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政治問題警察解決/Charles Lai 黎雋維

IMG_1828.JPG

圖:破折號 Dash

2014年為甲午年,又適逢馬年,屬雙火。甲午年火氣旺,加上沒水丶土調劑,火無從渲池,煲乾水等爆煲,易有戰爭動亂丶天災人禍等。一百二十年前就發生了中日甲午戰爭,令滿清步向滅忙。今日香港也正值多事之秋。事到如此,政府在消費的不是人民的意志,而是整個警隊。

1967年暴動,港英政府靠武力鎮壓,甚至不惜從航空母艦派來直升機空降到左派大本營的北角冠僑大廈,震懾左派份子。有說,當年受過警察暴力的示威者,到今日時移勢易之後雖然加官晉爵,但仍對警察心懷仇恨,難以釋懷。今日政治問題警察解決,做成一次又一次令人人作嘔的暴力場物之餘,更甚者是製造一整代人的仇恨。事實上,受到傷害的往往不只是被打的一方。曾參與越戰的美軍士兵Karl Marlantes在回憶錄中講到,在戰場上跟敵人對壘,士兵往往感到一種超越個人的感覺。戰鬥不是為了贏得戰爭完成國家的任務,而是為了同伴,甚至為了戰鬥的快感。’Combat is the crack cocaine of all excitement high.’就是Marlantes 對自身的觀察所得的結論。然而,這種快感消退之後,當時人往往面對自責丶內疚的情緒,受到心理的困擾,甚至有暴力或自殘的傾向。政府一直躲在警察身後,消費警隊用了三十多年辛苦建立的形象和專業來解決政治問題。一直下去只會兩敗俱傷,做成雙輸的情況。一代人的仇恨只能靠時間沖淡。然而從67暴動的經驗來看,那個時間將會是以十年計。

甲午年火旺,人不能勝天,但事在人為。警隊被利用解決政治問題,並非代表可以攞正牌打人。警員打完人唔識收,笑笑口仲要舉中指,廣種仇恨,到頭來受苦的只會是自己。因果循環,乃中國曆法精妙之處。2015乙未年,三碧星入中官,主是非鬥爭,又逢立法會選舉年,必多口舌之爭。場扙未打完,武鬥之後仲有文鬥,整個建制派都要承受今日的惡果。你,登記咗未?

分類:政治, 佔領

1 reply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