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警察制服釋放獸性/周文慶

appledaily

警察在昨晚旺角清場時,使用的「失常」肢體暴力與語言暴力的影像,令身邊一些平日最為「政治冷漠」的朋友也感到驚呆。但在驚呆之餘,我們要如何理解警察的「失常」暴力行為?

「其實警察也很驚。」朋友看見的不止是警方使用不當的暴力。她舉了個例子:「就像Chihuahua咁細隻都可以勁惡,正正係因為佢細細隻,所以要提高把聲扮惡,因為佢真係處於恐慌狀態。」

但警方之所以「細細隻」,並不是因為他們的身型與防暴裝備,(或者)是因為他們意識到自身的「無理」。他們越是(在良知與道德上)覺得自己理虧,行動就越顯暴力、越發大聲。何況,他們從來沒有遭遇過如此「陌生」的公民抗爭方式,也沒有受到面對如何示威專門的訓練與應對的經驗,自然容易墮入驚慌失措的困境。

但「驚慌」不止是導致警察暴力行為「失常」的唯一因素,朋友提出了「路西法效應」(The Lucifer Effect)。「路西法效應」是社會心理學家金巴多教授(Philip Zimbardo)在「史丹福監獄實驗」中觀察到的社會現象──

「在實驗中,教授以標準的生理與心理測驗,挑選了自願擔任受試者(身心健康且情緒穩定的大學生),被隨機分派到「守衛」和「犯人」兩組,接著讓他們身處模擬的監獄環境。實驗一開始,受試者便強烈感受到角色規範的影響,努力去扮演被指定的角色。實驗第六天,情況演變得過度逼真,原本單純的大學生已轉變為殘暴不仁的守衛或是情緒崩潰的犯人。為期兩週的實驗不得不宣告中止。」

──「實驗中指出一套制服、一個身分,就能輕易讓一個人性情大變,體現了「情境力量」和「團體動力」如何能使平凡的男女變成殘忍的魔鬼。」

這或許可以幫助我們更理解為什麼穿上制服後的警察,在旺角清場時表現出的「瘋狂失常」的行為。昨晚有一影片讓我印象深刻──一位警司對示威者大聲喊叫:唔準話我伙計係狗,佢地好努力做好份工!──而正正是因為警察太過於努力想扮演好他們的角色(做好份工),於是在警察制服的規範與束縛下、在警務處長曾偉雄「你們無做錯」的權威下、警隊團體「服從命令」的強大壓力下、以及面對陌生的示威情境的恐慌下,影響了警察的個人思考、情感及行為,使警察在不知不覺的驚慌失措之間,釋放了人性之中黑暗的獸性。

圖片:蘋果日報

分類:政治, 佔領

2 replie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