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命時代

兩個月前,我叫他們別再衝……/撒拉夫

Lung Wo

硬碰,對群眾而言,肯定不是上策,特別是當對方擁有可殺人之武器,你卻只得發泡膠和紙製盾牌,還有幾把不堪一擊的爛鬼縮骨遮。

然而兩個月來,群眾面對的是怎樣的當權者?

他們用胡椒催淚警棍解決政治死結,
他們把警察當成政治工具與民對敵,
他們利用民怨以民打民坐山觀虎鬥,
他們將深層次不公扭曲成青年問題。

這樣的為政者,一次又一次對人民的呼喊盡情蔑視,充耳不聞。手無寸鐵的人民,到底還可以做甚麼?

這晚仍然見到有人說:「我支持真普選,但反對任何衝擊,這樣只會破壞法治傷害香港。」「為何你只看到警察用警棍扑示威者,但看不到他們衝擊警方防線?又話自已和平非暴力,這不是雙重標準是甚麼?」

對不起,這些話,我覺得,難聽過粗口,那麼請問閣下有何高見?繼續在夏慤道坐到出年清明端午中秋重陽,689這件物體就會深受感動轉死性,上北京為民請命同習總講要真普選?我不知全世界有那個地方的暴徒,是拿著紙皮與發泡膠「衝擊」警察那麼惹笑,你們卻把示威者,與擁有公權力、可合法動武的執法者,放在同一條線上看待,繼續死抱「犯法就係唔啱」的所謂金科玉律,六十多天過後仍然無視他們為何佔、為何衝,倒卻為施暴者搖旗吶喊,歡呼稱好。老實講,我想嘔。

10月3日旺角第一個黑夜,身處距旺角僅兩個地鐵站的我,選擇驅車飛返家中鍵戰,挑燈寫了一篇都有幾百人分享的爛文,寄語佔領者「來日方長,知所進退」。今天我不夠膽說,全力支持他們衝擊已非人民公僕的差佬(容乜易話我「不誠實取用電腦」),但我真的想不到還有甚麼辦法,可以令這個不知廉恥民心盡失管治失效的政府,願意有實質的退讓。

你可以不認同這班你眼中所謂廢青暴民的行徑,但請不要只懂痛罵他們的不是,卻無視當權者的不仁不義。

假如到今天,你還看不到/不認為當權者不仁不義,那麼我跟你的對話只能到此為止;我們對很多事物、甚至我以為是常識的基本理解,原來有著雲泥之別。

原來我和你,一直都活在互不相連的平行時空。

分類:抗命時代, 政治, 佔領

Tagged as: ,

3 replies »

  1. 筆者, 我有朋友話你寫"只得發泡膠和紙製盾牌"唔啱(因為新聞show咗有木板同鐵釘等其他材料),然後就否定你整篇文章所有論點…我知道你篇文章嘅重點唔係呢度,但係佢話你唔喺呢度改返啱就係想蓄意誤導人,所以想請求你喺度改返呢一句,費事遭人詬病.

    Thanks

    • 一篇文章 誤導一件事情
      你朋友如果是執著的 你又問下佢 許sir所講既有否誤導
      別説甚麼 衝擊後只報警方受傷數字 差不多每一日 係電視都播著冇前冇後消息 宣揚暴力 試問未來你會想活在暴力之下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