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命時代

香港警察,竭力中立 (上) / 游城客書

【原文自《游城客書》

前言:做個推斷,以下問題在未來數年仍會討論;記者追問、市民憤怒、勞苦的警員不得不思考。(上部。每部獨立成篇。)

盡忠職守,政治暗角,悲劇性

「七俠五義」:筆者有好友是督察,亦有好友是警察世家,知道警察最近太難做,睡沒睡好。有好友說, 那位黃警司在同袍之間人緣甚佳、能力超卓。七警起舞,反黑組多年嫉惡如仇的 sentiment 一洩如注,雖談不上七俠五義,但下場如此黯然,筆者仍覺惋惜。

曾建超挨打,爲民主自由,與警交鋒,釀成「暗角」事件。猶如上演希臘悲劇衆人被諸神玩弄,又似《西綫無戰事》電影中主角與敵對一個法國士兵在彈坑狹路相逢,奮力刺中對方,然後猛然醒覺大家本是平常人,被命運擺佈。日光之下,政治暗角。若有特首推你去死,你們盡忠職守,還能怎樣?

特首多番慰勞警員,提到自己從小住警察宿舍,深知警察辛勞,這警隊不解之緣,怎不令人覺得「我們」坐在同一條船?再曉以大義,指警隊乃「社會秩序最後一道防綫」。筆者想到,社會秩序最後一道防綫,應屬公平開放的政制及市民的良知,不過特首還是對的,當然是最後一道防綫——執法隊伍,必是任何不義政權的最後一道防綫,更是特首寶座與權杖最後一道防綫

冷靜的警員問:剛才只是筆者您個人的政治立場,警察中立啊,盡忠職守,難道你要我辭職?佔路者分明破壞社會秩序——難道沒犯法?難道我辭職不養家不養自己?合理,但再想想。
IMG-20140928-WA0073

警方面臨的問題:傷或死

警員之專業:即使時有衝動,卻極少偏幫;打黑不手軟,那天旺角黑夜大家可看到:對黑道中人老中青絕不客氣,嫉惡如仇,豈可說「警黑聯手」、「警賊一家」?筆者肯定,盡責的警員應該聽從上司指示,但這「應該」,值得稍作深思。中央「不出兵、不妥協」,清場之任務,落在香港警察身上。抗爭者散了又聚,擾人的問題來了:從嫉惡如仇,到見「草木皆黑」,黑棍亂舞,難道不把警察自己染黑(旺角至少發生兩次)?若上司(或特首)要你再用催淚彈(100個?),你用嗎?要你用橡膠子彈,你開槍嗎?你決定。

有沒有中立的空間?有,擱置判斷——但在結果上卻沒道德中立或政治中立可言。爲甚麽?若用上催淚彈加膠子彈,你就是暴力清場,決定的固然是當權者,但你下的狠手,香港人一輩子都會記住,你的兒女亦記住,若有人死,你便是劊子手。警員最終要問自己,非由記者提問:你們的人生能否中立?像八九年清場的解放軍那樣中立;坦克車、步槍、警棍、胡椒噴霧,全是中立的,可曾聼過它們説話?

【原文自《游城客書》作者之一: f 牛津】
【游城客書Facebook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blossomseverywhere?ref=bookmarks

分類:抗命時代

1 reply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