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

我們真的徒勞無功嗎?/鄧敏琳

Photo 30-11-14 10 14 13 pm

(攝影 Ginny Mak)

這幾天心情一直混亂,圍堵政總那晚我身處龍和道,沒有企前排,但在空氣中也感受到陣陣胡椒噴霧,耳邊不斷傳來示威者的哀號聲。那晚,朋友在龍和道拖著我的手怕走散,儘管身邊一直有人守望相助,然而我卻前所未有地感到絕望。

那夜之後,Facebook Wall全是一片責罵之聲。
那夜之後,黃之鋒宣佈絕食,然後,三子又說要自首。

這幾天我一直問自己,走到盡頭嗎?這是死局嗎?
此刻運動正陷入膠著狀態,政府明明可以清金鐘但現在卻一直放軟手腳,然後在不同地方攻擊消磨佔領者的意志,原本反對佔領的人則更加憎恨這活動。我們都知道政府在出甚麼招數,但我們都倦了,而疲倦的人總是容易錯誤判斷和情緒崩潰。

於是,有人說,我們這兩個月來,做的每件事,都像是徒勞無功。「政府仍然沒有任何回應呀!」我們為了得到成果,於是不願退。然而,若然強撐至自我崩潰,到最後輸的只會是自己而不是政府。

身邊朋友說:「這次天天瞓街也不成功,大抵以後都不會出來了。」「這次不成功我們一定會做二等公民,我會用盡一切辦法移民。」「我對雙學很失望,除非是有用的手段,否則我不會參與。」大抵香港人的特質,就是功利主義行頭,我們看台灣人用選票踢走不願面對人民的政府,非常羨慕,但我們忘記了台灣人用了多長時間、多少血淚冤獄才爭取到民主。爭取民主是一場漫長而消磨意志的戰役,十年、二十年,甚至更長更長,如果只把時間放在這兩、三個月,那麼我們注定是失敗的;如果只把抗爭集中在佔領,那麼我們也注定是失敗的;如果接二連三的灰心我們就決定不再出來,那麼我們也是失敗的。

高登之前有篇文就提及,佔領只是手段,目的是向政府施壓,然後迫政府讓步,換言之向政府施壓才是我們真正要做之事。時至今日,愈來愈多人認為,流動鳩嗚、登記做選民、自發報名參選議會以打亂建制派部署,遍地開花齊來獻計更為可行。正所謂「對付聖鬥士,同一招係無效架」愈來愈多人覺得用創意打遊擊,反而更理想。

所以,那一大堆創意佔領招數,無論是在佔領區種花種草搞環保、還是在獅子山上掛黃旗,難道全都是徒勞無功的嗎?圍堵絕食自首也是無用嗎?
如果你信蝴蝶效應,那麼你會明白,所有事情都不會徒勞無功。總有一天會像彈彈波一樣,開花結果再回到我們手上。又或者,拋開功利主義,人生很多事情,做或不做,不只是去衡量此刻的利弊,如果我們這代出來抗爭不是為錢,而是為了公義、理想和捍衛價值,那麼我們就必須有心理準備,去將抗爭融入在生活當中。

這是一場很長的戰役,除了佔領外,我們還有沒有別的方法去施壓或是在日常生活中進行種種不妥協。朋友share了一段status,如果有天警察早上發現,所有佔領區的東西在一夜間被清空,僅留下了一張I will be Back的大型海報在地上,那是一個多麼震撼的畫面。之如此類的方法陸續有人提出,王維基說創意工業是香港現時的出路。在我看來,創意抗爭也是目前可行的方法。

我們常說,我們沒有失敗的本錢、沒有重來的機會。這是真的,然而,有一百樣一千樣方法可以令我們一直堅守下去。只要一日自己不認輸、一日不被這世界改變自己,我們就還有方法。

分類:佔領

4 replies »

  1. 抗命不認命, 前面還有很多路可行, 佔領只是序幕, 小草經歷雨打風吹, 只會變得更茁莊, 總有一天會穿越高牆, 南韓台灣爭取民主亦不是兩三個月就成功, 各位民主勇士, 加油!

  2. 確是如此。一定要有其他方法,譲認同理念的人參與。你們成功掀起了序幕,譲全城人關注政制,絶非徒勞,請大家加油!

  3. 很多香港人甚至認為全港大罷工、大罷市都是徒勞,梁振英不是說過「任何抗爭都是徒勞的」嗎?至於這是否為事實,那就要你去判斷維持香港有別於大陸對中共是否重要?若然是,那爭取民主就有機會成功,當然要視乎有多少香港人肯為此而犧牲一點經濟利益,因為面對香港人如此大力度的抗爭,中共要維持對香港的有効管治,一是向香港人妥栛,一是收回一國兩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