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命時代

香港警察,竭力中立 (下)/ 游城客書

【原文自《游城客書》作者之一: f 牛津】

[編按筆者補充,其實寫此三篇文章,最希望警員們閲讀,深入思考。筆者談到的問題,估預在未來數年仍會被廣泛討論。面對記者追問、市民憤怒、勞苦的警員不得不思考。若你有朋友是警員,請與他們分享文章。]

香港警察,竭力中立 (下)

民主權,外國勢力,叛國

疑問有二:任何深思熟慮的警員,心中都有疑問,例如所謂公民抗命並無民意授權,不是反民主嗎?如果每個人都靠犯法去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天下豈不大亂?以下筆者簡短回應:

一,抗命不靠民意授權,否則,甘地馬丁路德金等人早就失敗了;再問問警方,對付此二人,英國警察及美國警察當年應否在基本問題人權上保持中立?民主在香港是不是基本人權?作爲市民,警員應否(至少在心中)支持基本人權的抗爭?

二,如每人超越法規去爭取自己所要的,天下當然大亂,但問題是,你認爲佔領運動能有效令所有香港人犯法、長期陷入無政府狀態嗎(下面會討論秩序問題)?你會說不公平,因爲不應該你犯規我守法——在此必須指出,這正正解釋了民主可貴之處——公平——以民主機制處理最根本的分歧,避免人們各自超出法規互不妥協。

但政府的態度是甚麽?為伊朗式選舉而自豪,建制派叫好,沒有民主路綫圖,大家等住先。欲以民意去授權最高權力所屬意的候選人,忽悠百姓,卻有人兩眼放光,迫不及待批評示威者以 Google Map 及 WhatsApp 通敵叛國。

奇矣,就奇在大半世為英帝外國勢力服務,更師承説三道四的外國「真」民主「專家」,何以説話忽然有了底氣?明矣,正如王大導演傾力在大陸開新戯,周潤發黃子華要跟大陸觀衆見面,於是,洗刷自己最好的方法就是更愛養育我們的黨;其為戲也,至大至剛。(注一)

誰受害?

香港經濟給佔領者破壞了——是不是?2014年尾維園年宵檔57萬租破紀錄、哈囉喂入場大升12%、9月29日至10月26日訪港旅客逾比去年增近 11%,其中大陸客逾238萬人次。甚麽回事?不知道,總之香港經濟給佔領者破壞了。Google Map 及 Whatsapp 如何證明外國勢力入侵?不知道,總之是通敵叛國了。示威者確實犯了法,但佔區内秩序井然(高官有看過嗎):書閣、論壇、自修間、廁所佈置,全展現了守望相助精神、藝術才華,這不是比一味守法更加深刻更加自律的精神嗎?難道不是民主實踐的 “social capital” 嗎(著名政治及政策學者 Robert Putnam 在 Making Democracy Work 所強調)?

然則,何以袁國強等人斷言,法治根基已受損,曾俊華更以羅馬的衰亡為喻?不知道,如琼子說,你相信就會知道;神啊,你聼了也打噴嚏。究竟是上述「一點一滴」的「嚴重損害」可怕,還是伊朗式民主兼紅色資本強權更有可怕更有損害?當然是前者——絕對中立的人如是説

各位警員,包括筆者好友:你們專業、拼搏、珍惜和諧,無人可以否定,然而,以上一切(連同《香港警察,竭力中立》上部及中部),並非中立者可以充分理解。警方的中立已遭最強烈最漫長的挑戰

注一:梁錦松、馬時亨等人,紛紛變硬。

(三篇完)

【前文〈香港警察,竭力中立 (上)〉:http://www.blossomseverywhere.com/?p=6064

【前文〈香港警察,竭力中立 (中)〉:http://www.blossomseverywhere.com/?p=6067

【原文自《游城客書》作者之一: f 牛津】

【游城客書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blossomseverywhere

分類:抗命時代

1 reply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