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改

【佔領】當警察變得瘋狂/易惜行

當執法者變得瘋狂,就會在人民心目中失去了「正當性」(legitimacy),這個社會就不可能得到安寧。

政府都是愚蠢的,這是一條黃金定律,因為他們都會誤解了自己擁有的權力,以為可以為所欲為。

歷史總是重複的,雖然有多於足夠的歷史事件告訴我們一項事實,當人民起來跟政府作對,政府的武力鎮壓所達到的效果總是激發更多的抗爭,但政府總是迷信武力鎮壓能消滅人民的反抗聲音。

麥爾坎·葛拉威爾(Malcolm Gladwell)的新作《以小勝大》(David And Goliath)引用了上世紀六十年代尾北愛爾蘭因宗教問題發生動亂,英國政府派出軍隊進行鎮壓,他們相信英軍有能力在短時間內成功收拾爛攤子,結果北愛爾蘭的亂局維持長達三十年,原因是政府誤信武力鎮壓對人民的震懾力量,而英軍在執行任務時既濫用武力並且執法不公,違反了所謂的「正當性原則」(Principle of Legitimacy),令人民紛紛加入暴力抗命行列。

「正當性原則」有三大要素:第一,當權者要求人民服從,人民必須覺得他們能夠發聲,且他們的聲音會被傾聽;第二,法律必須是可被預期的,人們合理地預期明天的法規將大致與今天的法規相同;第三,當權者必須公平,不能對不同群體施以不同待遇。

今天我們看到香港警方的執法行徑處處違反了「正當性原則」,市民對其執法手段作出質疑竟然被拖下毆打並拘捕,對經過的途人無緣無故捧打,向南亞人士作出歧視性言論,執勤時向市民粗言穢語,誣陷記者襲警及搶槍,嚴重的濫打、濫捕、濫控,對所謂的「藍絲帶」民間團體人士的滋事和暴行則放軟手腳。

經過前兩天旺角清場的種種景象,上述的描寫已經不能再說是對香港警方的無理指控了吧!

香港警方的瘋狂行為,唯一的解釋是得到了警隊管理層的明示,要「勇武」執法,認為只有如此,才可以恢復警隊的聲譽和香港的秩序。

這當然是一個極為愚蠢的想法,前線的警員在管理層的鼓動之下,在如此充滿了張力的環境就會傾向濫用武力,甚至超出了警員執法時必須奉守的各種行事守則(police provision)。但瘋狂的警察令香港整個政權頓然失去了「正當性」(legitimacy),市民開始不能合理地預期擁有最多權力的政府明天是如何使用她手中的權力,這一種不確定性既動搖了政府的「合法性」,亦使得市民依從法律的必要性成了疑問,社會至此就不可能再得到安寧了!

今天,大批警察仍然要守在旺角,我可以預期警察還要「佔領」旺角一段不短的日子,而抗命者會繼續作出游擊式的搗亂,令警察疲於奔命。因為在鷹派的管理層領導之下,香港警隊在抗爭者的心目中已經失去了「正當性」,抗爭者會以愚弄執法人員為樂,他們的抗爭配備亦會隨著警察的鎮壓裝備而不斷升級,這是非常危險的。當愈來愈多香港人對警隊的「正當性」產生質疑,就會有愈來愈多的人走出街頭抗命,社會的安寧就無從說起。

面對人民的合理反抗聲音,政府只有「溝通」一途,在合理的基礎下作出讓步。可是在2016、2017年的政改一事上,中共政府設置完全不合理的框架,而香港政府則沒有肩負反映民意的職責,在佔領運動展開之後,仍然是鐵板一塊,一步不讓,試問抗命者又如何能不為抗爭升級?!

但令情況更為惡化的是警隊的失控表現。警方發言人經常掛於口中的「政治中立」,卻在執法的過程中沒有顯現出來。抗命者一直要求警方並非不去執法,而是專業地執法,警方卻一直按照政府的政治考慮,拖延執法,甚至選擇性執法,在執法的過程中,濫打、濫捕、濫控,專業形象蕩然無存。

違法的執法者才是對法治社會最大的打擊!

英國政府因為迷信武力鎮壓對付北愛爾蘭的抗命者,最終足足花了三十年不能平定亂局,今天中共和香港政府打算要花多少年呢?!

相片出處:香港蘋果日報網站

IMG_0707.PNG

1 reply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