該沒有幾多次機會,同學們做得好好睇睇,總算對供你養你的父母有個交待。以下這篇文章短短十頁,扼要講述設計問卷應注意的地方,值得準備發問卷做 project 的同學參考:
Taylor-Powell, Ellen. (1998) Questionnaire Design: Asking questions with a purpose. University of Wisconsin-Extension.

分類:社會, 教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