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十一月 2014

「成年人」的世界 / 游城客書

以「世代論」作為思考樁拄的人,思考往往是只問好惡、順從權威(而非規範),而且常是雙重標準……說到底,這就是「成年人」的驕矜。那種驕矜甚至認為,能為「來自基層的青年學生提供5000元獎學金」,就能「替他們搭建平台,實踐理想,從而增加他們上流的機會」

香港警察,竭力中立 (上) / 游城客書

有沒有中立的空間?有,擱置判斷——但在結果上卻沒道德中立或政治中立可言。爲甚麽?若用上催淚彈加膠子彈,你就是暴力清場,決定的固然是當權者,但你下的狠手,香港人一輩子都會記住,你的兒女亦記住,若有人死,你便是劊子手。警員最終要問自己,非由記者提問:你們的人生能否中立?像八九年清場的解放軍那樣中立;坦克車、步槍、警棍、胡椒噴霧,全是中立的,可曾聼過它們説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