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黃駿賢:It is ok to be fail/TEDxKowloon

「每一代人對自己生活的要求都不一樣。」黃駿賢說:「老一輩可能食飽、穩定、富足就 okay。但在網絡年代,如何有自己的創作空間才緊要。」

十二歲,1992 年,黃駿賢父母做了個他認為很聰明的決定,就是在十一歲時跟他說,有一個去外國留學的機會:「但要我自己考慮一年。就等同將這個決定的承擔交給我。以後,我在美國那邊做的任何決定,我都知道要為這個決定負責。」

於是他十二歲開始負責自己的所有決定,包括接受文化衝擊:「留學的文化衝擊不在於剛到埗,因為好快識到朋友,就無事。反而是聖誕節回港,再返美國,由紐約 JFK 機場返去那個只得一千人住的小鎮,那刻,才真正體會到自己是一個人去了另一個地方。」

但人在他鄉,留在三藩市發展過一段日子,他觀察了許多:「香港的文化是即食,人與人的溝通好急促,中間會跳過很多正常的溝通用語,而用周星馳對白來取代,用次文化來傾談。

我們做過研究,用香港油麻地與台北萬華區鯭魻做比較——一百年來,香港都是很「短視」,意思是,香港人無辦法睇到超過五年後的事。所以到現在,如果你的說話無法令我在 5 秒內理解,就得不到我的注意。

在不同的地方,我要起身(做一件事),會有不同反應。在香港,我要跟人解釋如何賺錢、如何執行;在三藩市,他們會問為何你不再推盡點;在台灣,他們可能不會一時三刻理解,但會叫你去做吧。」

他認為,八十年代台灣經濟跌,才開始思考生活是甚麼,才會有後來的誠品。「一個城市有高低起跌是正常的,盲目的經濟增長對城市的人來說未必是好事。香港現在面對大問題時分開成兩派,可能是世代之爭,可能是既得利益者與草根對立。當有挑戰時,這個城市如何面對才是重要。」

他在台灣開設了 Fab Cafe,未來會在亞洲開設支部,名單上沒有香港。「三年前我覺得在香港搞 Fab Cafe 是無可能。以前八十年代,講到尾,每個人只要擁有一個專業學位就得。現在可能要有多重面向,打破思考邏輯,時興 open source、open hardware,完全是跟傳統商業模式不同。但只要市場上有人想要 open source,有需求就會有機會,而不是說 open source 無錢賺啦我就不去做啦。

Fab Cafe 是不是解決得到這個問題?「個人層面可以做很多事情去改變城市,因為你現在不用跟大廠打關係才生產到原型,不用拿報告書四處敲門,而是可以上網向群眾集資。香港人都覺得自己好忙,但忙的目的是甚麼?是被迫做的?還是自己想做的?我們做事總是不停想做得對不對,但是 it is ok to be fail。香港企業的成本好大,承受不了挫敗,但在網絡世代,失敗的成本其實正在降低,成功的可能性正在上升。

失敗與成功其實是同等,我們習慣花 100% 時間去思考成功,其實搞創意是一定會遇上失敗,反而是要從中學習到更多事情。

例如 Fab Cafe 請人,用 Cafe 來做創意平台,其實好多人都不知情況,即使是員工也未必了解透澈,所以一年半來流失率幾高,有三次大型的換血,對一間 start-up 來說影響都幾大。但做了一段時間後,就開始有一班明白情況的員工加入,我也希望盡可能做到一個扁平、平等的公司架構。

成功無甚好說,成功只算是個路上檢查站,其實失敗,才是通向成功的轉捩點。」

 

【黃駿賢 Tim Wong】

城市規劃師、FabCafe Taipei 共同創辦人、Loftwork Taiwan 總經理

擁有哈佛大學設計研究院建築學和城市設計雙碩士學位,並有7年擔任城市設計師的工作經驗,參與城市設計橫跨美國、中東和許多亞洲城市。

相信台灣是建立開放創意平台的最佳環境,所以在台北華山 1914 文化創意產業園區設立FabCafe,提供一個平台讓不同領域的設計師展現創意作品,把創意傳播到每個地方。

分類:生活, 社會

Tagged as:

2 replie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